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33章 射猎亭
  • 第433章 射猎亭

    作品:《儒道至圣

        数以千计的学宫学子一字排在草原之上。

        “巧啊,方兄!”小国公隔着乔居泽向方运打招呼。

        方运转头看去,小国公面带看似善意的笑容,而小国公的左侧,正是方运要驱逐出学宫的韦育。

        小国公道:“平常的入凌烟阁,每个人都在**的亭阁,太过于消耗才气,共上凌烟阁则一同前来,节省圣庙才气。不过没有提前告之方兄,还望方兄恕罪。”

        方运看了小国公一眼,带着微冷的笑容道:“小国公不必如此客气,这景国学宫你呆不久,我以后可能需要你多多恕罪!”

        “那你要先过了五亭再说!不仅要过五亭,而且要比韦育的筹数多!”小国公的笑容仍在,语气比方运更冷。

        旁边的韦育道:“小国公不用担心!我在很久之前就有入上舍的能力,今日或许能过第六亭,到时候直入上舍!”

        “废话少说,凌烟阁中见分晓!”方运道。

        一旁的乔居泽对方运道:“我们不与他们计较!你必然知道凌烟阁内的考验内容,但有些细节你可能忽视。射猎亭中,给予一刻钟的练习时间,这期间源源不断有大雁飞过,你只要熟悉弓箭即可。一刻钟后正式开始,到时候会有一百只大雁飞过,射杀的越多、用时最短,则筹数最高。”

        方运道:“举人凌烟阁中,这射猎亭的记录谁是保持者?”

        “自然是飞将军李广。不过他只在射猎亭和御马亭得到十筹满筹,其他亭成绩平平,并未成为‘举人凌烟阁十子’。举人凌烟阁十子中,唯一达到射猎满筹的是陈圣庆之,其余人都是八筹或九筹。”

        方运道:“半圣陈庆之精通兵法谋略,射术怎也会如此神奇?”

        “据说,他自称兵法通则百法通,乃是一代奇人,但凡兵家一切,无所不通,下一个御马亭中他也是十筹满筹,仅仅在通过时间上次于飞将军李广,这在读书人中很少见。”

        “原来如此。”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传来异响,方运向前方看去,就见无数的大雁源源不断从天空飞来,铺天盖地,无边无尽。

        “你试试弓箭吧,不要耽误了。”乔居泽说完走到自己的弓箭架旁取了一支夹弓,最适合打猎或射飞鸟。

        方运的手掠过多种弓,最后选了一把长弓,和夹弓或骑射用的角弓比,长弓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拉满也需用更多的时间。

        随后方运看了看箭的种类,有专门射锁子甲的穿耳箭,有专门射绳索的月牙箭,有火油箭,方运最后选了四种。

        一种是普通的锥箭,各方面均衡,一种是重锥箭,箭头和箭杆都有所加长,更重,穿透力更强。

        第三种是鸣镝响箭,在飞行的过程可以发出刺耳的声音,第四种则是半羽箭,因为部分的羽毛被裁剪,若是用的好,可以让箭矢呈弧形飞行,令人防不胜防。

        方运备了十几筒箭,手握长弓向前走。

        乔居泽看到方运竟然用长弓,张口要说,但最终还是闭上嘴,轻轻一叹,继续用自己的夹弓射击。

        全场数千学子,无一人用长弓,以夹弓居多。

        小国公和韦育看到方运竟然拿着长弓,相视一笑,突然一起挽弓射击,两个人没有射自己面前的大雁,而是射方运前方的两只大雁。

        两声大雁的悲鸣响起,箭矢带着两只大雁下落,落在方运的前方。

        “方兄,我与韦育的箭术如何?不知道你在济县的时候练过多久的弓箭?”小国公笑道。

        方运好像没有看到两支挑衅的箭,也没有听到小国公的话,拿起弓箭默默地练习。

        乔居泽一直在观察方运,发现方运根本不理小国公,轻轻点了点头,进凌烟阁最怕情绪失控,只要不为外物所动,就可以获得更好的成绩。

        方运先是使用鸣镝箭,鸣镝箭一旦飞出,立刻发出刺耳的声音,周围的大雁立刻出现短暂的混乱,一些大雁后退,一些大雁加速,还有一些大雁向两侧移动。

        别人在射猎亭中根本不会用鸣镝箭,因为这种箭会惊吓到大雁,让人更难射中。

        许多人感到莫名其妙,不再理会方运,也有一些人低头沉思。

        小国公几人一开始疑惑不解,但发现方运射出的箭毫无规律,甚至连大雁都射不中,也就放下心,现在可不是随便玩的时间,而是熟悉弓箭和大雁,方运不可能蠢到不知道,应该是射术不佳才这般模样。

