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26章 争上舍
  • 第426章 争上舍

    作品:《儒道至圣

        几人进入院子,杨玉环有些乏了,方运把她送入房中,让赵红妆陪她说几句话,然后把小狐狸放好。

        不多时,赵红妆来到方运的书房,两人再次对弈。

        方运成长越来越快。

        今日的第一局,赵红妆允许方运动用才气,一个时辰后,赵红妆全力以赴,最终以两目半的优势取得胜利,衣服被汗水打湿,如同从水里捞上来一样。

        “天下举人棋手哪怕动用才气,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的也只有你一个。学宫三十岁以下的进士棋手中,与我对弈也不过五五分。棋道,我已经不能说教你了,明日开始,你我切磋棋道。”

        “谢红妆老师指点。”方运微笑道。

        赵红妆似羞似嗔白了方运一眼,道:“收起棋境,作画我还是能教你几个月。”

        “嗯。”

        周围幽静的山谷世界突然瓦解成无数黑白双色的棋子,最后化为一阵青烟融入棋桌。

        两人没等站起,就听到屋檐滴水声和毛毛细雨的淅淅沥沥声,大门传来说话声,还有雨水落在油布伞上的声音,那声音不大,却很宽广,好似有上百把雨伞在雨中铺开。

        “韦育兄,你有大好前程,何必如此!你若输给方运,便是万劫不复!”

        方运立刻认出这个熟悉的声音,正是见过几次面的景国学子常东云。

        “东云兄,此言差矣。十座上舍向来是学宫学子的圣地,一年十几次争上舍,你次次不出面,唯有在今日出面,未必安什么好心。我从不质疑方运的才华,我甚至认为他有资格入住上舍,但是,这里是学宫,有学宫的规矩!学宫允许我可争上舍,那我便可争,无论对方是方运还是不久之后可成为状元的计知白,我只要不违背学宫规矩,就无人能拦我!”

        常东云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学宫规矩大,但你我心中的道义更大。方运若是普通学子,你争就争了,但他却是我景国之栋梁,才入学宫几日,若是他被迫离开上舍,那对我景国的文名简直是一场灾难。”

        “文名要正、真、实,若一人明明无实力稳居上舍却鸠占鹊巢,这才是亵渎景国的文名。”

        “若方运因此备受打击,又当如何?”常东云问。

        韦育哈哈大笑,道:“既然身在学宫,都是学子,无分高下!莫说方运,上到圣人,下到童生,若是连这种打击都承受不住,有何颜面自称读书人?若是他真备受打击,证明我争他的上舍是对的!他不配住这座上舍。”

        “以大欺小,莫过如此!不要忘了,方运至今只是举人,还只是少年!”

        韦育讥笑道:“东云兄一向急公好义,我很佩服,可今**却百般维护方运,恐怕别有用心。是拍方运的马屁?不像,方运敌人满天下,你不会那么蠢。或者,你对这座上舍有兴趣?”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常东云岂是那般小人!”

        “那你阻我争上舍,也非君子行径!”韦育道。

        “好了,两位别争了。明日就是每月一次的入凌烟阁,等方运入了凌烟阁也不迟!”

        “你们似乎忘记了,一旦争上舍失败,方运不仅会被罚扫一个月的茅厕,而且除非在一个月内反争上舍成功,否则一年内不得进入凌烟阁!方运就算天纵奇才,一旦输了,也不可能在一个月内反争上舍成功!他韦育想要的,就是要逼方运在一年这无法进入凌烟阁!否则,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释韦育为何今日如此急切要与方运争上舍!”常东云越说,语气越严厉。

        窃窃私语声响起,门外的人议论纷纷。

        方运站在书房门口听完,就要前去开门,但赵红妆伸手拦住他。

        两人四目相视。

        赵红妆面色严肃,压低声音道:“这一次,我希望你听我一言,让我先去探清事实。我哪怕不能阻止韦育争上舍,也可以让你有更多时间思考。”

        方运看着赵红妆坚毅的面庞,轻叹道:“好,你先探探他的口风。不过,他既然敢来,必定早有准备,你一不小心就可能中计。”

        “无妨,你稍等。”赵红妆冲进雨幕,打开门,露出可供一人进出的门缝,缓缓迈过门槛,站在门檐下。

        外面杂乱的声音静下来,随后是此起彼伏的问候。

        “拜见大长公主殿下。”

        “见过红妆公主。”

        “竹真前辈安好。”

        众人纷纷用不同的方式称呼,除了少数人不以为然,大都十分恭敬。

        赵红妆微微点头,发现除了近处站着数百手持雨伞的学子,在远处还有人。但她连童生都不是,不能明眸夜视,看不清远方的人,只是感觉不舒服。

        赵红妆道:“红妆见过诸位。何人是韦育?”

