•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68章 星位
  • 第468章 星位

    作品:《儒道至圣

        十月一到,秋天的夜晚渐渐长了起来。!! 太阳刚刚升起,众人已经吃完早饭。

        方运院子左侧有一处凉亭,方运等四人坐在石凳上,其余六人则坐在凉亭侧面的木凳上。

        “十国大比共三轮,虽然最后的排名以总成绩来算,但每一轮的最后一名会被淘汰。唉,去年我也参与了十国大比,但在第二轮中被淘汰。”尤年道。

        “有方运在,我们有很大的机会进前九。只要比去年进了一位,别人便无话可说,挑不出方运的理!”乔居泽道。

        公羊玉笑道:“十国大比将在一个时辰后举行,那么其余各国上舍之人必然会看今日的《圣道》,只要他们看了圣道,再看方运,必然有敬畏之心,我们取第九的可能就更大了!”

        众人眼睛一亮,齐齐点头。

        乔居泽道:“咱们都经历过天花乱坠,《圣道》晚看也无所谓。走吧,前去大比会场,陈靖那与一些圣院同窗等我们。对了方运,他还说要亲自谢谢你,若不是你作了那首奇特的红白诗,他的婚宴必将被人所笑。”

        “这不能谢我,若不是小国公让人逼我作诗,那首诗也未必会出现。”方运道。

        尤年却有些紧张,道:“乔兄,陈靖所带的人都是圣院学子?那我们要注意一些。在十国中,我们上舍进士的确独领,但谁都知道,才华最强的进士只可能在圣院,而文战最强的进士只能在十寒古地、两界山或镇狱海等地。跟他们比,我们还是差了许多,以至于圣院学子甚至不参与十国大比,不然哪有我们上舍进士展现才华的机会。”

        公羊玉道:“乔兄,我在婚宴上见过陈靖,他的目光似乎异常明亮。不会已经得‘星位’了吧?”

        乔居泽却看了方运一眼才对公羊玉微微一笑,道:“不错,在他婚后,祖父带他进入陈祖潜修之地,得陈祖恩赐,得第一星位。”

        方运却是心中一动。

        人族的文位、文心、天赐等都是拜文曲星之力所赐,唇枪舌剑是后人研究而成,而星位则是亚圣曾子夺妖族之力改进,最后在孔圣的帮助下形成的人族的力量。

        星位和文心不同,文心是提供间接的力量。本身没有直接杀伤力,但星位则附加强大的力量。

        一般来说,只有翰林才能开辟星位,但众圣血脉则有机会提前开启星位,而且一开启就会根据先祖的文位高低获得不同程度的星位。

        陈靖是半圣陈观海的后裔,那么他开启的第一星位就是半圣意志,之后无论是战诗词还是唇枪舌剑,无论是文胆外放还是大声喝骂,只要有攻击意图。都会附加属于陈观海的意志。那力量对陈观海来说微乎其微,甚至还不如他本体吹口气强大,但对进士来说却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普通进士永远无法战胜同层次的星位进士。

        这就是为什么哪怕之前方运再天纵奇才,许多半圣世家子弟仍然不畏惧他。

        方运诗词文章的确强。但到了以后决定性的文战中,方运的优势就不再明显,众圣世家的弟子有着巨大的优势。

        所以哪怕方运天赋超过颜域空,在更多人眼中。颜域空更比方运有前途,因为一旦颜域空成为进士,颜子世家必然会尽快带颜域空进入颜子圣陵。获得亚圣颜子的亚圣意志,形成第一星位。

        有了亚圣意志,颜域空的天赋或许依旧不如方运,但在危险的时候可以靠星位获得更强大的力量,生存能力大大提高,而方运却连半圣意志都没有,哪怕天赋再高,也容易陨落。

        众圣世家的子弟在文战中太强,以至于一些世家弟子哪怕无法位列翰林八俊甚至四大才子,实战也远远超过这些名扬大陆之人。

        尤其是那些长年累月在十寒古地、两界山或镇狱海战斗的世家天才,他们和李文鹰一样,没有最强的天赋,但却有着无以伦比的文战能力。

        童生、秀才和举人,比的是文,比的是学习能力,但进士、翰林和大学士,却更强调文战,文战不是一切,但却是磨砺文胆、锻炼心志、通往圣道的最佳途径。

        除了春秋战国时期的孔子门徒,没有哪位半圣的文战不如同辈,就连天纵之才的陶渊明也曾因为文战实力不足而迟迟不能封圣,最后破釜沉舟,孤身杀入妖界,历经腥风血雨才有封圣的基础。

        方运又看了乔居泽一眼,心道看来他已经认定自己是星之王,否则提起星位的时候不会看过来。

        方运的星之王现在只是妖祖赐予的力量,但晋升进士后,便可借助星之王的力量强行开辟星位,将星之王列为第一星位。

        只是许多人仍然不相信方运能成为星之王,毕竟不算方运,人族得星之王的只有孔家之龙一人,而且是孔家的举族之力,甚至动用了孔子的遗物。

        方运看向其余人,发现过半的上舍进士精神振奋,这可是结识圣院学子的最佳机会。

        “走,那就去掌院大人的住舍,请示后去大比场地!”

