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74章 以杀止杀
  • 第374章 以杀止杀

    作品:《儒道至圣

        放榜之后一切按部就班进行,方运顺利完成才气洗礼。顶点 小说 www.23us.com

        这一次才气灌顶和之前一样,方运醒来之后,周围空无一人。

        方运转身,就见门口的众多新晋举子面带熟悉的羡慕之色。

        对别的举人来说,这是第三次才气灌注,但对方运来说,却是整整第六次!

        三次圣前,三次科举,而且每一次在圣庙获得的才气都远超同辈。

        大学士也不过得六次才气灌顶而已。

        方运向那些人微微点头,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闭上双目,体悟第六次才气灌顶。

        文宫出现了变化。

        以前的文宫表面粗糙原始,有一种蛮荒的气息,但现在仿佛更退一步,文宫的外墙竟然处处有裂缝,裂缝里流动着火红的岩浆,犹如火山口一样。

        这岩浆散发着奇异的气息,既有焚毁万物之力,又有孕育万物之能,使得文宫墙壁远比之前坚固百倍!

        别人不懂这是什么,若是半圣一看便知,这是一颗星球刚成形不久的样子,方运自然也知晓。

        方运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是人族的记载还是古妖传承,都没有这种文宫的记录。

        新的文宫充满了力量,方运知道是好事,既然实在想不明白,便不再多想。

        第二个大变化是壁画。

        原本的壁画和方运记忆里的传说一样,有黄帝统一华夏、神农尝百草等等人族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全都是远古时期的传说,以皇帝为首的人物甚至被正史《史记》载入。

        可是现在的壁画全部被未知的力量扭曲,起伏错乱,如同是孩子胡乱涂抹似的,什么都看不出来,几乎完全废了。

        方运的神念分身走过去。抚摸壁画,却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反而觉得这些错乱的壁画孕育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第三个大变化,是文宫中的文曲星光更加浓郁,增加了整整十倍。

        每个文人无论做什么,都会影响文宫和文胆,无论是与敌人战斗,还是文斗文比,都会有强弱不一的损伤,若是修养一阵。便可更上一层楼,但若受到持续的严重创伤,会减少寿命,半圣和亚圣哪怕有延寿果也无法延寿太久就是这个原因。

        但是,这文曲星光有着强大的恢复能力,方运那日写出圣笔评等的策论,以低文位强行驾驭那么精深的圣道让文胆出现损伤,至少修养半年才能恢复然后增强,有了这文曲星光。最多三天就能恢复。

        方运感觉这文曲星光像极了孕育胎儿的羊水,不过羊水孕育人的生命,而文曲星光则孕育人的力量。

        除此之外,文宫的各方面都有一定的提升。举人是一个分水岭。是底层文位的极限,而进士则是中层的力量,到了进士才会有质的变化。

        方运无比期待接下来的进士试。

        离开文宫,方运发现官印接到了许多传书。其中有几位传书之人的来头极大,方运不得不先快速浏览一遍,看看到底是什么内容。避免耽误要事。

        “方文侯,若等你成进士,可愿入我孙家参悟兵法圣道?”

        方运又看了一眼传书的署名,孙庭镜,孙子世家当代家主。方运看了看时间,是在自己祭圣的时候发来的,看来这位家主非常果断,不到半刻钟就做出决定。

        这等人物在关系不熟的时候,绝对不会推心置腹什么都说,为何邀请,怎样参悟圣道,是无偿还是互利,传书里什么都没说。

        方运心思急闪,很快想通前因后果,孙庭镜是看重自己在兵家圣道方面的天赋。

        苦肉计不算什么,说白了就是以自身受损为代价,让敌人得出错误的判断,从而做出错误的举动。人人都会使用苦肉计,但不可能都能完美使用苦肉计,单单一个时机问题就可分出高下。

        方运刚出了考场不久就使用了苦肉计,对时机的判断十分准确,而随后联系了蔡禾和太后,借两人的力量来使苦肉计成功,那么孙庭镜找自己也就可以理解。

        不过,和半圣世家合作不是答应了就行,其过程实际非常复杂,半圣世家或许愿意无偿培养一个人族天才,但给出的资源必然有限,要想得到更多的资源,必须有所付出。

        孙子世家需要自己什么?

