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49章 免征令
  • 第349章 免征令

    作品:《儒道至圣

        秋高气爽,金桂飘香,是读书的好天气。

        方运以文胆之力遮蔽门外的喧哗,一个人安心地在书房中作策论,运笔如飞。

        院子里,奴奴收敛笑意,慢慢巡逻,一旦有人脚步声音稍微大一点,它就会马上窜到那人前,按住那人的鞋,然后指向方运的书房。家里的仆人要是发出什么声响,奴奴会第一时间出现警告。

        小流星像个跟屁虫似的一直跟在奴奴后面。

        写完一篇策论,方运快速翻看没看完的鸿雁传书,回复了众人后,开始做在圣墟中也没停的事,从十三经中选了一部众圣经典背诵一遍。

        之后,在奇书天地中选了《天工开物》的五金卷,开始速读,读完又从《武经总要》的开头开始读,读完一卷后便休息片刻,继续写策论。

        普通人若是这么读书作策论不出三日就会疯掉,但方运有文胆二境和才气的支撑,毫不费力,学习效率高得可怕。有上品文心奋笔疾书在,他写策论的速度也远超他人。

        等到傍晚,董知府如约而来,然后拿出方运昨日写的那篇《稳农定军策》,在方运面前进行点评,用了不少李文鹰的评语和意见。

        方运听后更加虚心,没想到董知府对农事和军略都如此有见地,怪不得能成为景国第二大府的知府。

        董知府很满意,然后又通读了一遍方运今日所作的九篇策论,先是加大褒奖了其中的一些优点,又说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然后说为了更好地帮助方运,他今日回去认真修改,明日再拿出完备的指导。

        临走前,董知府又留了十道策论题目,方运无奈。只好继续题海战术。

        有关两界山的消息不断从曾原那里传来。

        今日上午,两界山的人族派出百名进士站在城墙上以舌绽春雷叫阵激将,说出方运的赌局,并嘲笑妖蛮胆小。

        到了午后,妖蛮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对骂,一直骂到晚上,指挥妖蛮大军的妖皇也没出现。

        妖蛮的士气跌落,而人族士气大涨。

        曾原在书信中说李文鹰想得周到,现在两界山所有人族都在称赞方运。不仅能文压一州,还把亿万妖蛮压了一天。

        不过,最后曾原还说,很多人想向方运转达担忧之情,三年写十六首战诗词都不容易,写十六首传世战诗词更是前所未有,希望方运退出这个赌局。

        方运看完曾原的传书后表示感谢,然后继续学习。

        又过了一日,一大早。府衙派了一个老吏和一个老妇以及一队衙役前来,还带着十几件礼服,因为礼部的右侍郎率领的车队马上就要到达玉海城,方运和杨玉环要一起去迎接。

        吏部的左侍郎和右侍郎都是正三品的官员。地位仅在礼部尚书之下,但是奉旨出京,见官高半级,而这次赏赐又是玉海城近年最大的事情。玉海城的大部分官员都要出去迎接。

        方运是读书人,直接穿一身秀才袍就可以迎接,但杨玉环选衣服就麻烦了许多。从选衣服到最后出门,足足花了一个时辰。

        杨玉环身穿一身喜气的大红袍走了出来,淡妆轻抹,和平日里比多了几分艳丽,多了几分贵气,已经颇有方家大少奶奶的气质。

        奴奴瞪大了眼睛,然后欢快地在杨玉环面前跳来跳去,嘤嘤叫个不停。

        方运仔细打量了杨玉环两眼,道:“看看,连奴奴都被你迷住了。”

        方运说着伸出手去拉杨玉环的手。

        杨玉环终究是在封建礼教下长大的人,哪怕方运经常拉着她的手,她还是会脸红。

        府衙派来的老吏脸一黑,轻咳一声,道:“请侯爷和夫人注意仪态。”

        方运却笑道:“这是夫唱妇随,太后都赐给我们文宝琴瑟,我们若是不亲密一些,怎么能让太后高兴?你放心,接旨的时候我绝不会失礼。”

        “但愿如此。”老吏不再说什么。

        方运和杨玉环牵着手走上马车,奴奴和小流星也跟着上去,一起前往东副城。

        若是他人得朝廷封赏,至少要出城迎接三十里,但方运身份独特,为了避免意外,太后特许方运和玉海城百官在东副城中迎接。

        不多时,马车停在东副城门口,方运走下车,就见一大批玉海城的官员就在前方。

        “祝贺方侯爷!”

        “见过方侯爷!”