        和别人不同,方运每射一支鸣镝箭,就思考片刻,然后再射。射了二十多支箭后,他又开始用重锥箭射击。

        重锥箭在各方面都和普通箭不同,所以无论是挽弓时间、飞行速度、飞行轨迹等各方面都和普通的箭矢有差别,方运竟然连续射空三箭。

        “不过如此!连君子六艺的射都如此低劣,竟然还夸下海口要超过我,简直恬不知耻!”韦育说完不屑地看了方运一眼,再也不理会方运,专心练习射箭。

        小国公默不作声观察了一阵,发现方运其实有练习过射术,但在用重锥箭的时候手生,明显射术不精,随后也不再理会方运,专心练习箭术。

        这凌烟阁每月只有一次,对未来的成长有巨大的好处,不容人分心。

        但一旁的乔居泽却经常分心,身为心向景国的学子,他实在放不下方运。

        方运试了十几支箭后,终于射中一只大雁,不过射中的是翅膀。

        乔居泽急忙道:“文侯切勿着急,这是好兆头。”

        旁边的小国公听到声音转头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大雁,那大雁竟然还活着,在地上乱扑腾,虽然根据规矩仍然算方运射中,但堂堂举人射猎竟然杀不死一只大雁,简直就是在侮辱读书人。

        小国公轻轻一笑,甚至懒得去嘲笑方运,专心练习。

        接下来,支持方运的乔居泽有些崩溃了,因为方运的箭术实在太差了,要么射在翅膀上,要么射在尾巴上,甚至还有一箭射在大雁的喙上,把大雁生生震晕过去。

        等方运拿出半羽箭的时候,地上有十二只大雁,可有十只大雁还活蹦乱跳,被一箭射死的只有区区两只!

        乔居泽强忍着失望,希望方运的半羽箭能化腐朽为神奇。

        方运拉满长弓,半羽箭呈弧形飞出,最后正中一头大雁的眼睛,无比准确。

        “好!”乔居泽差点热泪盈眶,若方运的箭术一直这么厉害,六筹过第一亭不成问题。

        哪知方运却道:“好什么好,我瞄的是旁边的那只大雁。”

        乔居泽的笑容僵在脸上,哭笑不得。

        “方运,你说句实话,你箭术到底怎么样?”乔居泽无奈地问,甚至绝望到直呼方运的姓名。

        “还可以吧,射个鸟什么的应该没问题。”方运道。

        “好吧。”乔居泽完全没了心情射猎。

        方运对半羽箭的掌握很快,最后乔居泽发现方运连中三只后,就不再用半羽箭了,于是小声嘀咕:“不会都是射偏了才中的吧?”

        方运接着使用普通的锥箭,连射三次,次次命中大雁的胸腹间,异常精准,但现在已经没人关注他,连乔居泽都没看到。

        射完普通的三支箭,方运满意地点点头。

        一刻钟很快过去,漫天大雁消失,而地面的大雁尸体也消失,从天空飞来新的黑点。

        方运定睛一看,这些新的大雁和方才不同。

        新的大雁排成一个个稍微整齐的长方形阵形飞来,乍一看像是一个个相邻但不碰触的格子,而且这些大雁的飞行速度有快有慢。

        方运正前方的大雁的飞行速度较慢,而飞向两侧两个进士的大雁则快许多。

        等两侧的进士开始弯弓射箭的时候,方运和其他举人前方的大雁还没飞到。

        进士们疯狂挽弓射击,而方运和许多举人一样,默默地等着。

        方运观察射箭的进士,发现不少进士能同时射出两箭,但命中率则差了许多,很多飞出去的两箭往往只能命中一支。没有人同时射出三支箭,并非是这些进士不行,而是弓箭的结构和人的手指注定射两支已经很难,再多的箭同射,必然会影响准确和力道,得不偿失。

        等两侧的进士射杀了过半的大雁之时,方运前方的大雁才飞近,方运突然拉满弓弦,锥箭飞射,然后就见他以远超所有进士的速度连续射箭,一口气射出十支箭,每一箭都正中大雁的腹部。

        而在这个时间里,最快的进士也不过射了八支箭。

        随后,方运突然同时拿出一支鸣镝箭和一支普通的锥箭搭在弓上,没有丝毫的犹豫,拉满便射,射速和之前比没有任何区别。

        在射出两支箭后,方运迅速扫了一眼天空的大雁,然后再一次把两支箭搭在弓上,一支是是重锥箭,一支是普通锥箭。

        在方运把两支箭搭在弓上的同时,鸣镝箭刺耳的声音响起,附近的人立刻皱起眉头,定力好的人看都不看,一些定力不好或关心方运的人瞄了一眼。

        这些人本想看一眼就继续射击,但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人,脖子全都不能转动了。

        就见两箭同飞,普通箭射中一只大雁,而鸣镝箭也同时射中一只。

        几乎与此同时,又是两箭飞出,新的普通箭射中一只大雁后,那支重锥箭穿透一只被鸣镝箭吓得飞慢的大雁,然后透体而过,准确地扎在第二只大雁的脖子上。

        “一箭双雕!”

        “不是,是一弓三雕!”

        话音刚落,方运再次射出一支普通箭和一支重锥箭,又是三只大雁落下。R11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