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56章 天花乱坠
  • 第456章 天花乱坠

    作品:《儒道至圣

        国公依旧盯着方运,方运却始终不看这个被药布包裹的康王之子。{}{} W.3W.

        景国和嘉国虽然未接壤,但两国间也有少许矛盾,只是并不剧烈。

        画道大师阮凌身边的弟子则不满地瞥了一眼国公,国公若不,阮凌必然可以全身而退。

        可现在国公揭穿阮凌来这里的目的,若阮凌指出方运的谬误,那必然名声大震,若是无法指出方运的纰漏,那阮凌回国后必然无颜见人。

        阮凌须发皆白,淡然一笑,以舌绽春雷道:“画道之境浩瀚无垠,不以新老分上下,只以功底论英雄。方镇国满筹过凌烟阁,乃是千古第一奇才,老夫自叹不如。至于今天讲学,与往常一样,不论成败,只谈得失。老朽来此,以学生之心聆听,以同道之心拾遗。至于他人之言,不足为凭。”

        众人纷纷头,这才是三境大师的气度,哪怕帮雷家针对方运,也不像国公那般狗急跳墙,只是仍然露出锋芒,最后的“拾遗”二字透着画道三境的骄傲。

        若是阮凌一直谦虚下去装模作样,才会被众人不齿。

        国公一听阮凌如此老奸巨猾,目光一闪,再度以舌绽春雷道:“尔等嘉国……”

        众人愕然,国公刚才不过是挑拨离间,这次简直是要破口大骂。

        “滚!”

        掌院大学士大喝的同时随手一挥衣袖,就见国公的嘴被狂风封住。随后他从石阶上倒飞出去,飞出树木组成的院墙,飞了上千尺,重重砸在地上。

        “咔嚓……”

        骨骼碎裂之声在国公体内爆响。

        “噗……”国公吐出一口鲜血,脸上浮现懊恼之色,那些大学士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掌院大学士更是文相心腹,不可能容许冒犯方运的人嚣张。国公双眼一闭,昏死过去。

        悦习院中一片寂静。

        方运轻咳一声,道:“琴道与书道讲完。开始进行第三讲画道。也是今日讲学最重要的内容。这第三讲的内容,便是皴法。皴法之技,在人族已经出现萌芽,并不为人所重视。但我经过深入研究。得出一个结果。皴法之未来。便是山水画之未来!无皴法,不山水!”

        许多人倒吸一口凉气,方运之前一直是以谦谦君子之态教学。字斟句酌,可这番话已经超出口出狂言的范畴。

        但是,有了之前的教训,所有人把怀疑压在心底,静静地看着方运。

        方运稍一示意,立刻有人前往立起竖立的画板,铺上纸张,固定在画板之上,方便台下的人观看。

        方运提笔蘸墨道:“我曾在江州文院求学,教我画道的是萧绎萧先生,他虽教我等工笔,但写意也独树一帜,用了一种少见的‘破墨’之法。现在我就以破墨法快速绘出一幅简易山水。”

        接着,方运提笔绘画,以破墨之法绘画。

        此刻的萧绎虽然在山水中运用破墨之法,但对破墨法的见识远远不如现在的方运,方运挥毫泼墨,不多时便画出一幅济县山水,然后讲解破墨山水的种种。

        破墨之法在人族早就出现,并未成体系,还在孕育发展的过程中,没有多少人重视,可方运先以破墨法绘画后,又从深层次讲解此法,立刻在现场掀起**。

        大量的画道名家一边听一边提笔书写,把不懂或想问的话写在纸上,向前递去。

        阮凌的弟子听得无比陶醉,突然听到不解之处,提笔就要写下来传到前方提问,可在落笔的一刹那身体一颤,猛然惊醒,迅速收回毛笔。

        他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边偷偷观察老师,自己和老师可是受雷家所托攻击方运,自己倒好,不仅没能找出方运的纰漏,反而要请教,要是再年轻十几岁必然会被老师打烂屁股。

        见阮凌聚精会神地听着方运讲学,根本没有看到周围发生的事,他的弟子轻轻松了口气。

        “我是来找茬,不是来学习的!”阮凌的弟子在心中默念。

        方运准备得十足,讲得深入浅出,连那些对画道了解不深的人也听得入迷,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步入画道。

        方运先讲破墨之法,是尊重画道的发展轨迹,随后,方运默不作声,调动才气,当众以圣元大陆前所未有的“斧劈皴法”来画泰山。

        一开始众人不觉得什么,画着画着,方运下笔如巨石相撞,提笔似落石滚滚,就见一道道遒劲有力的墨迹出现在画卷之上,顿挫曲折,画中的山峦如同刀砍斧劈,尽显泰山山石的质地之坚、棱角之利,形成前所未有的巍峨之象。

        在才气和一境画道的作用下,众人眼中的泰山竟然徐徐升高,有破纸而出的趋势。

        一位二境画师猛地起身,不由自主赞叹道:“这……一境墨绘二境画!怪不得能满筹过七亭!”

