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96章 半部金经
  • 第396章 半部金经

    作品:《儒道至圣

        书院广场中静了下来,但后院依旧传来阵阵喊杀声。 看最新最全

        “方官人……”白素贞转身看着方运,脸上是灿烂的笑容,眼中噙着感动的泪水。

        那些文人却警惕地看着方运,尤其是最先开口的航州知府蔡禾。

        “原来你就方运,你为何与妖族勾结?”蔡禾大声喝问。

        “勾结妖族?圣院明文规定,我人族应当与星妖蛮一族交好,你如此攻击一个星妖蛮,是在亵渎圣院!”

        “此女手持龙王符令路过航州,我怀疑她要为祸人族,让她交出全身之物接受检查,哪知她肆意妄为,违背律法,我自然要将她绳之以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不用说区区妖帅。”

        方运冷冷一笑,望着满场的读书人,道:“你们扪心自问,素贞除了奈何不了三个进士,杀你们谁不是易如反掌?她宁可被你们围杀也不杀人,你们用文胆和文宫发誓,你们攻击她的时候心中无愧吗?”

        许多读书人惭愧地低下头。

        蔡禾道:“只要她愿意把周身的物品拿出来接受检查,若是没有问题,我必放她离开。”

        方运一边向前走一边道:“这话可是你说的!素贞,你不是要给我月莲吗?现在给我,还有身上的气血含湖贝,一并给我,我倒要看看他们在你身上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蔡禾厉声道:“放肆!这里是航州城,你一个小小的举人安敢撒野!速速退下!”

        “我是小小的举人,但也是圣院的举人!一个知府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下如何拿我!你当自己是刑殿之人?”方运毫不客气回敬蔡禾。

        蔡禾哑口无言。

        他身旁的两个进士相视一眼,一起摇头。

        数百读书人正看着。

        方运走到白素贞面前,然后看向蔡禾,道:“蔡知府,我不追究你‘不知’她为救我而来,此事就此罢手。如何?”

        蔡禾目光闪动,看了看其余两个进士。

        其余两个进士摇了摇头。

        方运道:“半片月莲或许是连大儒都为之垂涎之物,但你们可有机会享用?万一引发星妖蛮众怒和士子攻击,你们文胆不碎,我自碎文胆!”

        三个进士面露怒容,蔡禾道:“我们不过是秉公执法,你竟然要挑动他人?”

        “她既然有龙王符令,和龙族关系如何你们必然知晓。同时得罪星妖蛮、士子和龙族,你们文胆真大!”

        三个进士相互看了看,最后蔡禾一咬牙。厉声道:“包围两人!必须彻查清楚。”

        “赤霞徒儿在何处?”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中蕴藏着无尽的怒火,龙王符令形成的水龙瞬间崩溃,那些虾兵蟹将被无形的力量吹回江中,每一个人都丧失战意。

        与此同时,天际出现一朵白云,白云之上站着一位身穿紫色衣袍的老人,此人中等身材,有一脸黑乎乎的络腮胡。

        “是大儒蒲松龄!”

        “他找燕赤霞作甚?燕兄不是在值守南若林吗?”

        方运心道这位大儒就算要来也不应该这种时候来。难道是那神秘白袍人的缘故?

        在众人分神之际,白素贞把一个玉盒塞到方运手中,方运猜测应该是装月莲的盒子。

        月莲极为珍贵,哪怕只有半片。也可延寿三十年以上。

        吃过一次延寿果的人再吃延寿果则毫无用处,但可服用月莲增加寿命。

        增寿宝物永远最为昂贵。

        方运也不知道这月莲和紫干木能不能带出书山,便随手放入饮江贝中。

        那蒲松龄以极快的速度飞来,从天空降下。

        “见过大人。”众人纷纷作揖问候。

        “无需多言。赤霞在何处?”

        方运轻声一叹,道:“燕兄为了助我,被一个神秘白袍人杀死。”

        “神秘白袍人?为了助你?你从头到尾说一遍!”蒲松龄眼中充满怒意。十里内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其余读书人眼中充满了敬畏。

        于是,方运就把事情的经过详说一遍。

        听到方运讲述杀死树妖姥姥的时候,近半的读书人收起笔墨纸砚。

        在方运说完燕赤霞尸骨无存后,剩余的读书人用最快的速度收起笔墨纸砚,彻底放弃战斗。

        以蔡禾为首的三个进士看到这一幕,不得不连声叹息。

        听完方运之语,蒲松龄冷声道:“哼!杀妖灭蛮不行,欺凌盟友的手段倒很擅长!此事我决定了,这白素贞毫无问题,方运更是我人族中举人的典范! ”

        蔡禾三人不得不向方运行礼道歉。

        “你们下去吧,我有话要问方运。”蒲松龄道。

        其余人纷纷散去,白素贞站在附近。

        “学生见过蒲大人。”方运道。

        “此人可有特别之处?”

