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14章 你骗我!
  • 第414章 你骗我!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还礼道:“既然同在学宫学习,那就是同学之谊,直呼方运即可。”

        “不敢不敢……”众人纷纷摆手。

        “既然见过文侯大人,那在下就告辞了。我也已经收到重阳文会的请柬,初九那日,东云州常东云静候文侯大作。”刚才说待方运以恩人的常东云说完,拱手离开。

        其他人见状纷纷告辞,都明白方运可以谦虚,但自己不能真把方运当普通同窗,哪怕是几位豪门之家的人也没有上前把自己名刺给方运,双方的身份和地位相差太多了。

        当众人散去,方运与赵红妆进入第一舍,两个侍女跟着赵红妆。

        经过昨夜和今早的收拾,第一舍换了一副模样,显得更加亲切,更有家的气息,而不仅仅是学子宿舍。

        杨玉环正在房中弹琴,小狐狸抢先一步窜出来跳到方运怀里,然后盯着赵红妆的手看,发现她手里什么好吃的也没有,轻哼一声,不理赵红妆。

        赵红妆无奈一笑,道:“我这就让人去宫里取些点心。”

        奴奴马上蹿到赵红妆肩膀,蹭了蹭她的脸,嘤嘤叫了几声,然后才回方运怀抱。

        方运和赵红妆进入杨玉环的房间,聊了聊之前的事,最后两人去方运的书房。

        “先从围棋开始教吧。”赵红妆说着四处打量房间。

        方运从饮江贝里拿出一套进士文宝棋桌,这棋桌比普通棋盘大一些,长宽都接近两尺。这是在圣墟所得,非常少见,所以方运留在身边。

        赵红妆看了一眼方运的饮江贝,眼中闪过羡慕之色,然后欣喜地接过银白泛紫的棋盘,小心翼翼观察。道:“是阡陌天星棋,手谈斋的珍品,银体紫纹,应该是银桑树妖侯的根部而制。”

        说着,她拉开棋盘桌下面的小抽屉,惊喜地拿出棋罐,轻轻打开,道:“没想到棋罐竟然是老枯藤编的,这些白子更是罕见,都是棋纹贝的。棋纹贝应配黑月石。你那边的不会是黑月石吧?”

        方运拿出自己这边的棋罐,打开盖子,露出一颗颗黑亮的黑月石棋子。

        “好东西!快快带我入棋境,看看到底是什么棋境。”赵红妆说。

        方运笑着拿出一张竹席铺在地上,然后与赵红妆分坐棋桌的两侧,伸手按在棋盘之上,送入才气。

        就见棋盘开始变大,越来越大,最后足足有百丈方圆。而方运与赵红妆如同是棋盘上小小的棋子。

        随后,棋盘开始缩小,但在缩小的过程中,天地四方出现变化。天空晴朗,白云朵朵,四周群山环抱,地面芳草如茵。东侧有一条小瀑布落在水潭,西侧有一片竹林,北侧是一座木屋。而南侧则有仙鹤与梅花鹿,宛如仙境。

        棋盘最后缩小到正常大的时候,周围已经完全变成了山谷美景,两人坐在草地之上。

        “好看!”赵红妆喜道。

        突然,大地震动,到处都是轰隆隆的声音,群山塌陷,地面上升,岩浆四流,最后化为一座巨大的火山。

        两人位于火山口中心的岩石上,而岩石四周是不断冒泡的岩浆,耳边不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那是远处火山爆发的声音。

        赵红道:“原来是双境文宝棋,了不起!”

        方运随手一挥,四周又变回山谷美景,赵红妆感觉不到,但他身为棋盘主人却知道,这山谷美景看似幽静,实则和火焰口一样,一旦发动会形成强大的杀伤力。

        不过方运此刻棋道不足一境,发挥不了文宝棋的完全威力,只能使用基本的棋境。

        “我们便来手谈,请。”方运微笑。

        和后世的围棋不同,古时的围棋是白子先手而黑子后手,方运这边正好是黑子,也懒得像正式围棋一样猜子,让赵红妆先行。

        “那便试试你的棋力。”赵红妆道。

        方运道:“听说你的棋道已近二境,我连一境都不到,还望手下留情。”

        “让你几子?”赵红妆微笑道。

        “还是不让了。万一你输了,那你以后怎么教我?”