        “他手中拿的不是毛笔,而是一把斧子,正在泰山上劈石头!我绝不会看错,我还能听到斧劈山石之音!”

        “此等技法虽是初露峥嵘,但已有开宗立派之象啊!”

        一位精通画道的大学士正面对方运,一部分画被方运的身体挡住,他一皱眉头,脚下突然冒出一团白云,托着他快速飞到高空,可以更清晰地看方运运笔泼墨。

        不多时,方运以大斧劈皴法画完泰山主峰,转身一看,愣了一下,就见天空浮着一个个平步青云的大学士,还有几个曾经是状元的翰林。

        那些平步青云之人这才发现失态,纷纷咳嗽着落回原地。

        接着,方运开始教授斧劈皴法。教授这种开启了华夏山水画新篇章的技法。

        听着听着,阮凌的弟子又忍不住去摸笔,想要写出自己的疑问,可这一次他迅速制止,偷偷看了一眼老师,发现老师和之前一样,丝毫不变,又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仅仅松了一半,他又猛地咽了回去,然后目瞪口呆地缓缓抬头。看向天空。

        一朵朵白色的花朵出现半空。缓缓下落。

        “天花乱坠……”阮凌的弟子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四个字,觉得发声如此困难,连自己的嗓子都好像被这四个字的声音撕裂。

        数以万计的人齐齐抬头,漫天洁白的花朵下落。

        左相的一个门生忍不住叫道:“这不是半圣讲经必定显现的异象吗?连大儒讲经也百中无一。方运一个举人讲学怎能让天花乱坠!这些花一定是大风刮来的!一定是!”

        根本没人反驳他的话。因为连童生都知道。天花乱坠别有易冬为春的能力,风雨雷鸣根本不敢接近,就算有龙卷风出现。也吹不动半片花瓣。

        就见一朵花瓣落在一人的额头上,那人全身舒爽,然后忍不住大叫:“我懂了!我明白了!我知道什么叫破墨山水,也知道什么叫斧劈皴法了!多谢方师!”

        这个三十多岁的举人扑通一声给方运半跪。

        “快快快!别让天降神花跑了!快接住!有好处!”

        “别跟我抢啊!”

        悦习院内井然有序,但外面却乱成一团,无论男女,不分老幼,所有人都开始争抢天降神花。

        杨玉环站得远,附近没有落花,心中正焦急,就见狐狸笑眯眯冲着天空一挥手,一大片乱花呼啦啦飞过来,一起扑到杨玉环和奴奴的身上,融入身体。

        “嘤嘤……”狐狸愉快地叫着。

        杨玉环也满心欢喜,发现自己不仅听懂了方运的画道技法,甚至在琴瑟之道方面也好似有所突破。

        附近的人看到这一幕吓得急忙快跑,远离这一人一狐,简直是把天降神花当水喝,太夸张了。

        方运继续讲学,天花乱坠持续不断,乱花的数量远比人多,悦习院内外很快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怒道:“胡八道,我也得了乱花,怎么什么都不懂,骗人!”

        众人一愣,一个老举人讥笑道:“蠢货!不敬方运,不礼画道,心存恶念,乱花没砸死你就不错了,还想听懂?老天就算瞎了眼,也不会降神花给你!”

        众人大声哄笑。

        那人默默低下头,突然缓缓半跪在地。

        周围的人收敛笑容。

        又一朵乱花落在他的头上,很快消失不见,随后他的面庞浮现迷醉之色。

        “听此讲学,如沐春风,谢方师恩典!今日便与左相一系决裂!”这人双膝跪地便拜。

        国公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嘴角浮现冷酷的笑容,自己哪怕没能激怒阮凌,也足以让两人……

        “这……”他看到了天空那密密麻麻的白色花朵。

        “天……花……乱……噗……”国公躺在地上,口中的鲜血犹如殷红的喷泉似的向上喷发。

        咔嚓!咔嚓!

        文胆碎裂和文宫碎裂的声音向四面八方传播。

        国公一翻白眼,再度昏死过去。

        他最后也没明白,明明请了三位三境大师来为难方运,不仅没有成功,反而出现天花乱坠。

        悦习院中,阮凌的弟子一咬牙,再次握住笔,虽然自己是雷家派来的,但终究是人族的读书人,若是错过此次提问的机会,不知道多久之后才有机会,自己能不能进入画道三境,很可能在这一念之间!

        “就算被老师责怪,我也要提问!”他心里下定决心,向老师阮凌看去。

        阮凌正拿着笔,在面前的纸上书写:“老夫有一事不明……”

        阮凌的弟子一翻白眼,一口老血差喷出来,自己的老师可是堂堂三境大师,竟然也开始向区区画道一境的方运发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