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95章 燃发
  • 第395章 燃发

    作品:《儒道至圣

        “我是此地人,读书百余年。”那白袍人缓缓道。

        方运道:“我大概明白了,不过你能走到这里,怕是花了不少力气!”

        “我不喜废话。这金山书院,你不能去。”

        方运道:“阁下既然知道我在登第六山,如此逼迫,实乃与妖蛮无异!”

        白袍人不说话。

        “阁下既然不说话,那便是不再阻拦,多谢阁下。”

        方运抬脚要走,那白袍人再度发话。

        “你今日不应过,文心也不应得。”

        “我得不得,不是由你来决定,而是由书山来决定。”

        “我在这里,你不能得!”白袍人的语气斩钉截铁。

        燕赤霞奇道:“你这人好不讲道理!方运若是有错,你或斥责,或惩戒,可你平白无故断他前路,害他不能救友人,未免太过。”

        方运道:“此人……是天外客,不是此地人。”

        “方贤弟放心,若他不让,我们闯过去便是!我说护送你到书院便一定送到,不能在门前功亏一篑。”

        方运点点头,踏上石阶向前走,边走边道:“希望阁下让行,否则无论我今日得不得,他日必定要讨回公道!”

        方运见那白袍人微微低下头,继续背对着自己,双手捧着什么,随后开始低声朗诵。

        “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

        白袍人诵读的正是《尚书》的内容,记载了上古时期王和贵族的讲话,是世界最古老的史书,经过孔圣编修,是众圣经典之一。

        整部书晦涩难懂,不到大学士,无人敢精研攻读,当年连孔子的亲传弟子都在学业有成后才敢精研。大学士之下的读书人只是背诵全文,理解其表面的意思,无法挖掘其中蕴含的真正意义。

        方运听着《尚书》的内容,竟然不由自主双手垂下,低着头,如同学生受训一样。

        此时此刻,方运彻底忘记了崔莺莺和聂小倩,更不记得有什么白娘子,甚至连书山都被遗忘。

        每听到一个字,方运都会本能地进行分析。用自己所学的一切去解读听到的字句。

        《尚书》字字微言大义,如石中黄金,不可轻易伸手取之,需用复杂的手段与工具才能提炼。若手段不明,工具不利,石中淘金不过痴心妄想。

        方运却激发了读书人的本性,被这神秘古奥的文字吸引,逐字逐句研究。

        那人读的内容越来越多,方运往往前面的没理解就不得不感悟后面的内容。如同漏碗盛水,水越多,漏得越多,永远不满。

        燕赤霞和方运一样。神情恍惚,开始研究《尚书》中的义理。

        过了片刻,燕赤霞腰中一物突然一动,一片金光外散。护住燕赤霞。

        燕赤霞目光一清,发现方运呆立原地面孔木讷,仿佛失了魂。顿时怒发冲冠。

        “妖蛮化人意图加害,我燕赤霞岂能容你!我说送方运到金山书院,便是耗尽一切亦在所不惜!身之所在,义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十年之寿,换天地正气!”

        燕赤霞口吐鲜血,以碧血丹心出口成章,吟诵进士战诗《白马篇》,乃是一代才子曹植所作,诗出四句可唤出白马将军,直到诵读完,白马将军的力量会达到最强。

        周围天地元气涌动,白马将军刚一出现就身披金甲,手持神弓,全身散发着淡淡的浩然正气。

        那白袍人只是轻哼一声,白马将军竟然突然消散,而《白马篇》彻底中断。

        “你竟然……”燕赤霞眼中更加悲愤,再次怒吼,“身之所在,义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十年之寿,再换天地正气!”

        燕赤霞再次吐血,吟诵自己所作的进士战诗《荡妖志》,凝聚成一把血色的灭妖之剑,散发着比之前白马将军更强大的天地正气的气息,就要斩杀前方白袍人。

        那白袍人只是轻轻动了动手指,灭妖之剑竟然突然掉转剑身,对着燕赤霞的左肩切下。

        燕赤霞的整条左臂飞了出去,血流如注,随后被才气止住

        “好!好!好!人族燕赤霞,为方贤弟,三请天地正气!”

        暗红色的血液自燕赤霞的嘴角流出,流得缓慢,却一直不停。

        “少年自负凌云笔……”

        燕赤霞再度诵出《荡妖志》,再一次凝聚成灭妖之剑,但在灭妖之剑即将飞出的时候,那白袍人念诵《尚书》的声音突然加重,随后灭妖之剑炸开,燕赤霞下意识用另一条手臂去挡,整条右臂被炸烂,一截小臂飞了出去。

        那白袍人念诵《尚书》的声音又恢复正常,声音变得有些柔和,仿佛在规劝燕赤霞收手。

        燕赤霞怒火攻心,文宫震荡,任由鲜血从嘴角流出,道:“我燕赤霞斩尽万妖,但有言出,绝无回头!方运助我杀树妖,我必送他入书院!人族燕赤霞,四请天地正气!”

