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72章 致命一击
  • 第372章 致命一击

    作品:《儒道至圣

        名谷府的几个秀才走出来,和衙役一起抬着晨志远离开。**

        无论是方运那些圣墟的好友,还是玉海城送他来的官员,都在文院外看放榜。他们看到这一幕,惋惜之余,每个人都明白原来方运和太后在演苦肉计,无一人生气,反而无比欣慰。

        颜域空轻叹:“在方运没说弃考之前,就有许多人要展开污蔑攻击,但我等没有任何办法回击,因为不可能一一去找那些人。你我又不是半圣,也可能在万里之外口诛笔伐。但是,方运却利用圣笔评等进行反击,好。”

        贾经安道:“天意诵文本来很难降临,因为要符合两个条件,其一是针对方运此次科举发布重要的攻击言论。但方运若不用苦肉计,那些人必然静观其变,最多只是在口头上辱骂,不可能在放榜前写下檄文攻击。但方运苦肉计成,他们上当,为了争文名,必须要抢先出手。”

        “其二则是心怀极深的恶意。若恶意不深,天意诵文绝不会降临,那是‘批评’,不是‘污蔑’或‘攻击’。方运说了自己弃考,那些人为了名利也罢,为了家国也罢,嫉妒也罢,必然会变得更加放纵,不再约束对方运的恶意,幸灾乐祸之心一起,想不被天意诵文都不行。”

        颜域空点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批判方运的苦肉计,因为他虽用计,可却手不沾刀。像那晨志远,碎他文宫之刀有二,一是公正的天意诵文,其二是他自己砍向方运之刀!他若不以刀指方运,绝不会面临此次天意诵文。”

        “方运利用天意诵文,已经手下留情。因为天意诵文给人以悔改的机会。只要提前认错,便可免遭大灾。虽然其后的代价是一旦对方运心生杀念必然文宫文胆碎裂,但总比现在失败好。”

        “不错。方运给他们留了一线生机。他们若是不抓住,那就是自寻死路。与方运无关了。”

        颜域空听到“手下留情”却笑了笑。

        李繁铭心思缜密,道:“你们还记得蜀国豪门赛家的家主之言吗?亲自撰文攻击方运,现在想想,一族之长必然不可能犯这么大的错。如此看来,恐怕是大儒赛霄宇指示赛家家主假意攻击方运。”

        “原来如此,赛霄宇的恩师是米圣,看来是几位半圣考官……”孙乃勇说到一半便闭上嘴。

        韩守律轻笑道:“不知今日,碎了多少颗文胆。裂了多少座文宫!”

        颜域空道:“此事……远比你们想象中更复杂,方运的意图,不仅仅是碎人文胆。”

        “此话怎讲?”

        “三日内你便知晓。”

        蛟马车上,方运望着庆国的方向,面带微笑,现在只是开胃的小菜,真正的大餐即将上桌!

        庆国京城,宗家园林。

        身为宗家最出色的年轻一辈,宗午源年近二十九岁就成为翰林,在妖族猎杀榜的排名极高。在三十岁以下的人族中,足以位列前三十。

        此人更是庆国的礼部右侍郎,区区二十九岁就已经成三品大员。在各国都不多见。

        宗午源乃是宗家家主的第二子,深研杂家圣道,在宗家年轻一代中经义无人能及,哪怕是他的亲弟弟宗午德也远远不能比。也是宗家年轻一辈中唯一得到宗圣称赞之人,被誉为宗家未来的支柱。

        以宗午源的身份,哪怕身为杂家对方运恨之入骨,也不应该亲自撰文指责方运,但是,宗午源却写了。

        不为其他。为六弟宗午德。

        他很看好自己这个弟弟,天赋不在自己之下。虽然不走杂家圣道专攻儒家,但同样前途无量。若与颜域空在一起也就罢了,颜域空毕竟是半圣弟子,又是亚圣世家的旁系,与宗家关系并不对立。

        可现在,宗午德竟然与方运等人!而且自从出了圣墟,竟然言必称方运如何。

        就在一年前,弟弟还对自己无比推崇,不过一年的时间,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竟然被敌国之人代替!而且是阻拦杂家圣道大计的敌人,更是阻挠宗圣踏入亚圣的绊脚石!

        宗午源很心痛。

        为了让自己的弟弟迷途知返,他昨日含愤写了《立德书》,批判方运的种种行为。

        宗午源身穿白衣墨梅服,坐在褐色的香木四方扶手椅上,望着琉璃窗外的天空。

        “今日之后,方运必然文名受损,若是聪明,便韬光养晦,若是稍有不慎,就是一蹶不振!无论怎样,午德一定会浪子回头。”

        宗午源心里想着,起身收拾桌案,准备去礼部衙门,突然听到外面喊什么彩虹,并没在乎。

        不多时,一个飘飘渺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方运策论无双,圣笔评等,三甲举人。”

        宗午源身体一软,跌坐在椅子上,双目茫然,喃喃自语。

        “他不是弃考了吗?怎会成圣笔评等?苦肉计?引蛇出洞?好狠毒的手段!”宗午源猛地惊醒,立刻冲宗家镇的方向弯腰施礼。

        “孩儿宗午德已经知错,恳请老祖宗救命!”

