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67章 九月初四
  • 第367章 九月初四

    作品:《儒道至圣

        《水调歌头》形成的月光消散,方运依旧留在书房中。wWw.23uS.coM

        方运一伸手,手中出现一本只有他自己才看得到的书籍,正是《三十六计》。

        三十六计在完成瞒天过海和围魏救赵后,因为吸收了《韩信三篇》的第一篇,衍生出了“暗渡陈仓”。

        而现在《三十六计》中,竟然出现了苦肉计,只不过文字非常暗淡。

        苦肉计原本就是三十六计之一。

        方运收起《三十六计》,大概猜到《苦肉计》出现的原因。

        这个世界重视学以致用,自己这次使用了兵法“苦肉计”,哪怕没有像以前那样刻苦研究,一旦计成,必然可直接成书。历代许多兵家人经义平平,但因为兵法颇有建树,历经实战考验,文位慢慢进步,最终成就大儒。

        方运坐在床上,如同研究经义策论一样思索这次苦肉计的细节和影响,要让《三十六计》更加完善。

        方运意识到,等初五放榜后,必然有腐儒指责自己,但自己本就主修儒道辅修兵法,有这么大好的机会不用兵法惩戒宵小之辈,那自己真是连腐儒都不如。

        不多时,方运听到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接着就是砰砰的砸门声。

        方运对着铜镜整了整衣领,稳步走到门口,正要打开门,就听外面一人呵斥道:“放肆,连敲门都不会?把这两人拖到街口,堵上嘴,抽一百鞭子。”

        “大人饶命!小的还以为……啊……”

        方运听声音很熟悉,下令之人正是大源府的府将军陈溪笔,微微一笑,心道这些兵家人也不全是莽汉,无论是刻意安排还是自然发生,这份心意自己都领了。

        方运打开门。就见外面火把林立,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刀枪闪闪,一道道寒光刺的人眼生疼。

        街口处不断传来鞭子抽在皮肉上的声音。

        陈溪笔翻身下马,面无表情,手里举起一张军令,道:“方运蒙受国恩圣恩却亵渎圣道圣人,实乃罪大恶极!太后下令,禁止方运出行,直到文相前来!把方家围起来!若走漏一人。提着人头见我!”

        “是!”就见两队人马匆匆跑开,绕向方家后面。

        陈溪笔说完,环视所有兵马,然后拍了拍自己刚长出没几天的左臂,道:“方运罪大恶极,你们都知道,但老子这条手臂是吃了方文侯给的生身果长出来的!只要夺爵的圣旨一天未到,他就是我景国文侯!该怎么做,你们心里清楚!”

        “是!”众兵将齐声道。

        街口的鞭子声更加响亮。

        陈溪笔看向方运。脸上的冷意消散,微微一笑,道:“皇命在身,身不由己。既然公事办完。那一起聊聊私事。”

        “陈大人请。”方运做出请的姿势,转身往院子里走。

        陈溪笔进了院子先关好门,然后走到方运身边,以文胆之力隔绝外界。

        “此事。真如传书所说?”陈溪笔盯着方运,双目明亮。

        方运面不改色,道:“不谈此事。”

        “也罢。你不要灰心。我们都不当回事。当年我刚从军的时候比你惨得多,等有空喝酒,我讲给你听。太后圈禁你,未尝不是为了保护你。说是三年,估计一两年就可以放你出来。不要想太多,你是方镇国,景国的未来终究还要靠你!”

        “谢陈大人。”方运道。

        “我的手下就在外面,想让他们做什么都行,谁要是敢有半点不敬,回头告诉我!”陈溪笔道。

        “嗯。”

        “你既然不愿多说,那我走了,明年九月初一再战科举!告辞!”陈溪笔终究是军人作风,异常干脆。

        “告辞。”

        送走陈溪笔,方运冲门外的士兵一拱手,道:“有劳各位了。”

        那些士兵纷纷回礼。

        关好门,方运回到卧室睡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方运走出院子,发现院子里多了几个人,其中一人正是伯父方守业家里的老管家。

        “小少爷您醒了?少爷说您这里缺人,就把我们派来负责您的起居和三餐。您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让人给您备着。”

        方运点点头,道:“照常就好,我不忌口。你们可以来去自如?”

        “能进,不能出。买菜的人可以进出,不过照规矩有两个士兵跟随。”

        方运道:“最多初五事情就会结束,麻烦您了。”

        “不麻烦。人这辈子,没有过不去的槛,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走,人总得往前看。咱大源人都支持你!”