        方运想到那根头发,临时改口,就随便说了几句,并没有认真描述,甚至没有说白袍人变成头发,只是说白袍人可能在最后逃脱。

        “以我所见,那人应该只是分身,那人的本体有着不下于我的力量。”蒲松龄道。

        “好了,我这就离开寻找那人的踪迹,你们安全了。”

        蒲松龄的话音刚落,方运就发现天旋地转,一眨眼,自己出现在一片似曾相识的虚空中。

        在极遥远的天边有一些树枝,而组成树叶的是一颗颗星辰,方运记得和上一次一样,至今无法看到这颗星辰巨树的全貌。

        方运松了口气,第六山已过。

        随后,一颗星辰从树上掉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来,钻入方运的文宫中。

        方运有些奇怪,因为得“奋笔疾书”文心的时候,是光芒入文宫,而得“才高八斗”的时候,似乎是一颗星辰入文宫。这次的口是心非跟后者极为类似,但声势没有那么浩大。

        方运神念入文宫,就见自己的壁画上多了一盏油灯,形成文心灯火,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方运立刻知晓,这就是上品文心“口是心非”,在使用战诗词的时候,可以“弄假”,一开始念诵出的战诗词是假的,迷惑敌人。但写到一半后才会出现真正的战诗词。

        同时,也可“转诗”,在书写战诗词的时候若是发觉敌人有新的变化,用旧诗词难以攻击到,可以迅速转成其他诗词。

        方运仔细观察三盏文心灯火,“才高八斗”的红色灯火最小,但也最凝实,另外两者远远不能比。

        而“奋笔疾书”的灯火比初得时大了一圈,有着明显的成长。

        方运有些诧异。因为没人知道上品文心之上是什么,更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而这“口是心非”虽然也是初得,但灯火比现在的奋笔疾书还大一些,明显有极大的异常。

        方运想起金山书院的经过。自己见到蔡禾后断不可能如此轻松,必然有经历一战或者耗费什么文宝或手段,但因为白袍人的插手,导致大儒蒲松龄前来。让自己提前过了六山。

        之所以能得上品文心,除了杀那白袍人极为困难,恐怕也有补偿的意味在其中。

        眼前逐渐恢复明亮。方运看到自己站在第六山上。

        书山无比寂静,所有人静静地等待,连在书山上思考题目的人也罢手,因为没人知道方运到底是通过还是失败。

        方运定了定神,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走,走向第七山。

        山下传来数万举人的祝贺声。

        通过索桥,方运踏上第七山。

        书山老人出现在前方,此刻老人的脸拉得老长,极为不悦。

        “是我的疏忽,不过,你的文心会更早成圣品,对你帮助极大,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

        方运记下圣品文心,随后道:“那人是谁?”

        书山老人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亦不能过于干涉孔子文界,而且他竟然以孔子圣血突破书山阻碍,我更难以查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警示蒲松龄前去,提前结束此次考验,再多是万万不能。”

        方运没想到那人竟然下了如此大的本钱,孔子圣血价值无可估量,当年妖蛮迟迟攻不下两界山,孔子圣血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方运想把那根头发拿出来让书山老人一观,却发现自己现在位于书山里,拿不出头发。

        方运只得道:“谢过老先生,若有机会,必当厚报。”

        “不过他亦有大损失,我却不知你如何做到。”

        方运道:“是的,他死后我登阶梯的时候有所发现,我对《尚书》的理解似乎更胜一筹。”

        之前方运登山的时候停了片刻,就是发现自己奇书天地中的《尚书》的文字有变,凡是白袍人念诵过的《尚书》内容,其文字周边多了一层金色的描边,这是对一部经书理解到达极致才可能有的现象,俗称的“金经”,偶尔也泛指所有的重要经典。

        所有书籍中都无此金色描边,唯独这《尚书》在白袍人死后有变,方运猜到是奇书天地强行剥夺了那白袍人的力量,这对大学士和大儒之路极为重要。

        《尚书》共分虞书、夏书、商书和周书共四卷,虞书记载的年代最久,夏书次之,所以最为深奥,可那白袍人偏偏读完,让方运捡了巨大的便宜,省了数年的光阴。

        孔子甚至曾言,《尚书》之秘,还在《春秋》之上,作为万世第一史书,是每个大儒乃至众圣必然精研之书,乃是历史长河之源头。不过《尚书》至今有所残缺,孔子曾言《尚书》应有五卷,最重要的第一卷被巨大的力量掩盖,连他都无法见到。(未完待续。。)

        ps:  抱歉,昨夜凌晨写完,但宽带突然中断。

        其实前几天网络就不稳,经常断,打电话报了故障,对方说就这样,遇到冷热变化没办法,是路线问题。联通跟小区物业一直没谈拢,似乎进户需要钱,不然早就光纤了。唉……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