        就见一人放下手中的伞,才气勃发,雨水自然而然不得近身。

        “在下便是。”

        赵红妆站在台阶之上,抬高下巴俯视韦育,道:“你的文名我倒是有所了解,在举人的时候,就过了举人凌烟阁五亭,成为进士不久,又过了五亭,甚至曾经入过上舍,只不过因为计知白横空出世,你自知不敌,主动让出上舍,从而保全面子。我说得可对?”

        “公主殿下所言非虚。”

        赵红妆道:“你与计知白有仇,便与左相无缘。你与康王府又毫无瓜葛,唯一能派遣你来的,就是雷家吧?雷家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个景国人甘愿背叛景国而置方运于死地!”

        方运站在书房门口轻轻点头,暗道不愧是一国公主,知道太多的事情,从而得到别人无法推断出的结果。

        “咔嚓……”

        天空劈下一道闪电,让第一舍的门前出现一瞬白昼。

        或许是闪电的光芒,导致韦育的脸色格外白。

        当闪电消失,在轰隆隆的雷音中,韦育的面色恢复正常。

        “韦育,红妆公主所说的可属实!”常东云愤怒地走到韦育身边,右拳紧握,随时可能打出去。

        韦育淡然看了常东云一眼,然后看向赵红妆,道:“不愧是长公主殿下。对,我承认雷家想要招我为婿,不过,我依旧是景国人,我依旧是学宫的学子!无论我是否是雷家的女婿,今日我都有资格向方运争上舍!我身为景国学子,只要没有过错,哪怕是文相也不得随意从学宫驱离我!”

        赵红妆道:“你承认当雷家之狗便好,今**可嚣张一时,他日必遭报应!”

        韦育笑了笑,道:“我知道公主殿下在景国威风十足,但,景国无人可欺雷家之人!”

        “我想试试。”院内传出一个玉石交鸣似的清朗声音,随后就见一个黑袍年轻人缓缓向大门走来,细雨到了他身边自动离开,他的衣袍不落一滴雨,他的布鞋没有半点水迹。

        “是方文侯。”常东云低声道。

        方运把虚掩的门彻底打开,走出门槛,站在台阶之上,扫视前方。

        雨夜中,数以百计的景国学子手持雨伞站在门口,颜色各异的雨伞犹如一朵朵花瓣相连,铺满近处的空间。

        “见过方文侯!”

        众人纷纷问候。

        方运扫视周围,明眸夜视让他看得更远,更清晰。

        在几十丈外的各处,分散着数十人,其中就有在重阳文会上见过的老熟人。

        小国公、雷远庭和简铭都在其中。

        三个人竟然齐齐微笑,雷远庭甚至高高抬起下巴,向方运拱手。

        不是问候,更像是在说承让。

        方运面不改色,收回目光,看向面前的学子,面带微笑,道:“诸位免礼,韦育说得不错,无论在外面的身份如何,既然进了学宫,我只是一个学子。”

        常东云气愤地道:“您根本没必要理会这种卑鄙小人!他若纯粹为争上舍而来,我最多规劝几句,可他为害你而来,这种人简直是学宫之耻。”

        方运看向韦育,问:“你想争上舍?”

        “自然。”韦育毫无畏惧地抬起头,直视方运。

        方运微微一笑,道:“争上舍什么的,我不太会,毕竟我连凌烟阁的模样都没见过。不如你让我一步,与我文斗定上舍如何?”

        现场突然只剩下雨水下落的声音,众人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方运文斗一州过了不到一个月,以区区举人之身连战十人不说,第十人更是天赋和实力远超韦育的荀家天才进士荀陇。哪怕荀陇自碎文胆降为举人,其文斗的实力远比普通进士强。

        当今十国,方运文斗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堪称举人文斗中的王者,早就有人得出结果,就算新晋进士不降文位,全力与方运文斗,也必然一败涂地。

        常东云立刻道:“韦育,一位举人愿意与你进士文斗,你敢不敢!”

        韦育紧闭着嘴,一言不发,目光中异色连闪。

        方运缓缓道:“那不文斗,文战你可敢!”

        又是一道闪电掠过天空,方运的面庞越发平静,而韦育却面露惊色。

        这位曾经入过上舍进士竟然不敢与方运文战!

        文战没有任何规则,就是两人的死斗,进士用唇枪舌剑有着绝对的优势,哪怕曾经的第一举人颜域空面对唇枪舌剑也必输无疑。

        所有人看着方运或韦育,没有人敢说话,方运这话实在太大胆了,而韦育竟然不敢应声。

        “原来我高看你了。”方运看着韦育,表情平静如常。R11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