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16章 轻重
  • 第416章 轻重

    作品:《儒道至圣

        李繁铭的传书也很快出现:“我们被宗午德带坏了。爱玩爱看就来。。宗家想逼他与你断绝关系,他不想回宗家,却把我们骗到泰山,说既然重阳节有登山的习惯,就应该登泰山!你的事情我知道了,连我家的蠢兔子都不担心你,我更不用担心。输了好,输给大儒不丢脸,大儒赢你才丢脸!不说了,一个女子侧面让我想起了远嫁他乡的姐姐,我忙!”

        “畜生!”方运笑着回复。

        路上方运不断接受和回复传书。

        一路畅通无阻,因为去玉山方向的人远远少于其他四座山的方向,去其他四座山的人以十万计。

        和其余普通城市不同,京城的圣庙格外强大,范围格外宽广。

        普通城市的圣庙力量范围是城墙外几里的地方,但京城圣庙的力量还笼罩百里外的多座要塞,虽然京城的戒备不如玉海城严密,但圣庙的力量更加强大。

        京城也是景国唯一一座有半圣真文镇压的城市。

        玉山在京城十里外,是一片风光秀美的山峰,而京城名门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在玉山有一套别院。

        玉山的任何一座别院都不低于五万两,而最大的别院甚至价值上千万两。

        出了京城,玉山越来越近,方运放下其他,握着杨玉环的手,在车厢内一起望着玉山,低声说话。

        杨玉环道:“这山和咱们济县的济陵差不多。”

        “嗯,形状很像。”实际方运心中觉得差别很大,但既然这种事无关紧要,不如顺着杨玉环的意思说,让一个人高兴总比让两人都不高兴好。

        山的形状如何。永远不如杨玉环的心情重要。

        杨玉环接口道:“嗯,看到这山我就想起你那首《济县早行》,连我这个不懂诗的女人都觉得写得真好。”

        “嗯,别人夸我不在乎,可玉环姐夸我。我心里喜欢。”方运道。

        杨玉环轻轻一笑。脸上满满都是幸福。

        奴奴立刻直立起来,用小爪子指着自己求夸,被方运伸手按回怀里。

        方运继续陪着杨玉环说话。很快来到玉山脚下,此地已经停了上万辆马车。

        方运先跳下马车,杨玉环正要弯腰下车,方运伸出手臂把她横抱在身前,然后弯腰慢慢放在地上。

        杨玉环在被抱起的一瞬间轻呼一声。然后急忙捂着嘴。

        双脚落地后,杨玉环一直低着头,脸红到脖子根。

        奴奴迈着优雅的步子走来走去,仰头看着杨玉环,很好奇她为什么害羞,想了好一会儿也想不明白,干脆跳到方运怀里冲杨玉环嘤嘤叫着。让她看看自己就被方运抱着,一点都不害羞。

        方运伸手去牵杨玉环的手,慢慢向前走

        玉山绿树成荫,环境优美,一条青色石阶沿着山坡向上蜿蜒。直到消失不见。

        石阶下面有许许多多衣衫单薄的壮汉,他们的身边有一些抬椅。

        方运抬头向上看,正在向上攀登的有几百人,可坐抬椅的不过十数人。

        许多抬夫正坐在山脚发愁。

        方运拉着杨玉环向一处四人抬椅走去,边走边道:“你身子弱,去坐四人抬的抬椅,比两人的平稳。”

        杨玉环急忙拒绝:“不坐!干嘛花那么多冤枉钱?再说了,我怎么好意思让人抬着,我又不是官老爷。”

        “怎么,难道你让我背你上去?”方运道。

        “这更使不得!”杨玉环紧张地盯着方运,生怕方运真背她上去,要是真发生这种事,不知道多少人会指责两人不守礼教。

        “既然这个更使不得,那你就只能选择前者。”方运笑道。

        杨玉环连连摇头道:“我不是少奶奶,我不习惯被人抬着,他们挺可怜的。”

        方运正色道:“他们不需要可怜,付出自己的力量获得报酬,与满朝官员、与商贾农工毫无区别。你非要可怜他们,那我问问你,让他们在这里白等一天回去饿着肚子好,还是选其中四个人,让他们付出力量换取报酬,回去让一家人吃饱穿暖好?”

        杨玉环愣住,很快微微一笑,道:“小运真是长大了,知道姐姐都不懂的道理。嗯,我明白了。”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我也选一个四人抬椅。”

        方运好奇地回头望,就见一个头戴黑纱的女人站在那里,女人的整张面庞都被黑纱挡住,看不清她的模样,只是隐隐觉得这个女人很有气势。

        “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立刻带着黑纱女人前去找寻抬椅。

        方运又看了那女人一眼,然后带着杨玉环来到一张抬椅边,跟四个人谈好价钱,然后一起上山。

        四人的抬椅虽然稳健,但仍然在不断晃悠,杨玉环右手扶着扶手,左手则死死握着方运。

        文侯官印一直轻动,但方运却没有去管,因为都不是加急的传书,他一直紧握杨玉环的手,微笑着与她聊天。

        “玉环姐,我记得你胆子很大,现在怎么这么小了?”

        “晃晃悠悠的,有点怕。”杨玉环的声音有些娇怯,想要收回左手。

        方运却用力握着她的手,微笑道:“没关系,有我在,你不用怕。你看奴奴和小流星,简直没心没肺。”

        杨玉环循着方运的目光看去,就见奴奴正像条小狗是的在石梯上跑上跑下。

        小流星更会玩,先快速飞到高处的台阶上,然后咕噜咕噜地沿着阶梯往下滚,奴奴笑嘻嘻地跟在后面抓。

        附近的人经常会心一笑,登山的路上有这么可爱的小兽陪伴实在是好事。

        方运回头看了看,就见那个蒙面黑纱女人正望向小狐狸,之前的气势也无影无踪,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那女人突然转头,看向更远处的玉山。

        玉山阶梯不仅向上蔓延,也向两侧蔓延,形成道路,通往一栋栋**的别院。每一座别院都被郁郁葱葱的树木包围,幽静神秘。

        方运收回目光,继续握着杨玉环,陪她聊天。

        不多时,人到山顶,方运付了钱,谢过四位抬夫,与杨玉环一起上前走去。

        玉山的山顶非常宽阔,周围是一些建筑房屋,而中间简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广场,有数万人正在等待文会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