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50章 才气聚景
  • 第450章 才气聚景

    作品:《儒道至圣

        雷远庭和所有人一样,仰头看了看那橙色才气光柱,又看向地面的方运。{{ 3

        “学宫圣庙橙光冲天,这可是国中有人初次通过第七亭的标志,除了方运,所有的学子都离开了,莫非方运过了第七亭?”

        “从未听说有人通过第七亭后会昏迷!”

        “难道有其他人暗中进入凌烟阁,初通第七亭?”

        “不可能!”

        雷远庭站在远处,再也不敢下定论,紧张地盯着方运,偶尔看看圣庙上空的才气。

        “轰……”

        众人正议论着,天际突然斜斜飞来一道相似的橙光才气,并发出巨响,很快融入景国学宫的才气橙光之上。

        “这……不对啊!十国加孔府学宫和圣院共有十二座凌烟阁,这几百年来,大都是他国的才气向圣院聚集,像孔家之龙、陶圣、曹植等少数人初通凌烟阁的时候,才气才向他们所在的地方聚集。”

        “现在只有一道橙色才气,和传说中十二才气齐聚有些差别,会不会是出了意外?”

        “再等等。”

        许多人虽然表面上不相信,但眼中充满了期盼,只是顾忌雷远庭等人,没有像一开始那么肯定,毕竟方运至今昏迷不醒。

        “走,先抬起方运再说!”乔居泽说完带人在青色的石板上一路小跑,跑到方运身边要抱起方运,但他的手刚伸到一尺远的地方,就被无形的力量挡住。

        “轰……”

        “又来了,第二道橙色才气!是从武国方向来的!”

        众人再度仰望天空,就见第二道橙色才气从西面传来,那橙色才气粗有百丈,但在天空极高的地方,显得并不是特别庞大。

        众人继续望着天空,远处的天际陆续有多条橙色的光柱以极快的速度飞过来。

        景国学宫的橙色才气光柱依旧直冲向天。

        很快。整整十一道橙色才气光柱冲入景国学宫的光柱中,蔚为壮观。

        景国学宫的才气光柱原本比大多数都细,粗细程度原本排在第十一,但是现在越来越粗,最后排到第六位。

        随后,凌烟阁的阁楼正面出现十幅人物的半身画,这十幅画正是举人凌烟阁的旧十子,颜域空排第十,衣知世排第九,韩信第八。曹植第五,而其余六位都是近几百年封圣的半圣,包括王惊龙等人。

        十幅画悬浮在半空,随后颜域空和衣知世的位置交换,颜域空成功进入第九。

        方运的半身画出现在第十一位。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方运的画像和排名第十的衣知世交换了位置。

        衣知世的画像消失。

        随后,方运的画像不断和前面的画像交换位置,一步一步向前,最后来到第一的位置。

        在方运画像的下方。有七行字。

        射猎十筹。

        御马十筹。

        礼仪十筹。

        弹波十筹。

        移山十筹。

        墨剑十筹。

        彩诗十筹。

        众人的眼珠差点瞪出来,纷纷惊呼。

        “七亭满筹!”

        “千载第一!”

        “举世无双!”

        “独压千古!”

        不等众人惊呼结束,天空突然暗了下来,日夜瞬间变化。天空的太阳消失,星辰挂满天空,最亮的那颗文曲星闪闪发光。

        十二道才气光柱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在夜空中格外醒目。

        “才惊天象!方运之才竟然引发天象变化!天啊!”

        突然。文曲星光大涨,比平时亮了足足十倍。

        随后,黑夜消失。大日再临,十二道才气光柱同时消散,凌烟阁慢慢融入白云之中,最后无影无踪。

        倒峰山,圣院,众圣殿。

        “方运所用画道技法、书道笔法、琴道指法等等,都未曾见,可是我孤陋寡闻?”

        “亦未曾见。”

        第三位老者轻轻摇了摇头。

        “或许,我等有必要去一趟悟道河。”

        众圣殿静悄悄的。

        景国学宫,凌烟阁消失不见,圣庙前的广场恢复了往日的宽阔,而数万学子还沉浸惊骇或狂喜之中。

        雷远庭掩面快步离开,但已经没有人对他落井下石。

        在七亭满筹的方运面前,雷远庭和一只虫子毫无区别。

        “才气聚景,景国万胜!”一个老先生突然大吼。

        “景国万胜!”数以万计的学子跟着齐声嘶吼。

        数万人的声音简直犹如山崩地裂。

        方运的手指轻轻一动,慢慢睁开眼睛,隐隐看到眼前的景国学子陷入狂热,场面几乎失控,耳边传来连绵不断的欢呼声。

        “景国万胜!景国万胜!”

