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22章 九月九日忆圣墟兄弟
  • 第422章 九月九日忆圣墟兄弟

    作品:《儒道至圣

        那些被哀求之人大都低着头,只有少数人面带微笑,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

        “四位,算了吧,不要求了,这文会就如同人生一样,看别人胜利是好事,看别人倒霉,也可以笑笑嘛!”常东云道。

        “常东云你混账,当年我白请你喝酒了!”

        “此次文会过后,我请你喝两顿酒!”

        “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我诅咒你们文胆俱裂!”

        “裂就裂吧,比在方运面前当废纸好。”

        不跟方运在同一组的众人同时坏笑。

        方运笑着摇摇头,继续看向文台。

        文台上的五人早就有打腹稿,在卫家主一声令下后,五人提笔便写。

        在他们写作的过程中,纸面浮现橙色的才气,慢慢增多。

        待五人写完,一人的诗文才气达一尺一寸高,超过出县一寸。

        其余四人都没有出县,才气最低之人是六寸。

        “唉……”那人轻叹一声,朝众人一拱手,黯然离开,这意味着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写了什么,等于彻底失败。

        接下来,卫家主从第四名开始一一诵读四人的诗文,并且指出姓名,让四人扬名。

        之后,除了第一人还在,其他三人离开。

        最后,卫家主请了一位翰林上台点评排名第一之人的七言绝句,字字珠玑,引得许多掌声。

        第二组五位读书人上场。

        一组又一组人陆续上场,一位又一位黯然离开。

        方运同情每一组默默无闻的第五人,但并没有怪这种淘汰的制度,因为世界比这文会残酷无数倍,文会的小小失败连教训都算不上,仅仅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小挫折。

        参与这次文会的都是举人或进士,论才学,进士远超举人。但是论诗词的天赋和能力,举人和进士相差并不大。

        经义策论重学习,但诗词却更重天赋。

        方运不得不承认,景国的读书人跟那些大国相差太多。

        八月十五的中秋文会上,十国的举人出马,虽然没有镇国诗词,但达府和鸣州层出不穷,出县不会引发任何惊奇。

        但在这重阳文会上,即将轮到最后一组,竟然只有一首达府。连鸣州都没有。

        不过,方运又发现一个问题,今日上台的著名才子极少,有的才子不在京城,但许多才子就在这山顶上,但却不参与此次文会。

        方运无奈摇摇头,明白那些人明哲保身,生怕陷入自己与南宫大儒之争,更怕陷入左席与右席之争。

        一位翰林点评完第十四组的诗。众人走下文台,只剩卫家主在上面。

        卫家主面带微笑,道:“虽然接下来的话对其他文友不公平,但我仍然要说。诸位,你们等烦了吗?那就不用等了,最后一组人上场!文人表率、四夸书生、圣墟领袖、文压一州、科举八甲、圣刊十二篇、内阁行走、天下第一举人方运方镇国请上文台!”

        欢声雷动。

        方运起身向各方拱手致谢,然后快步与其他四人一起向文台走去。

        那四个人一起幽怨地看着方运。悲伤得如同一个小孩子连续被抢了一年的零食。

        方运轻咳一声,稍稍一拱手,走上文台。走向第五张桌子。

        五个人在桌子边站定,一个人那次中秋文会上,有个天才恨方运恨得要死,就是因为司仪原本要介绍那人,可方运的那首《水调歌头》传天下,掩盖那人的文名,那人到底写了什么至今无人知晓,不知道流过多少泪!要不咱们四个先比吧?最末的离开,先让卫家主诵读我们三人的诗文,等咱们离开,再让方运自己写,让他跟南宫大儒争魁首。”

        “别妄想了,若是我们有机会反抗,何必苦苦哀求那些人。你看台下那些人的笑容,我真想跳玉山!”

        “一起写吧,写完一起跳!”

        “好!”

        四个人一起悲愤地动笔,但只写了一句,四个人同时抬头看文台下的众人,发现一个更悲伤的事情,所有人竟然全盯着方运一个人看!

        无论是第一桌的大儒或大学士还是远处的妇女孩子,哪怕是那只白色的狐狸都没看他们四人一眼。

        甚至连主持此次文会的卫家主也走到方运身后,一边看方运写字,一边以舌绽春雷念诵,这是之前所有人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不写了!”一人悲愤放下笔,匆匆走到方运身后,伸长脖子看。

        其他三人相互看了看,默默地做出相同的举动,一起走到方运身后。

        卫家主以舌绽春雷念诵标题:“九月九日忆圣墟兄弟……”

        方运继续书写。

        “独在异乡为异客……”

        卫家主念完,众人就见橙黄色的才气自纸面升腾,但升得极少,仅仅两寸,不仅比当世的许多诗词天才差,哪怕跟重阳文会的其他人比都丝毫不出彩。

        “江郎才尽!”小国公低声道。

        雷远庭含笑点点头。

        左席许多人摇头叹息,看似惋惜。

        反观右席之人一言不发,紧张地盯着方运。

        方运徐徐写下第二句,卫家主也慢慢念诵出来,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从未见过的奇景。

        方运每写一字,才气升高五寸,那才气不是涌动,简直像是在飞!

        “每逢佳节倍思亲。”

        这第二句七字写完,纸面的才气整整升高了三尺五寸!

        绝大多数人都被这恐怖的才气成长惊呆了,根本就没人见过这等异象。

        “传说中的一句镇国!”一个进士脱口而出。

        但是那些文位较高的人却没有在乎这才气异象,而是在揣摩这句“每逢佳节倍思亲”。

        文相姜河川忍不住喃喃自语:“思亲之诗千百篇,却抵不过方运七个字。”

        “此句的情感之真、之深,已达返璞归真之境界。辞藻远远不如那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但其中的思念之情竟然毫不逊色。不愧是方镇国,我等写诗千百首,永远也写不出如此真挚却朴素的诗句。”

        “前有‘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后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接着就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前几日更是出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今日再加上‘每逢佳节倍思亲’,方运写情之强,怕是前无古人了。”

        “曹植若是再世,恐怕会亲自摘下‘八斗之冠’,赠予方运吧。”

        在众人的议论中,方运写完全诗。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才气冲破四尺,正式镇国。

        文相姜河川起身,缓缓鼓掌。

        其余人陆续起身,包括武国大儒南宫冷在内,连孙子因方运而死的兵部侍郎童峦都不由自主轻轻点头。

        重阳文会第三次全场起立。(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