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00章 入京城
  • 第400章 入京城

    作品:《儒道至圣

        书山处处有生机,方运便盘坐在山中,闭着眼,背诵《论语》《尚书》《孟子》《荀子》等众圣经典,声音低沉,但字字刚劲有力。

        不多时,方运就发觉自己的声音里多了前所未有的沧桑感。

        方运停下朗诵,无论怎么回忆,都记不得第七山发生了什么,但只要一想到第七山,心里总有些空落落的遗憾之感。

        隐隐约约,方运有些明白,若自己不失去一些,永远得不到最好的,而第七山让似乎让自己经历了失去。

        两个时辰之后,方运只觉天地震动,眨了一下眼睛,发现自己回到圣庙之中。

        “嘶……”

        “呃……”

        圣庙的九十九名举人中过半露出痛苦之色,还有一些人昏迷不醒,只有十多个举人的眼神逐渐由迷茫变得清醒。

        方运急忙闭上眼,然后再睁开眼,装出一副迷茫的样子,心中疑惑不解。

        书山老人已经说了自己不可能记住书山里的一切,可自己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方运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就见一道头发丝细的伤痕横贯手心,泛着淡淡的红色,如同多了一条新的掌纹。

        方运眼前立刻浮现燕赤霞惨死的场面,眼中冒出一团怒火又迅速消散,用力握紧拳头。

        “你们都醒了吗?”一个举人道。

        方运缓缓松开手,微笑道:“醒了,你们过了几山?”

        “唉,我只到二山三阁,想想别人是秀才都能到三山,我堂堂举人只能到这里,真是惭愧。”

        “我还可以,败在三山二阁。”

        “哪怕我们是举人。过三山三阁得文心也极难。不过有了此次书山的经历,我们若考中进士,进入学海后得到文心的机会更大。”

        “文侯大人,您到达第几山?”一个举人问道,其他人也期盼地看着方运。

        “第六山。”方运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有了“口是心非”文心后,说假话张口就来,表情没有一点生硬。

        “不愧是方镇国!哪怕那位颜域空都做不到!第一举人非您莫属了!”

        众人纷纷称赞。

        在众人说话的过程中,方运探查饮江贝。

        发现力量聂小倩的骨灰罐不见了,但多了三种东西。

        一小堆紫干木。比蛟王龙角珍贵数十倍。

        半片月莲,这是连半圣想要得到的神物,至少可延寿三十年。

        第三件则是一片碧绿的叶子,叶子的叶脉是纯银色,煞是好看,方运猜到这应该是进入天树的钥匙。不过既然是举人就可以进,自然在临近突破进士的时候进比较好,先放一段时间。

        圣庙大门缓缓打开,众人说笑着离开。门外站立着大批官员,不乏成名多年的举人和进士,但他们却羡慕地看着这些举人,因为绝大部分官员都没上过书山。

        方运看了看天色。此刻已经是下午时分。

        走出圣庙,方运立刻接到多封传书,其中有文相的传书,说等到书山结束。马上接他去京城。

        方运刚要回复,却看到天边飞来一辆蛟马车,方运心道姜河川的境界恐怕已经不下于文宗。哪怕不知道书山什么时候结束,可却能感知到大概的时间,提前返回。

        众人弯腰迎接文相座驾。

        文相姜河川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散披在身后,须眉洁白,面带和煦的微笑,道:“我也不多言,为防夜长梦多,我即可带方运回京城。不过我倒想问问,方运你到了书山何处?”

        “第六山。”方运心里却加上“还有第七山”。

        “好!”众人齐声称赞。

        “虽然只有通过第六山才得文心,但也算不凡。若方运成为十国国首,必然可得那‘口是心非’。”

        方运微微低着头,在别人眼里是谦虚之态,可实际却因不能说实话而无奈。

        葛州牧道:“文相大人,方运必然会得学宫圣庙庇护吧?”

        “那是自然,来之前我已与太后定好,圣庙待方运如太子,你们这些江州官员放心了吧?”文相微笑道。

        众人大喜,孙知府道:“既然待方运如太子,那只要在京城范围之内,哪怕大妖王都别想伤方运分毫。”

        “方运,你有何准备?”姜河川问。

        方运道:“请问大人,可否先去玉海城接玉环姐同去京城?”

        “那我便以平步青云载你去玉海城,然后以飞页空舟载你和家人前去京城。你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确需要亲近的人。至于其他人,太后会帮你挑选,以防宵小混入其中。”姜河川道。

        方运心道都说这位文相坦荡,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这种事明显不适合当众说,但文相却丝毫不在乎,这种人在圣道上必然比左相走得远,但在庙堂上必然不如左相。

        “谢大人。”方运道。

        姜河川向众人微微点头,便带着方运踏上平步青云,快速向玉海城飞去。

        飞到空中,文相背负双手望着天际,道:“你过了几山?”

        方运轻咳一声,道:“您老果然目光如炬,我已经过了第七山。”

        “好!”文相的声音陡然提高,背在身后的双手用力握紧又缓缓松开。

        “侥幸。”

        “这种话就不要说了。到了京城后,你将在学宫范围内的宅院居住。景国学宫乃是城中之城,比一些县城更大,你在其中非常安全。”

        “学生记下。”

        “明日之后,你便成为景国学宫的上舍弟子。”

        方运一愣,道:“那上舍之下可是内舍,内舍之下可是外舍?”

        “自然。”

        方运记得很清楚,宋朝时期王安石创造了三舍法,把太学的学生从低到高分为外舍、内舍和上舍,没想到这里也有差不多的分类。

        “景国学宫聚集京城、其他州府甚至外国的学子,文位最低是举人,甚至还有一些为争取进入圣院而努力的进士,你到了那里便可大展宏图。”

        “学生明白。”

        不多时,两人飞到玉海城的上空,方运指路,姜河川控制白云落在方家的宅院,之后使用飞页空舟搭在杨玉环、江婆子和方大牛, 还有小狐狸以及小流星。

        飞页空舟一路风驰电掣,而方运没有浪费时间,不断向文相请教一些经义和圣道方面的学问。

        在太阳即将下山的时候,飞页空舟来到京城外。

        方运从高空见过玉海城的整齐,见过孔城的庞大,这京城的风格则略有不同,如同一座全副武装的堡垒。

        飞页空舟缓缓下降,落在学宫的一处院子中。

        姜河川嘱咐了一些事项便离开,由太后指派的女官负责方运一家安置。

        不一会儿,赵红妆发来传书。(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