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49章 过七亭
  • 第449章 过七亭

    作品:《儒道至圣

        >凌烟阁外。

        一个又一个学子离开,弹波亭和移山亭出来的学子形成了小高峰,对绝大多数学子来说,弹波奏曲和移山杀蛮实在太过于艰难,最后只有十几人进入第六亭墨剑亭。

        但是,无一人能真正通过墨剑亭。

        不多时,除了方运,凌烟阁内所有人都走了出来。

        凌烟阁门前的人越来越多,连那些本不想来的学子也在赶来。

        方运已经通过凌烟阁第六亭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传遍景国学宫,一些兴奋的老师甚至带着学堂的学生一起前来。

        “你们说,方运能不能过第七亭?要是他一次就过了第七亭,那必然会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凌烟阁第一人。那些天才、半圣虽强,可从来没有人在第一次入凌烟阁的时候通过第七亭。”

        “不好说。方运的诗词虽佳,但画道连一境都没入,未必能过第七亭。”

        “不过,听说他前六亭至少有五亭是十筹,这也太吓人了。”

        “乔兄,你看如何?”

        “过了更好,要是过不了,也无伤大雅!方运既然过了第六亭,就说明他有住第一舍的资格,也说明雷家的登龙石必然属于他,一切纷争都会被他终结!此次凌烟阁后,我们就要专心备战,参与十月的十国大比。”

        “说到十国大比,我景国多年未入前八。今年有方运和计知白在,两虎出笼,必然能轻松斩获前五。甚至可能位列前三!”

        “可……十国大比的参与者都是进士,虽然举人也能参加,可举人怎可能跟进士比?”

        “十国大比是文比,又不是文战。这方面方运至少比我略胜那么一点点。”上舍进士尤年道。

        乔居泽笑道:“若是只文比,你确定方运只是比你略胜‘一点点’?”

        “我可以拒绝回答这种让我丢脸的问题吗?”

        众人大笑。

        “我接到庆国的消息,庆国的上舍进士庄午通过墨剑亭,已经进入最后的彩诗亭。庄午的诗画双绝。原本只是一直过不了墨剑亭,现在过了墨剑亭,第七亭对他来说只是筹数多寡的问题,今日庆国必定会多一个七亭进士。”

        “那又怎么样?一百个七亭进士也比不上一个凌烟阁十子。不出半年,方运必然能位列凌烟阁十子之列,把颜域空挤下去。”

        “哦,对了,颜域空也入了凌烟阁。他原本得六十二筹,但今日恐怕能再进一步,得六十三甚至六十四筹,把当年的衣知世挤到第十。”

        “启国和嘉国的凌烟阁里,已经有许多人到了第七亭,不仅有上舍进士,还有少许中舍进士和举人。”

        “就算通过第七亭也不算什么。筹数为重!四十二筹的七亭进士在五十筹的六亭进士面前也未必有资格说什么。在孔府学宫和圣院的举人进士中,很多排位可是根据筹数多少来进行,而不是根据亭数。”

        “此言不假,七亭各六筹,反不如一亭得十筹更能名扬十国。方运至少五亭十筹,连那些七亭进士在他面前也不敢妄言!”

        “所以不要在乎他国的七亭进士,方运哪怕过不了七亭,有五亭十筹已经可以一人压十国!说不定他在移山亭同样可能是十筹,六亭十筹已经是前无古人!”

        “不知道方运到底能不能完成一入凌烟阁,一次通七亭。”

        “应该再加一个。有可能一步成十子!”

        “可笑!第七亭要有画道基础。画道不佳,诗词哪怕传天下,过不了第七亭还是过不了!”雷远庭忍不住道。

        “呦,这不是雷家的人么。你们不是应该忙着给方运送登龙石吗?怎么还有闲心在这里丢人现眼!”

        “你……走着瞧!”雷远庭本想拂袖而去,但走了几步后不甘心。便站在稍远处静静等待方运。

        数以万计的学子和先生望着前方烟雾缭绕的金光木楼,心中盼望着方运能再度创造奇迹。

        凌烟阁,彩诗亭。

        方运完全沉浸在画道之中,他的脸上浮现微笑,双目有光,仿佛不是在画一幅画,而是在创造一个世界。

        画石的时候,笔尖落纸有石头碰撞轻鸣。

        画水的时候,墨汁如同水一样流向纸面,或浓或淡。

        画松的时候,笔尖竟然生出浅浅的绿意,那些松树仿佛不是画上去的,更像是从方运的笔中长上去的。

        方运不假思索,把眼前的松林溪水图一一画出来,有几处地方因为不经意间融入了才气和新的绘画技法,那石那水明明看着是假的,却让人觉得只要把手伸过去,水就会浸湿自己的手。