        方运需要慎重考虑。

        接着,方运看到孙膑世家、吴起世家等多个半圣世家的大儒发来传书,都是先祝贺,然后说若有机会可以合作之类话,都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只是为以后可能的合作打基础。

        方运轻轻舒了口气,这其中的意义非常不一般。

        当日《三字经》上圣道的时候,除了景国的世家,他国世家大都是派同辈的人发来祝贺传书,而现在,发传书的不是家主就是大儒,这是地位的提升,远比当上文侯的意义更加重大。

        豪门家主的待遇也不过如此。

        世界就是如此现实,但这也是“礼”。

        不过,除了兵家,这次法家的多位大儒也主动祝贺,方运没时间深想。

        传书很多,方运没有继续看,而是向外走去,不能让那些人久等。

        才气洗礼已经结束,文院中不仅有这次中举的举人和本地的官员,从玉海府前来的官员和圣墟的友人也都在门口。

        方运发现别人都跟正常,那些新晋举人看自己的眼神却很不对,那眼神和看李文鹰姜河川等人毫无区别。

        方运踏步迈出圣庙的门槛,长袍落下,向众人一拱手,微笑道:“各位晨安,又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排名很靠后的举人急忙大声道:“圣院下令,因为此次科举圣笔评等,实乃人族大兴之兆,特许今年的所有举人入书山!”

        方运一愣,半圣这是送给自己一份大礼啊!

        上次自己登书山以后,今年给景国的进士名额增加了一倍,只能影响几十个进士。

        这次还没登书山,半圣就以自己的名义增加入书山的名额,这影响的举人太多了。江州属于小州,每年举人的名额还不如最大州的十分之一。

        十国共九十州,今年的举人数超过三万,原本只有十分之二的举人可以上书山,数量不过六千,可现在至少多了两万四千人。

        这两万四千人都要感激方运,因为等于方运提携了他们进书山,他们以后见到方运起码得叫一声半师。

        哪怕将来只有百分之一的人突破进士成为翰林或大学士,对方运的好处也无比巨大。

        “谢方文侯!”无论排名在多少的举人,一起向方运致谢。

        “无需客气。”方运十分高兴,书山名额的增加主要原因是自己引发的文曲星动和文曲星照,可以坦然承受这份谢意。

        葛州牧道:“方运,你要有所准备,今日文胆破碎、文宫开裂之人,数量已经过千。此事牵扯极大,虽然是天意诵文,无人敢写文章指责你,但积怨恐怕加深。”

        一旁的颜域空道:“我的见解与葛大人略有不同。我人族虽然内争频繁,但并非都是不识大体之辈。圣笔评等一出,最不堪的那一批人失去追寻圣道的可能,对方运已经构不成威胁。而其余人明白方运非池中物,又受到惊吓,自然知难而退。方运此举,既伤人,也救人。至少从此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来景国文比文斗。”

        “此言有理。”众人点头。

        韩守律轻缓缓道:“故以战去战,虽战可也;以杀去杀,虽杀可也;以刑去刑,虽重刑可也。”

        “不愧是法家新秀,切中要害,好!”葛州牧称赞。

        方运一愣,恍然大悟,怪不得法家尤其是商圣世家的人更加重视自己,韩守律这话出自《商子》,又称《商君书》,乃是商鞅的圣道之书。

        商鞅这句话是说,若是为了消除战争,可以用更大规模的战争换取和平;若是为了减少杀戮,更多的杀戮也无妨;为了避免民众犯罪过多,可以用重刑震慑民众,从而减少犯罪行为。

        商鞅的法家圣道核心就是“禁奸止过,莫若重刑”,以重刑来制止犯罪。

        方运虽然认为小罪用刑过重不好,但也认同大罪必须要重刑。后世的法律之所以越来越轻,有些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有些是为健全法治,但许多大罪却轻罚,实则是统治阶级维护自身需要。诸如金融经济类大罪平民不可能触犯,而此类罪行破坏巨大,明明比杀几十人都严重,但量刑一再减少,这就很耐人寻味。

        无论是兵家还是法家都有“以杀止杀”的思想,方运此次行为除了得罪一些腐儒,却得到了更强的盟友。

        李繁铭笑道:“我是启国人,启国被方运碎文胆的人不超过二十,不会有人恨方运,反倒会瞧不起庆国那些人。”

        “我们嘉国也不可能对方运有积怨,若方运此举能让庆景两国减少摩擦,死个几万人我们都不在乎。”

        庆国的宗午德却低声道:“唉,以后还想针对方运之人,就算没有此次苦肉计,也不会停手。只不过,以前那些人的目标是景国,但现在换成了方运。”

        方运明白宗午德的意思,如果是以前的敌人是多而广,那么现在的敌人就变得少而精。

        许多人面带忧色。

        方运微笑道:“你们说,是妖蛮众圣可怕,还是庆国鼠辈强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