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81章 二上书山
  • 第381章 二上书山

    作品:《儒道至圣

        “鬼亦有情啊。”颜域空第一个看完,把最后一页递出去。

        众人陆续看完,许多人还沉浸在聂小倩与宁采臣的爱情故事中。

        在圣元大陆,小说家并不受重视,哪怕有小说也大都是以教化为主,像之前的《西厢记》《白蛇传》等虽然也有教育人的思想,但总体来说以故事为主,所以才备受世人欢迎,销量惊人。

        “《倩女幽魂》的故事丝毫不下于《西厢记》和《白蛇传》,方运有重振小说家之能。”贾经安道。

        唐大掌柜突然道:“既然龟妖将之事已经解禁,你何不写一篇《白蛇后传》,把那书生与白蛇的真实事情记载下来,流传后世?”

        方运道:“好,那我就写一篇后传,与以后印刷的《白蛇传》一起出版。”

        方运回屋写了一篇两千余字的《白蛇后传》交给唐大掌柜,唐大掌柜则拿着三份文稿快步离开,说明日就能在全国各地同时刊发!

        方运知道以玄庭书行的能力可以做到,不过他并不在意刊发时间。

        傍晚时分,方运与众友人共赴望江楼,参与庆功宴。

        所有人都以为方运会在庆功宴上写一篇好诗词,但方运却说今日只是庆功加赔罪,不写诗文,众人只好作罢。

        望江楼是大源府有名的大酒楼,许多文人墨客在此楼留名,而今日因为方运包下整座酒楼,大源府所有有地位的文人都前来祝贺。

        也不知谁把方运在望江楼宴客的事说出去,引得大源城大量文人士子不请自来,让望江楼的人越来越多,于是整座望江楼竟不知不觉演变成一场文会。

        方运打定主意今日要低调,先宣布自己今日不写诗词,然后说今日文会的彩头都是他出,分为秀才和举人两场比试。每场的第一名可得他的一幅字联,第二名可得千两白银,第三名得五百两。

        方运的饮江贝里的东西呈两极分化,要么就是各种极为贵重的物品,像进士文宝、神秘石头等等,要么就是各种普通的器具,现在还真没办法拿出适合的彩头,只能出千两白银。

        对方运来说这东西不值钱,但普通秀才举人来说千两白银乃是巨款,更不用说方运的亲笔字联。

        在江州。尤其在大源府和玉海府两地,许多迷信的老人把方运当成文曲星下凡,已经有数千家人给方运立牌位,早晚参拜一次,祈求儿孙能得方运保佑,考上举人。

        一传十,十传百,更多的秀才举人前来望江楼,最后整座望江楼的人实在太多。那些写完诗文的书生只能离开,在门外等待最后的结果。

        到了深夜,众人评出了秀才和举人的前三。

        “请方文侯赠字联!”主持文会的孙知府说完,方运从二楼走下。挤在楼梯的人纷纷站到一侧让路,下面的人也让开一条通往正堂中心的道路。

        正堂内从被秀才和举人们堵得水泄不通,门外的许多人伸长了脖子向里看,最外面的人不得不蹦着高看。

        方运来到正中的桌子后面。向四处的人拱手,笔墨纸都已经准备好,连字联用的纸张也分了长中短三种。任方运选。

        方运提起笔,环视四周,道:“这几天发生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能来此处想必都支持我方某人。那些恨不得我弃考的,大概没有那么厚的面皮前来。”

        众人轻笑。

        “在我演苦肉计之时,外界发生的事情都一清二楚,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磨砺。谢谢那些攻击我的人,因为你们让我更加强大,文胆弥坚!”

        赞声一片。

        “我这几日感慨万千,要说的话很多,但既然太多,便不说了,写一副字联来表达我对诸位的谢意!”

        方运说完,提笔写下两幅字联。

        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这幅字联并非是对联,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却无比真切,每个人看后都是轻轻一叹,的确,此次圣笔评等事件正是患难见真情,正是日久见人心。

        这些字句并非多么深奥,但只要真实就够了。

        许多上了年纪的人细细咀嚼这几句话,越发觉得有道理,尤其是第一句乃是简化孔圣之言。

        方运又写了一遍,一副给秀才魁首,一副给举人魁首,随后众人高声欢呼。

        到了深夜,庆功宴结束,读书人们恋恋不舍离开,许多人交换了名刺,而方运收到的名刺堆放在饮江贝一处,足足半人高。

        有了名刺,就可以给其主人发送紧急传书,也可以直接用这些名刺拜访他们的友人,是拓宽人脉的主要方式之一。

        在回家的路上,方运收到陈溪笔的传书。

        “康王家的小国公发来传书,询问管长俞因何故被关押。我已经禀报芦大都督,芦大都督说勋贵不得干政,若小国公再敢如此,必然上奏章参他一本。”