        没有回音。

        宗午源心跳骤然加快,身上的汗毛直立,迅速从饮江贝中拿出一座玉龙笔架。

        这玉龙笔架呈淡青色,雕刻着双龙戏水,惟妙惟肖,以龙身起伏为搁笔处,散发着宝光。

        宗午源死死握着玉龙笔架,抬头看天,一对眼睛虚影徐徐迫近,

        玉龙笔架散发着淡淡的清光,如无形的水波不断冲刷那双目,足足十息之后,双目虚影才消失。

        “咔嚓……”

        玉龙笔架开裂,裂缝越来越多,最后竟碎成粉末,沾满宗午源右手。

        宗午源看着玉石粉末,嘴角抽搐,眼中布满血丝。悲色更浓。

        “若认错,则大儒无望。现在,痛失宗祖之赐。等若毁我一命!舍弟被诱入歧途,今日宗祖又不满我之轻率。等来日,新仇旧恨定要与你一起算!”

        宗午源坐在椅子上想了许久,突然大声道:“来人,给我联系聚文阁的那些渣滓!”但随后他一惊,收敛怒意。

        房门打开,走进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年人,面相忠厚。

        宗午源挤出一丝笑容,道:“幽叔。劳您走一趟,我要宴请聚文阁几位文胆受损的友人。”

        那中年人缓缓道:“若是邀请文胆受损的友人,昨日可以邀请几位,今日之后,可能是几十位。”

        宗午源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寒意,死死握着扶手,微笑道:“此事您看着办。”

        “老奴这就去。”

        荀县,乃是荀圣世家的封地。

        就在昨夜,依附荀家的各个家族纷纷遣人前来。在荀县的明月酒楼召开一次盛大的科举文会,甚至动用了荀家的一件文宝,把明月酒楼的空间暂时扩充十倍。

        这是数年难得一见的文会。参与人数之多甚至超过了中秋和春节文会。

        雪花般的诗文在这里诞生,而九成的诗文直指方运。

        去年的庆国状元季梦先就在此地,成为众人追捧的明月。

        在各州放榜前,数以百计的举人、进士或翰林聚在明月楼中,围坐在桌子边或畅饮,或交谈。

        众人情绪高涨,只等放榜便举杯同庆。

        但是,他们等来的却是一道三色长虹横贯长空,所有人冲向窗边或冲出门外。仰头看天。

        随后,宣布圣笔评等的声音出现。

        “我们中计了!”

        “混蛋!一切都是方运的圈套!”

        “景国人无耻之尤!”

        一个黑衣举人猛地把杯子摔在地上。一个荀家进士当场掀了桌子。

        稀里哗啦声之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感到方运抛出的无形绳索套在自己脖子上。喘不过气来。

        若是不认错,在场三百余人中,至少两百人会面临天意诵文!

        被半圣评等之文,起码要大学士才能勉强通过天意诵文,哪怕是翰林都有九成的可能文胆崩碎!

        寂静维持了十几息后,一个翰林突然向圣院方向弯腰作揖,道:“臣因心系庆国而忘人族之大才,因重亲疏而轻仁义,实乃不该。既然方运得圣笔评等,自然文超我等,心服口服。自此之后,绝不指责方运之诗词文。”

        明月楼里的人一听,暗骂不愧是翰林,先是为自己攻击方运的理由找借口,接着说是因为是圣笔评等而心服口服,最后则说不指责方运的诗词文,但偶尔可以说几句方运其他方面的不是,只是不能大肆攻击,不然文胆必然受到影响。

        这位翰林是杂家之人,避重就轻玩得炉火纯青。

        不过,连翰林都人认错了,也给了进士举人台阶下,许多人心中感激这位翰林。

        “学生心为庆国……日后绝不说方运的半点不是!”

        “圣笔评等不用质疑,我……对方运五体投地。”

        众多人纷纷弯腰作揖认错,前面几乎都学那翰林,但到了后面,却不敢像翰林一样避重就轻,而是态度坚决地不与方运为敌。

        没人知道天意诵文会不会突然改变降临到自己身上,一些攻击方运不是很厉害的人也吓得弯腰认错。

        上百人此起彼伏认错,场面无比壮观,但是,那些文人中的精英却感到寒彻骨髓。

        这些人的文胆保住了,但庆国的“文胆”却裂开一条永远无法弥补的缝隙!

        方运文压一州,仅仅让庆国的“文胆”震荡,假以时日可以恢复,但今日之后,九成九的庆国文人在议论方运的时候会心虚!这对读书人来说最为致命。

        “方运好恶毒!景国太后好狠辣!”季梦先咬牙切齿道。

        方运离开江州上京城前,彻底灭了一江之隔的庆国的气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