        不过,方运并没有严格按照眼前的青松溪水绘画,因为写意和工笔不同,工笔重真,而写意则重在抒发自己意趣心境,画法技巧重要,自己内心的画意更为重要。

        画着画着,方运又在上面增加了一些远景,这远景并非这彩诗亭之物,而是济县的山水。

        方运回想起在济县发生的一切,淡淡的思乡之情在画中显现。

        在画完整副画后,方运停下笔,略一思索,写下《悟道水》。

        “言入济县川,每逐悟道水。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在“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两句王维的名句写完后,周围元气涌动,随后就见前方的松林、芦苇、溪水和乱石等等一切都轻轻一抖,好像一股无形的力量剥离了原本的景色,把其中的真意拉扯到空中,形成半透明的松林溪水,乱石芦苇。

        那半透明的松林溪水在天空停留片刻,突然化为一道流光,进入方运的画中。

        方运也是微微一愣,不得不暗叹王维的诗画双绝厉害,竟然形成了传说中的“意夺天地”,幸好这只是凌烟阁中,而且此次意夺天地的力量很小,若是在战场之上作画,一旦大学士甚至大儒形成意夺天地,足以剥夺无数妖蛮的生机。

        当方运写完整首诗后,整幅画竟然活了起来,流水声声,风一吹过,松林沙沙,芦苇飘荡,虫鸣鸟叫。

        方运明明是一境画道,却因诗画共鸣,夺得美景真意,生生让此画进入二境的“栩栩如生”。

        诗画成。

        方运收起笔,眼前的一切化为白色的烟雾,接着,眼前出现一块泛着金光的木牌。

        方运:彩诗十筹。

        七亭皆十筹。

        接着,六块金光木牌从各处飞来。

        七块金光木牌在天空一字排开,看似普普通通,却散发着一种睥睨天下、傲视苍穹的强大气息。

        七片金光木牌突然崩碎,然后化为点点金光下落,最后在方运面前重新凝聚出一条金色的阶梯,一直向上延伸,尽头是一处由金色树枝搭建的木门,门里有无数星辰流转。

        方运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闯凌烟阁可以稍稍增强自身,但并不明显,而在第一次通过七亭的时候,可以额外得到凌烟阁的奖励,筹数越高,凌烟阁的奖励越好,这个奖励连半圣世家子弟都要用尽一切力量争取。

        凌烟阁过七亭的奖励多种多样,而最好的奖励则是残缺的文心,而且是只有凌烟阁十子才能得到,在凌烟阁十子中排名越高,则得到的残缺文心越强。

        方运踏上金色阶梯,进入金色树枝搭建的木门中。

        眼前一花,方运看到前方出现数以百计的星辰。

        那些星辰有大有小,其中有四颗最为明亮。

        方运仔细观察四颗星辰,其中一颗星辰之上散发着熟悉的气息。

        那是无上文心才高八斗的气息。

        “看来这四颗星辰代表四种无上文心。”

        方运仔细观察另外三颗代表无上文心的星辰,可什么都看不出来。

        方运犹豫片刻,对着其中的一颗星辰点去。

        其中一颗星辰微微一动,从天空掉落,携带长长的星光尾巴,直直砸进方运的眉心。

        “还是这么粗暴……”方运只觉眉心传来一阵剧痛,想起得到才高八斗文心的时候也是这般,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一道金光从凌烟阁中放出,随后昏迷不醒的方运躺在凌烟阁前的广场上。

        全场鸦雀无声。

        满场数万学子和先生全都哑口无言,就在半刻钟前,所有人都对方运寄予厚望,可方运怎么就躺着出来了?

        虽然方运身上无伤,可按照凌烟阁的惯例,只有失败的人才可能用这种方式出来。

        “坏了!身上无伤却昏迷,莫非是文宫受损?”

        “别乌鸦嘴!或许方运只是……太累了。”

        “有可能,有可能……”

        雷远庭放声大笑。

        “哈哈哈……方运已经败在第七亭!什么一次通七亭,什么一步成十子,你们景国人真能吹嘘!雷家的登龙石我们不要了,赏给方运了,不过我们雷家人可从不自吹能一次通过凌烟阁!”

        无数景国学子怒视雷远庭,但雷远庭丝毫不惧。

        雷远庭继续道:“方运既然没过第七亭,我便安心了!他从彗星长廊出来才通过第六亭,说明天赋和成就与颜域空相仿,不过如此……”

        “轰!”

        凌烟阁突然轻轻一震,发出一声巨响,打断雷远庭的话,随后一道橙色的才气光柱直冲天空。

        雷远庭张着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道橙色才气光柱,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未 完待续 ~^~)R10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