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58章 毒人
  • 第358章 毒人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心知藏是藏不住,走出车门,站在车上向众人拱手:“方运见过诸位同乡。本文由  首发”

        “同乡”两字一出,大源府众人心里乐开花。

        “你们瞧,我就说方运不是忘本的人!”

        “方文侯,啥时候在咱们大源府举办一场城宴啊?不能便宜玉海人啊!”

        “是啊!东西不用你出,咱们大源府人自己置办!”

        方运笑道:“若有机会,在下一定不忘来大源府操办一场,保证让诸位安心。”

        “那你定个时间!”

        “对,不能让玉海城人抢了咱大源府的风头!”

        一些人起哄,一位老秀才突然怒喝:“一个个老大不小的,怎么头脑一点都不灵光?方文侯给乡亲面子,你们怎么不依不饶了?他今日要参加举人试吗,就不能说些喜庆的话?”

        那些起哄的人顿时面红耳赤,纷纷闭嘴。

        方运立刻拱手道:“谢谢老丈劝说,还是您老人家想得周到。我也知大家也都没有恶意,就是起哄而已,不过,你们可别把我方运当不出门的小媳妇,惹恼了我,庆国人什么下场,你们自己想!”

        方运这话其实是硬中带软,化解紧张的气氛,那些起哄的人不好意思笑起来。

        方运又抬头看了看颜域空和李繁铭等人的位置,对众人道:“你们别看我,看那几个人。孔圣世家的孔德论,颜子世家的颜域空,墨家的墨杉,孙子世家的孙乃勇……他们都是各国的大人物,你们若是常看《文报》,一定记得他们。”

        众人立刻看向那些人,低声议论,方运说的这些名字虽然在普通人并不知名。但在学子中却如雷贯耳,大名鼎鼎。

        方运跳下马车,走向颜域空等人。

        董文丛等多个进士不由分说,围住方运,不让他人靠近。

        清一色六品以上的官服拥有强大的威慑力,一些胆小的人甚至吓得后退。

        方运没想到自己享受到政要的待遇,正考虑要不要解释,陈溪笔主动在小范围内用舌绽春雷道:“我是玉海府府将军陈溪笔,我身边这位是方守业方大眼,诸位必然有所耳闻。方文侯如何。诸位也看在眼里,恭谨谦逊,没有丝毫的盛气凌人。不过,他现在高居大学士猎杀榜第十五位,有百血赏金,又与妖蛮众圣赌生死,必然会被妖蛮暗杀。在来时的路上,数以百计的妖帅围攻,可见妖蛮如何恨文侯大人。为了避免逆种文人潜伏暗杀。还请诸位稍稍远离,不能让妖蛮和逆种得逞!”

        少数人脸上浮现冷意,并不相信陈溪笔的说辞,看方运的目光也没了方才的热切。

        一人低声道:“区区举人就有如此大的架子。若是成了大学士,尾巴还不敲上天了?啧啧,剑眉公出行,也没这么大的排场。”

        周围有人向说话之人投以赞同的目光。有的怒视。

        方运身为圣前举人,听力极强,听到这人的说辞。微微皱了皱眉头,自己不喜张扬,甚至都不想下车见众人,但怕有人说自己官位高了如何,才主动出来与众人打招呼,没想到还是有人不满。

        方运轻轻摇了摇头,决定不理会这些人,自己又不是金子,不可能人人都喜欢。

        那老秀才道:“大人所言有理,要是方文侯在玉海府有什么闪失,那我们会成为全人族的罪人。放心,我们绝不为难方文侯。给文侯大人让条路,别阻他去考试。”

        “对对,咱们稍稍远离,谁要是敢靠近文侯大人,谁就是……”

        话音刚落,一个六七岁的小孩突然跌跌撞撞冲向方运,口中喊着:“方镇国伯伯,方镇国伯伯……”

        众人笑看孩子,围在方运身边的进士正犹豫要不要出手阻拦,突然,那个小孩子一动不动,仍然保持奔跑的姿势,一只脚踩在半空,极为诡异。

        所有人都意识到不妙,随后一股轻风吹过,这个孩子的全身皮肤脱落,露出漆黑的血肉和骨骼。

        那孩子的身体被无形的力量压碎,缩成一团黑球,飞向天空。

        一个声音从天空传来:“此乃逆种文人所设计之毒人,一旦爆炸,可毒杀三丈内所有人。若不能在剧毒临身前服下解药,晚一刹那都必死无疑。尔等记得这个教训,不可大意!”