        众人很快向大比场地走去,一边走,一边聊第一场大比的事项。

        “十人行万里路,一人千里,只是不知这次具体如何考校。”

        尤年道:“圣院有一帮老……先生最喜刁难学子,每次十国大比必然换着花样来。去年行万里路,竟然以琴曲扬帆。三年前更偏,连排名第一的孔府学宫在第一比中仅仅得八十筹。希望今年正经一些,不然咱们没活路了。”

        “可惜这行万里路是完全分开的,方运想帮我们也不成。至于第二比,方运也没办法帮我们,第三比倒有可能,但代价可能是让方运分神,所以尽量别求方运。唉,总觉的此次大比,是我们害了方运。”崔望说完唉声叹气。

        乔居泽面色一黑。道:“崔望,你年龄虽然比方运大,但在我们眼中,你比方运更像是孩子。以你的天赋,本来会早早送你入圣院,但你太年轻,心志不坚,所以至今还留在学宫。这次有方运在,我们有望得第九,申国之人必然会乱我等之心。而你。必然是他们的突破口之一!”

        崔望神色一变,叹道:“的确。十国大比太过重要了,每过几年就有人出阴招,甚至有上舍进士因为在大比前被人诱惑彻夜不眠,导致第二天状态极差,筹数极少,导致排名落后一位。”

        “所以你万万不可有任何差错!”

        “我明白!在大比的几日内,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绝不给任何人可趁之机!”

        “如此甚好!”

        众人一路走一路说。很快来到大比会场。

        这里是一处巨大的半圆状的会场,圆心的位置是一片空地,而会场的阶梯上已经坐着上万人,许多人正捧着今天的《圣道》或《文报》阅读。还有一些人聚在一起讨论。

        有些地方讨论得很激烈,偶尔会听到低低的舌绽春雷声。

        这里大都是举人和进士,还有少数翰林,大学士和大儒都没有来。

        孔府学宫的学子引导方运十人进入最下面的一处阶梯上。那里是属于景国上舍之人的位置。

        这最低的阶梯共分了十一个区域,分别供十国和孔城十一个学宫暂留。

        方运等人来的不早不晚,已经有五个学宫的人到达这里。

        景国去年排在第十。所以左面是第九的申国学宫,右面是第十一的谷国学宫,去年排名第八的悦国学宫、排名第二的孔府学宫和排名第六的嘉国学宫都已经前来。

        方运扫视五国学子,目光在孔府学宫处稍稍停留了片刻,心道不愧是学宫之首,去年排位明明那么高还提前到来,没有东道主的骄狂,凭这点就足以说明许多事情。

        方运发现,各国学宫的弟子也向己方看来,谷国十人中有四人面露敌意。两国的国境并未接壤,但谷国是杂家的天下,对景国早有不满。而且在圣墟结束后,荀烨搬弄是非,污蔑方运杀了谷国翁家的翁铭,虽然事后澄清,但却让翁家脸面大失。翁圣世家不敢把荀家怎么样,只能把愤怒转向方运。

        而另一旁的申国人虽然有警惕,但无敌意,只是纯粹怕景国赶超他们。

        至于第八的悦国却不一样,发现景国学宫的人到来后,他们耳语几句,齐齐笑着走过来。

        十个白衣进士联袂前来,气质俱佳,立刻引来许多人的目光。

        就在这十个白衣进士前来的时候,又有一行十人从通道处走过来,不过这十人中有一人身穿黑衣举人服。

        为首的一人拱手笑道:“在下悦国胡尚,与九位同窗前来拜访,预祝景国诸位学子在十国大比中筹数满堂。不过,我想问哪一位是方运方镇国?”

        景国十人拱手回礼,崔望笑道:“年纪最完指向方运。

        就见悦国十人再次拱手,齐声道:“谢过方镇国!”

        方运无奈一笑,那日乔居泽说的果然没错,因为自己让庆国多名优秀进士的文胆碎裂,悦国今年有机会抢走庆国第七之位,所以悦国进士很感激自己。

        那胡尚笑道:“方镇国,你别以为我们是开玩笑。等你到悦国,我们必定举国相迎!”

        方运道:“诸位客气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后面看诸位的了!”

        周围的人不禁笑起来。

        但是,新来的那支队伍中突然有人冷哼一声,道:“跳梁小丑,大言不惭!”(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