        方运糊涂了,这是什么情况?

        方运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偷偷打量周围。

        “几万人围着我做什么?他们为什么喊景国万胜?发生了什么大事?我躺在地上,竟然没有一个人在意!这个场面太诡异了,莫非景国打了胜仗?”

        乔居泽低声道:“方兄,你可已经清醒?”

        方运像刚睡醒的人一样慢慢睁开双眼。

        “这是怎么了?”方运缓缓坐起,一旁的两个进士快步冲过去,把方运扶起来。

        方运这才发现,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充满了欢喜、敬仰和感激。

        乔居泽一拱手,道:“恭喜方文侯一入凌烟阁,一次通七亭,一步成十子,一日得满筹! ”

        “侥幸侥幸。”方运微笑着还礼。

        “走走走,今日为你庆功!”乔居泽说着走过来,要与方运一同走。

        方运低声道:“乔兄,你实话实说,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何事?”

        乔居泽一愣,道:“你从凌烟阁出来后,人族才气变迁,十国、孔城和圣院的部分才气注入景国圣庙中,这是陈圣封圣后。景国第一次得到正式的才气灌注。从此以后,我景国各地的学子都会受到影响,比如科举结束后的才气灌顶,得到的才气会比之前稍稍多一丝。哪怕多的不多,可对数亿的景国人也有巨大的影响力。”

        方运喜道:“才气聚景?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那般高兴,换成是我也会欢呼。不仅在科举后的才气灌顶多,平时对我景国所有读书人都有细微的作用。现在我景国才气光柱排到多少?”

        “圣院和孔府依旧是第一和第二,我景国第六。”乔居泽道。

        “第六?这意味着若给我景国三五十年的时间,四州之人才极可能相当于他国五州之人才!”方运道。

        “确实如此。你这次功劳之大。已经难以言明。这次的加赏,恐怕得等你成进士才行,不然……现在只能封你为王,异姓王实在太少了。”乔居泽道。

        附近的人连连点头。

        “不错,此次真的已经赏无可赏,若是放到春秋战国时期,必然会因为功高震主而遭到猜忌。但现在,方运会安稳许多。”

        方运听得明白,以后除非他犯了大罪。否则景国不会再有人当众指责他,连左相都不会那么做。

        “从此以后,景国的读书人都会站在方运身边,他们的父母也会!”

        “虽然其他九国的学子会有微词。但与我们何干!只要景国人支持方文侯就够了!”

        “是的!”

        众人一边聊一边向外走,就见几个进士匆匆前来,挡在方运身前。

        方运气定神闲,神态从容。

        这几个进士都是康社的人。跟康王府关系密切。方运身边的人都想阻拦,但半途停手,因为这四个康社的进士面有惭愧之色。

        四人齐齐抱拳一揖到底。随后一人带着羞容以舌绽春雷道:“我等为康王府做事,虽不能算正大光明,但也不能说大错特错。哪怕您是文压一州,也并非说不得。今日不同,我们连一粒米都不曾给您,但我们和亲友甚至子孙后代都因此次才气聚景而受您恩泽,若是对您再有不敬,简直与畜生无异!我们自愿脱离康社,自此以后,绝不再恶语相向!”

        四人再度作揖道歉,也不敢看方运,低着头匆匆离开。

        那进士以全力催动舌绽春雷,声音已经传出景国学宫,传到学宫外的城区中。

        康王府的嫡系学子们慌了,他们的家族依附康王府多年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根本无力脱离,可若是不脱离康王府,平白得到方运这么多好处,文胆蒙尘,以后文位进展缓慢。

        这些嫡系学子正想着,那些与康王府关系并不深的康社学子纷纷走到方运面前。

        “密州学子季听雨脱离康社!方运之德之功,冠盖景国,几近大儒,若居康社与之为敌,猪狗不如!”

        “东云州进士洪元脱离康社,若继续助纣为恶,则文胆不保,望康社诸位海涵!”

        “燕州学子庞守德脱离康社,还望康王府手下留情,保我一家老小平安。”

        听到燕州二字,康社的所有人瞳孔一缩,连方运都露出好奇之色,仔细打量那人。

        康王封地便在燕州,是燕州的土皇帝,在燕州许多地方的影响力甚至超过朝廷。

        燕州之人反出康社、反出康王府,这对康王府的名声极为致命。

        康社的许多学子呆呆地看着庞守德,不多时,他们大批大批地向方运走去,齐声向方运认错,退出康社。

        一刻之后,康社成员不足七十人,由一流的学社直接跌入四流。

        方运突然神色一动,看向中舍所在的方向,那里有舌绽春雷的声音传来。

        “方运,你不得好死……咳咳……”

        这是康王之子小国公的声音。(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