        “谢谢。”方运笑着致谢。

        吃过早饭,方运开始看传书,今日的传书不如往日多,许多人都来劝解安慰自己,还有一些人根本不说弃考的事,只是说一些很普通的事,如同正常通信一样。

        只有少数人发传书斥责甚至抨击。

        不一会儿,便有许多人来信,纷纷指责蔡禾无耻,称自己绝不会做那种事。

        而蔡禾很快发来传书。

        “我已经宣布与你割袍断义,骂我之声如潮啊,现在江州的许多士子和官员竟然反与我割袍断义,好,我景国人有骨气,没有因为你陷入低谷而落井下石。庆国和武国那边果然出手了,已经有许多士子联合在一起炮制了一份万民书,马上就要送交圣院,要求圣院重惩你。闹吧,他们闹得越大,悔得越深!”

        除了蔡禾,曾原、宗午德等人陆续发来外界的消息,让方运更加了解现在的情况。

        景国人得知此事后,除了一开始骂几句,随后几乎所有人支持方运,连一开始骂方运的都说不过是区区小错,可以理解。

        而与景国敌对多年的庆国和武国文人则展开口诛笔伐,大量的文会在各地出现,这些文会竟然要求以攻击方运为题写诗词文。庆国武国的有志之士呼吁众人冷静,但冷静的只有少数人。

        至于其他各国则反应没那么大。都不觉得方运弃考有什么问题,最多是说两句少年得志之类的话。

        方运看完所有传书,发现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读书。

        书房的书都已经搬走,但这难不到方运,于是他一整天除了吃饭,都沉浸在奇书天地中。

        随着文位的提高,文宫和文胆强大,方运看书的速度已经超过一目十行,而在奇书天地中更快。几乎就是一眼一页,书页如风吹动,不断翻飞。

        这些书因为不是众圣经典,是各种杂书,方运才有如此速度,而且有文胆和才气辅助,完全可以理解书中内容。

        每读一个时辰,方运就休息一刻钟,然后再读书。一直不间断。不求完全吸收书中的知识,只求有初步的了解,随着日积月累,必然会让自己有所成长。

        若是发现一本书用处很大。方运会挑出来,过一阵找时间精读,争取吃透消化。

        下午时分,方运正在闭目读书。听到熟悉的叫门声,于是前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见二十余身穿黑色长袍的人站在门外。每人的袖口和领口都绣着山峰,正是举人穿的黑衣山峰服。

        “庆国不好玩,我们还是决定回大源府游玩几天。”李繁铭笑嘻嘻地甩着手里的扇子,大兔子则叼着胡萝卜蹿过来,然后直起身,用两只前爪捧着胡萝卜递向方运,只是眼神对这胡萝卜恋恋不舍。

        方运笑了笑,摸了摸大兔子的头,道:“你吃吧,我心领了。”

        大兔子又向上托了托胡萝卜,不肯收回去。

        方运把胡萝卜推回去,道:“我不吃,你吃吧。”

        大兔子这才收起胡萝卜,坐在地上,仰头看着方运。

        方运拱手道:“谢谢诸位,我一切安好。既然太后有令,我不便多说,等我恢复自由身,我们再共饮美酒,把酒话天下。”

        许多举人眼中闪过遗憾或惋惜之色,但很快恢复笑容。

        “你既然不说,我们也不问。我们心中的方镇国,不会被一次科举打击。”

        “方运的事可不好说,没准明年就把科举打击了。”

        众人善意一笑。

        方运心中无奈,既然苦肉计已出,只得继续演下去,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道:“谢谢诸位。”

        方运此刻的笑容十分不自然,众人还以为他心结未解,李繁铭立刻道:“我们前来为你送行!若景国之人敢害你,我必联系启国众圣世家,把你劫到我启国!”

        “我们蜀国才是好地方,方运你可要考虑清楚!”

        “还是来我们嘉国吧!”

        众人故意开着玩笑起哄。

        看着这平平凡凡的场面,方运心中充满感动,心中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只好拱手作揖。

        “我们走吧,明日再来!”

        众人纷纷向方运道别。

        方运关上门,摇头苦笑,放榜之后,必须要破费了,一定要把大源府最好的酒楼包下来宴请众人。

        方运家门口被官兵围住,而同在大源府的州文院被数不清的人堵着。

        考场大门打开,大量的考生向门外涌来,考生的亲友则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涌去,如同两道波浪相撞,喧闹声声。

        “恭喜志远,今年的解元非你莫属啊!”许多弃考的秀才纷纷涌向晨志远,尤其以名谷府的秀才居多。

        晨志远亲眼见到方运从自己的考房前路过,心中已经猜到大概,故作迷茫地问:“诸位这是何意?今年的解元不应该是方运方镇国的吗?我除了策论,其他都不敢与他相比。”

        “方镇国弃考了!可惜啊,连爵位都被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