        天空轻轻一震,元气狂暴,一股宏大的声音响了一声,如巨象长鸣,又如巨鼓轻震。

        燕赤霞的鼻子和双眼中缓缓流出殷红的鲜血,缓缓地出口成章:“少……年……自……”

        新的灭妖之剑浮现在半空。

        待燕赤霞诵出最后一个字,灭妖之剑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出去,直取白袍人的后脑。

        白袍人突然伸出右手,用两根手指夹住灭妖之剑,拥有四重碧血丹心力量的进士战诗所化的力量在两根手指间毫无反抗之力。

        “你……”

        不等燕赤霞说完,白袍人夹断灭妖剑,其中半截血色的光剑向后疾飞,掠过燕赤霞的右腿膝盖。

        燕赤霞身体一歪倒在地,死死咬着牙,口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满脸蜡黄,汗水如流。

        “我……燕!赤!霞!五请天地正气,以我之余寿,践我之承诺!少年自负凌云笔……”

        乌云滚滚涌来。狂风大作。

        燕赤霞全身浴血,单腿而立徐徐站立起来,明明已经身受重伤,但却容光焕发,身体表面散发着乳白色的微光,如同天之贤者、人族先知。

        燕赤霞再度出口成章《荡妖志》,新的灭妖之剑形成,不再是血色,而是堂堂正正的黄金之剑,王者之器。

        他腰间飞出一张金色圣页。飘飘荡荡飞到半空,融入那灭妖之剑。

        与此同时,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从方运的饮江贝中出现,一身白衣,清秀无双,但目光无比坚决。

        “我也助方郎!”聂完纵身跳入那灭妖之剑中。

        灭妖之剑毫无变化,但千里之内乌云排空,狂风静止,万邪哀嚎。

        “告辞!”燕赤霞微微低下头。

        嗖地一声。灭妖之剑刺入白袍人的后心,洞穿他的身体,没入石阶之中。

        “罢了,罢了……”

        白袍人的身体消失。半空中只剩一根两尺长的长发,一边飘荡,一边慢慢燃烧。

        方运身体一动,目光茫然。随后轻轻眨眼,目光清澈,疑惑地看了看前面飘荡燃烧的长发。又看了看身边失去双臂、独腿站立的燕赤霞。

        方运面色大变,脑海立刻浮现缺失的回忆,发现方才在听《尚书》的时候竟然还有燕赤霞和聂小倩的声音。

        “燕兄!小倩!”方运心如刀绞,伸手扶住燕赤霞。

        燕赤霞低着头,嘴角噙着笑意,只是再也不能开口。

        燕赤霞身上的白光散尽,一阵风吹来,身体化为飞灰消散。

        “燕兄!”方运大喊一声,伸手去抓,却什么都抓不到。

        方运猛地转身,迈步登上阶梯,伸手抓住那根只剩半尺长的头发。

        一股比火山深处更炎热、比天空的太阳更有威严的力量自那头发之上爆发,方运如同被巨象踢中的皮球一样倒飞出去。

        方运手里死死抓着那根长发。

        长发还在燃烧,方运的手掌上散发着血肉焦糊的气味。

        方运没有松手。

        “奇书天地,助我!”方运在心中吼叫。

        燃烧的头发无声无息的消失,随后方运看到在漆黑的奇书天地中,一根纤细的头发奋力挣扎,最终被更强大的力量压制,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中。

        头发不再燃烧。

        “不管是谁,我一定要找到你!誓报今日之仇!”方运眼中恨意滔天。

        方运低头看了看右手之上横贯掌心的烧伤,用力握住,抬起头看着山顶的书院,撩起袍子迈步攀登阶梯。

        方运周身依旧荡漾着燕赤霞残存的天地正气。

        走了十几步,方运突然停下,然后又继续向前走。

        那巨大的水龙依旧缠住整座山峰,没有对方运造成丝毫阻碍。

        不多时,方运登上最后一阶石梯,透过金山书院的正门,向前看去。

        就见数以百计的读书人站在书院广场的各处,不断使用战诗词展开攻击,而在书院广场的中心,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美妇人,

        美妇人周身环绕着许多青色的碎片,这些碎片或合或分,不断抵挡四处的攻击。

        除了战诗词,美妇人附近还有三把唇枪舌剑飞来飞去,其中两把唇枪舌剑已然破损。

        “住手!”方运大喝一声。

        那白素贞身体一抖,吓得急忙捂着耳朵。

        其余读书人欣喜若狂。

        “是天地正气!”

        “此人竟然携天地正气而来,至少也是大儒亲传!”

        “这个蛇妖走不了了!”

        所有人停下手,但那三把唇枪舌剑依旧悬浮在白素贞的附近,虎视眈眈。

        “来者何人?”一个威严老者沉声问,他身穿进士剑袍,而他身边的两人穿着同样的衣服。

        “举人方运,来接救命恩人回家。”(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