        除了州军的统领芦都督和州院君李文鹰,所有的官员都弯腰行礼。

        文侯和内阁行走的加衔已经让方运跻身景国高官的行列,江州官员数千,见到他能平等相对的只有三人而已。

        方运挺直身体,轻轻一拱手,算是见礼。

        杨玉环欠身屈膝,行了一个万福礼。

        小狐狸学方运一本正经直立起来,两条前爪做出拱手的姿势,动作无比标准。

        随后众官员迎上来,纷纷贺喜,没等说几句,就有人通报:“赛侍郎来了。”

        方运一听是赛侍郎,便知事情会很顺利,因为赛侍郎不仅是江州人,当年不仅是寒门学子,而且是州文院励山社的领袖,方运就是励山社的一员。太后特意派赛侍郎来,可以说考虑得面面俱到。

        不多时,三十多辆披着红绸带的蛟马车缓缓从城门口进来,其中六辆蛟马车是货车,其余蛟马车上载着士兵。

        最前面的一辆蛟马车停下,一位身穿三品官服的中年人走下马车。

        方运仔细一看,此人保养的极好,看面相不过三十岁出头,实则是一位成名已久的翰林,与李文鹰是同辈,据说再过几年就可成大学士,前途不可限量。

        “见过赛大人。”玉海城官员一起行礼。

        赛侍郎向众人拱手,笑呵呵道:“诸位,久违了。文鹰,你还欠我一顿酒!”

        这里许多人都与赛侍郎相熟,甚至是赛侍郎提拔起来的。一见赛侍郎丝毫没有三品大员的架子,气氛活跃起来。

        赛侍郎问候了几句老友,看向方运,微笑道:“你就是咱们励山社的方镇国?”

        方运见赛侍郎这么说,立刻道:“末学见过励山社老社首。”

        “哈哈哈……好,还有人记得我这个社首。寒暄到此为止,先说正事。”

        赛侍郎迅速收敛笑容,在场所有官员也同时肃容,唯独杨玉环慢了一些,心道这些官员变脸比翻书都快。

        “方运接旨!”赛侍郎拿出一卷明黄色的圣旨。

        方运微微低头。连腰都不弯。

        周围的士兵差役呼啦啦全都跪下。

        赛侍郎看了方运一眼,认真念诵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江州方运以秀才之身,书《三字经》教化万民,走圣墟路竞夺前五,于十国中秋文会词传天下,入圣墟灭妖蛮而保人族一代之精华,并成圣前举人,作传世战诗三首,文压庆国一州……”

        这一封圣旨前所未有的长。但所有人都认真听着。

        “……实乃国之柱石,诸生楷模,人族功臣……”

        说到人族功臣,赛侍郎因为一口气念了一大段话稍稍停顿。方运还以为只是三夸,哪知赛侍郎缓缓吐出四个字。

        “文人表率。”赛侍郎接着继续念道,“朕心甚慰,特加封方运为景国文侯。赐太子少师、内阁行走……”

        赛侍郎继续念圣旨,而许多低头的官员都开始偷偷看着方运。

        相隔不足三个月,方运再得文人表率!

        不要说景国不曾有过。十国也绝无仅有。

        赛侍郎的声音继续回荡。

        “……特招方运为景国学宫院生,参与十国士子初啼……钦此!”

        等赛侍郎念完圣旨,方运领旨谢恩。

        之后,赛侍郎拿出太后的懿旨,再一次宣读。太后的懿旨没那么多话,只是说方运有功,她十分欣慰,然后封杨玉环为六品诰命夫人,并罗列了一些重礼,比如只有龙宫出产的长明珍珠,比血参更珍贵的龙息龟胶,有增寿之效的妖界人参等等。

        方运再度领旨谢恩。

        “恭喜方侯爷,你已经是十国大儒之下唯一的双文人表率。”赛侍郎道。

        玉海的官员一起涌上前祝贺。

        “双文人表率的举人,人族从来不曾有啊!我等江州官员与有荣焉!”

        “文人表率已经是我景国的最高荣誉,方运倒好,几个月得一个,再过几个月,景国就没什么可封的,只能由圣院册封。”

        “圣院的册封不只有名誉,还有别的大好处,可比十国丰厚的多!”

        赛侍郎站在一旁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与方运还有私事要谈,还望诸位给我们一刻钟的时间。”

        众官员恍然大悟,这次的圣旨的册封、赏赐和荣誉的确够了,但却一点没有给人重赏的感觉,恐怕还有密旨。

        众官员纷纷后退,而赛侍郎则带方运走上马车,用文胆封闭车厢。

        “这是太后托我送你的秘密谢礼。”赛侍郎说着,把一个锦囊递给方运。

        方运接过锦囊一看,里面是一个令牌,一面写着“免”字,一面写着“令”字。

        “这可是免征令?”方运又惊又喜。

        赛侍郎点点头,道:“一旦遇到大事,圣院各殿有权征调任何人手,万一有人借突发事件害你,这一枚免征令就能起到极大的作用。这是圣院赐给十国皇家的特别之物,连大儒都求之不得。这免征令还有他用,日后你便知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