        方运坐在马车上深思。

        康王子女众多,但只有两个王子地位极高,其他人几乎毫无权力。

        一个是康王世子,乃是康王上一任王妃所生,是康王的法定继承人,但其母已经逝世。

        另一个就是小国公,他是康王新王妃所生,而新王妃是练圣世家之人,小国公可是当今练圣世家的亲外孙,地位显赫,不仅仅是普通的勋贵那么简单,同时也是一位有学问的举人。

        方运却没想到小国公如此精明,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传书要求放人,但却只是询问,这实际和要求放人没什么区别,但可以避开监察院御史们的责难。而芦宏毅的反应反而有些过激,不应该如此直接说出来。

        陈溪笔发来传书,显然是担心小国公的势力,询问是否放走管长俞。

        方运回复道:“不关满一个月绝不放人!”

        没过多久,蔡禾发来传书。

        “有老友给我传书,希望我劝说你放掉管长俞,给小国公一个面子。你是怎么想的?”

        “他要面子,我方运都不要了?敢抢我的延寿果,就是这个代价!除非管长俞的长辈亲自登门认错,否则此事绝无回旋的余地!”方运的回复毫不客气。

        蔡禾看了方运的回复,轻叹一声。

        文相姜河川盘坐在河边,双目紧闭,须眉皆白,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散披在身后,望之不似凡人。

        “他拒绝了?”姜河川闭着眼道。

        “是的。唉,区区小事。何至于与练家家主的外孙闹僵。”

        “所以他将来走的比你远!他若是在童生、在秀才之时,可敢如此?”

        “那时他倒是不敢惹这等人物。”

        “到了举人若是还不改变,以后便没机会了。好。此子比你有出息。”

        蔡禾抱怨道:“我可是您的学生,好不容易扛着五百斤重的桌子送您,您怎么夸起外人来了?”

        “少废话,继续体悟悟道河!”文相一挥手,蔡禾的后背被无形的力量撞中,身体不由自主向前冲去,栽进悟道河里。

        蔡禾蹲在齐腰深的河水里。露出脑袋,委屈地看着闭目的姜河川,只有他们这些亲传弟子才知道,这位德高望重的文相教育起弟子来可从不手软。

        “以后有方运的好东西我自己留着!”蔡禾心想。

        因为明日就要上书山。方运滴酒未沾,回到家后和往常一样读书。

        在成为童生前读书,更多的是枯燥,考验的是人的耐力。但文位越高,读书给人带来的感觉越强烈。

        现在方运每一次领悟新的学问,精神上都会有一种异常舒服的感觉。犹如得到心灵的洗礼。

        到了一定程度,那种感觉就不再强烈,而是变得犹如美酒一样醇香悠长,甚至让人微醺。

        每一次领悟,都仿佛是一次精神上的蜕变。

        读完书后,方运提前睡下,睡了两个时辰后,天空放亮,起床洗漱吃饭。

        那些圣墟友人纷纷前来,一起结伴去文院。

        文院门前依旧热闹,但比科举那天则差了许多。

        方运辞别送他的友人,进入州文院。

        凡是在举人榜二十位之后的举人,见到方运无比恭敬地或称文侯,或称方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时辰一到,众人进入圣庙正殿。

        随后正殿大门关闭。

        眼前一黑一亮,方运不由自主眨了一下眼,看到了熟悉的场景。

        脚下是绿油油的草地,前方有一条小河,河对面是九座青山,一座更比一座高。远处的天空湛蓝,外国国君进京前大儒动用力量扫尽尘埃后的天空也不过如此。

        方运微微一笑,但随后露出迷茫之色,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还记得书山。

        三万余举人站在碧绿的草坪上,一些沉不住气的举人大呼小叫,不断摸自己的身体,但大部分举人都不动声色仔细打量周围。

        绝大多数人都在警惕,但突然一人以舌绽春雷大声道:“方镇国何在?”

        方运身边大都是景国的举人,他们下意识向方运靠拢,保护住方运,面朝那人。

        不等方运开口,一个举人大声道:“你找方文侯何事?”

        “景国口音?哈哈,自然是谢谢他!我们司州录取五百举人,书山原本只取一百举人,我恰恰排第一百零一,若无方运,我一生也望进入书山,自然是要谢谢这个大恩人!”

        景国的举人回头看方运。

        方运笑着冲那人一拱手,道:“方运在此,兄台要谢,也应该谢众圣,他们才说的算。”

        那大汉却一本正经向方运弯腰作揖,然后道:“启国司州曲正祥,谢过方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