        赵红妆笑道:“那便好,这第一局,我无论如何也要胜,否则真没脸教你。”

        “那我尽力而为,让你胜得辛苦些。”方运道。

        赵红妆微微一笑。

        方运对弈次数不多,但早就阅读记住奇书天地的大量棋谱,不仅有后世各国的棋谱,还有圣元大陆的棋谱。

        后世的围棋杀气凛冽,以取胜为王道,而圣元大陆的围棋要配合文宝的作用,首重围困,所以杀气不足但韧性更胜。

        方运心中一动,准备试一试后世最难解围棋定式之一的“大斜式”,虽然无论怎样都会输,但不能乱输。

        赵红妆执白子,落在角星位,随后两人各把两枚棋子布在四个角星位,这就是著名的座子制,之后赵红妆正式落子。

        方运一看,赵红妆的落子中规中矩,选择了圣元大陆常用的飞挂开局,方运没有按照应对的方式落子,而是利用大斜定式应对。

        大斜定式俗称大斜千变,极为复杂,普通初学者最多掌握大斜定式的少数下法,但方运早就过目不忘,大斜定式的所有变化都烙印在脑海里,记得滚瓜烂熟。

        很快,方运发现赵红妆其实在下指导棋,其意不在胜,而是教自己如何落子,这是高手教新手的常用方式。无论何时,有高手下指导棋都让新手求之不得,初学者往往要花钱请高手带自己下指导棋。

        方运微微一笑,自己虽然不常下棋,但赵红妆还是太小看自己了,于是默默地用大斜式布局。

        围棋一般分三个阶段,从开始的“布局”到中期的“中盘”,最后则是“官子”,所谓的“收官”即官子,原意就是表示围棋即将结束。

        一开始赵红妆下得极快,但还没等到中盘,她突然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方运,隐隐有少许怒意,道:“你骗我!”

        “什么?”方运疑惑地看着赵红妆。

        “你的布局如此精妙,我一开始竟然没看出来!等到方才我仔细一算才发现,若不出意外,我的白子会被你屠得一干二净!说,你琴道是不是早就过了二境?”赵红妆眼圈有些发红,没想到方运竟然骗自己。

        方运一愣,忍不住笑道:“你怎么就要哭了?”

        “人家……本宫那么信任你,你还戏耍本宫!”赵红妆抿着嘴。怏怏不乐,她很少对方运自称本宫。

        方运笑道:“你啊,仔细想想,重新看看我的布局,看看有什么问题,实在不行我陪你复盘,重新下一遍。”

        “哦?”赵红妆疑惑地看了一眼方运,然后盯着围棋,开始回忆。

        足足过了一刻钟。赵红妆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你一定是得到过了不起的棋谱,学到一种特别的定式,记了下来。所以才让我觉得你的棋道精妙。但仔细回想,你无论拿子的姿势还是落子的过程,都和新手一般无二,而且你这定式运用的稍显稚嫩。有些地方甚至用得不够好,所以我一开始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精妙的定式。”

        “现在不是‘本宫’了?继续‘人家’吧。”方运笑道。

        赵红妆面色绯红,道:“不准调笑我!我怎么说也是景国大长公主。小国君的姑姑!继续下!布局我输了许多,但不到最后,鹿死谁手或未可知!你不要得意太早!”

        “布局能占先机,我就满足了!不过,你要是不小心输了,可不要哭鼻子。”

        “继续!”赵红妆气鼓鼓的,没想到自己差点被这个比自己又年轻棋道又差的人赢了,幸好在中盘之前发现。

        双方继续下围棋,在中盘初期的时候,方运还有优势,但越往后下,赵红妆的棋力就显现出来,而方运经验不足的弱点也开始暴露。

        换成别人,很快会被赵红妆杀得片甲不留,但方运经过多次才气灌注,哪怕不动用才气,大脑也非赵红妆可比,竟然一直坚持。

        一直下到收官的时候,方运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落子越来越慢,直到最后不小心动用了才气才醒悟。

        方运弃子笑道:“你无才气,却逼得我动用才气,我输了。”

        赵红妆却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方运,道:“一个下了不到五十盘的人把我逼到这种程度,我甚至怀疑我的棋道了。我要是有文胆,下到一半就可能碎成粉末。”

        “哦?你怎知我下围棋不到五十盘?”

        “哼,我之前说过,你下棋的姿势和动作。不过,你果然不一样,别说举人,哪怕是进士像你这样不实战只看棋谱,也不可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

        “多谢公主殿下夸奖。”

        “来,再下一盘!我要让你明白棋道二境的女人的厉害!”赵红妆瞪着方运,秀美的面庞充满斗志。

        方运正要调笑她,却突然想到一个没有才气的女子在棋道上达到二境会付出多么大的努力,于是骄傲一笑,道:“我下一盘必然让你赢得更加吃力,甚至可能让你输!”

        “不信!来!”赵红妆斗志更盛。

        两人立刻开始进行第二盘,这一次方运中规中矩,没有竭尽全力,而赵红妆却全力以赴,在中盘就取得绝对的优势。

        “唉,还是输了,真惨啊。”方运摇头叹气。

        赵红妆咧着嘴开心地笑起来,洁白的贝齿格外醒目。

        “笑不露齿!”

        “你管我!我赢了!”赵红妆挺着白净的颈子得意笑道。

        “来,继续!我要报仇!”(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