        方运背后隐隐生出冷汗,方才虽然有所怀疑,但因为周围有许多进士在,并不担心,但真正遇到毒人暗杀,才发现自己还是经验不足,若没有大儒暗中保护,自己恐怕已经死了,哪怕有龙蛇草也没机会服食。

        “毒人之名早在《文报》中披露,可谓人尽皆知,但我总是怀疑,今日亲见,才觉胆寒。”

        “我们失礼了,望文侯大人勿怪。”之前一个不信陈溪笔说辞的人拱手认错,轻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离毒人极近,一旦毒人爆发必死无疑。

        少数人面有愧色。

        “哼!现在谁还不服气?咱们都站在一丈外,保护住文侯大人,不准外人冲过去!”

        “对对,文侯大人不摆架子见咱们,咱们可不能害了文侯大人!”

        周围的人自发组织起来,在一丈外站好,不让他人进来。

        方运抱拳道:“谢谢诸位父老乡亲,方运感激不尽。不过,先把颜域空他们放进来吧,我们在圣墟有过命的交情,他们不会害我。”

        颜域空等人陆续进来,站在那些进士之外。

        “方才好险。”李繁铭至今后怕,大兔子直立着,用前爪拍着胸脯。

        方运轻叹道:“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差点着了道。我猜到妖蛮会双管齐下,一边赌生死,一边加紧暗杀我,但没想到如此迅速。”

        董文丛道:“你所料不错。不过到京城就好多了。景国学宫的圣庙附加陈圣的力量,这种毒人等妖蛮的害人之术都无法进城,而其他的暗杀之法都快不过唇枪舌剑,否则的话。你早就被‘抓’进圣院保护起来。”

        芦宏毅沉声道:“妖族安排今日杀你,就是乱你之心!一旦你无法考中解元,那些宵小之辈必然群起攻之。”

        “千万不能让妖蛮得逞!”

        方运紧握双拳,又缓缓松开,道:“各位放心,妖蛮无法影响我!我考我的举人,无论最后是否成一州解元,我依旧是方运!”

        “你有此心便立于不败之地!”

        “走,我们一起送你去考场!”

        方守业用大源府口音道:“诸位乡亲,和我方大眼一起护送方运去考场。不让妖蛮得逞,如何?”

        “好!”

        于是,一支奇怪的队伍缓缓向前,外圈是一大片玉海城人,内圈是方运好友和保护他的进士,两批人之间隔着一丈远的距离。

        众人往前走,不断遇到不知情的人,而位于前方的人七嘴八舌讲述方运遇到暗杀的事情,新来之人表示理解。然后一起加入阻隔他人的队伍中。

        队伍不断壮大,到了文院街街口的时候,队伍已经超过了千人。

        文院街上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一支人群密集的队伍前来,立刻引发众人的兴趣。

        “那些人好怪。”

        “不会是来闹事的吧?”

        “怎么可能,这可是十国同时进行的举人试,莫说有京城来的大学士主考官。就算没有,三位半圣主考官也一直在巡察,不可能允许冲击考场的事情发生。”

        文院街的人纷纷向两侧走去。为新来的密集队伍让路。

        那支队伍前面的人都是玉海城的读书人,他们不断向周边的人抱拳解释。

        “方镇国遭遇妖蛮毒人暗害,幸好有大儒暗中保护,为了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我等玉海城民众自发组织队伍保护。还请诸位多多传扬,绝非是方运狂妄。”

        大源府乃是江州九府之首,江州各地的秀才齐聚于此参与举人试。

        那些外地的秀才看到上千人的队伍,神色各异。

        一个长川府的秀才叹息道:“都说方运如何好,都说方运如何坏,百闻不如一见。看这千人,各行各业之人都有,有的甚至挑着担子推着车,不卖东西也要帮方运解释,实在可贵。今日之后,除非亲眼见方运行凶,否则一生绝不说方运半句坏话。”

        “今日知何为民心所向。”

        “不论方运如何,但见这些民众所为,就可知我人族之魂犹在,他日必将战胜妖蛮!”

        “妙哉,今日举人试的策论若涉及民心,此事便可写入试卷。”

        “万一我江州秀才人人都以此事举例,岂不成了科举以来最大的考场弊案?”

        “哈哈……”

        一个相貌清秀的秀才望着方运所在的队伍,摇头道:“方运本可隐姓埋名来考场,如此招摇,却与我心中的方镇国相距甚远。方运是有才名,但诗词终究是小道,教化才是真正大道。一人能杀多少妖蛮?若一生教化万人,最后之功远胜一人!方运的《三字经》在我看来最符合圣道,可他不务正业,实在令人惋惜。”

        “你怎知方运不是因意外暴露身份?”一人质问。

        又一人道:“晨志远,我们知你胸中要韬略,但圣道万千,并非只有你的道路是正确。”

        “圣道万千,但有高下之分。诗词是一人敌,兵法是万人敌,而教化之道是万万人敌!方运如此天赋却不专心教化,实乃暴殄天物。可惜,可惜。”晨志远目光坚定。

        “胡言乱语!方运不过是举人,你让他行教化之道?你患失心疯了吗?”(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