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32章 送礼
  • 第332章 送礼

    作品:《儒道至圣

        “真的!他早不是秀才了,他在一个叫什么圣墟的地方成了圣前举人,我听到都傻了。圣前举人啊,可以说自己是孔子门生了!”

        “你不会在骗我吧?”张老汉一个箭步冲出去,去抢小邵的《文报》。

        小邵犹豫了一瞬间,把《文报》递给张老汉。

        张老汉打开文报一看,立刻被头版的标题惊住了。

        “百血赏金,方运直上大学士猎杀榜!”“方运成圣前举人!”“方运文压庆国!”……

        张老汉也经常买《文报》,可第一次见到头版出现这种情况。

        随后,张老汉仔细看方运文斗一州的过程,越看越高兴,最后忍不住咧着嘴笑起来。

        “好!好!有种!好样的!我以前看到方运就说他是人中之龙,没想到被我料中了!”

        小邵撇撇嘴,道:“张伯,方老爷来玉海城的时候,已经是圣前秀才、人中之龙了,不用您说。”

        “呵呵,说的也是,也是……唉,你这小子脑袋真不灵光,怎么不多买几份《文报》?我要看着水果摊,想买也没办法去买,只能当晚上去买!”张老汉埋怨道。

        “我真想多买几份!可我刚买了一份,就被生生推走了,后面的人根本不给我买第二份的机会。你没看卖《文报》的人,都忙坏了。”

        “这倒也是,买《文报》的比买《圣道》的多。我一直看《文报》,《圣道》不怎么看,偶尔看看里面的诗词。不过上面只要有方老爷的诗词,我一定会买。”

        “下个月一定也有方老爷的诗词。”

        “那当然!千里共婵娟,一词传天下,肯定上《圣道》!你忙去吧,我想办法让人帮我捎一份《文报》回来。”张老汉道。

        “那我走了。”小邵兴冲冲离开。

        张老汉看着水果摊,皱着眉头。然后抬头望向圣庙的方向,又看水果摊,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最终还是觉得赚钱重要。

        “等晚上再买也不迟,又不是买不到。”张老汉说完,继续看着水果摊。

        不过,只要遇到去文院方向的熟人,他一定会询问别人去不去买《文报》,买的话替他捎一份。直到问了第七个人,张老汉才如愿以偿。很大度地递给对方两个桔子。

        张老汉没了卖东西的心思,不再像以前那样看到人走近马上吆喝搭讪,而是不停望想文院的方向,希望可以再看看方运文斗的过程。

        过了一刻钟,张老汉轻咦一声,就见文院的方向竟然走来数百人,手里大都拎着一些东西,有蔬菜,有布匹。有鸡鸭,有水果,还有文房四宝,什么都有。

        那些人形色各异。有老年人,有小孩子,有妇女,有读书人。有人一身锦缎,有人一身粗布衣,五花八门。好像是一条街的人一起出门逛街然后一起回来似的。

        张老汉纳闷了,心里犯嘀咕,这些人不像是一起逛街的,倒像是一起走亲戚的,可好几百人一起走亲戚太怪了。

        看到那些人一起走过来,张老汉还有些警惕,但很快放松起来,因为这些人大都喜气洋洋,倒是有一些人眼睛通红,好像刚哭过,不像是去惹事的。

        等那些人走到水果摊前,张老汉张了张口,又闭上,又张口,反复几次,一颗努力赚钱的心最终占据上风,轻声道:“卖水果!又大又甜的梨,又大又甜的苹果,又大又甜的……喊错了。”

        张老汉发现好几个人在看自己,老脸一红,然后厚着脸皮道:“卖水果喽!新鲜好吃的水果,走亲访友必备之物!拎着菜去不好吧……”张老汉有些心虚地看着那几个拎着菜的妇女。

        其中有几个人什么都没带,立刻走过来。

        “来一斤桔子。”

        “来两斤梨!”

        张老汉心里乐开花,心想碰到傻子了,这些人的穿着不怎么样,连价格都不问,直接就说重量,明显是肥羊,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不会买东西的人。

        “诸位排好队稍等,一个一个来,东西多,慢慢称,分量足!”张老汉立刻开始给第一个顾客称桔子,秤杆高高翘起,张老汉有自己的坚持,虽然把水果当礼品卖高价,但分量十足,从来只有人说他贵,没人说过他短斤少两。

        称好一斤桔子,张老汉把桔子放进华丽的纸袋中,递给那个人,道:“承蒙惠顾,十文钱。”

        那人愣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默默从衣袋里拿出一些铜钱,数出十文递出去。

        张老汉一看这铜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破损比较重,这人的手也有些脏,上面有不少伤疤,但他什么都没说,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继续给第二个人称梨。

        第二个人收的钱也一样,是市价的两倍。

        接着,张老汉称了两斤苹果,装好递给第三个顾客,随口道:“拿好,承慧十二文钱。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一身粗布衣裳的中年汉子憨厚一笑,道:“今早听说方镇国文斗一州,文压庆国,特别高兴,他终于帮咱景国争了一口气,太痛快了!我当时就想应该做点什么,正好听到有几个秀才说知道方镇国家里住哪,准备送谢礼,我就跟着一起来了。家里穷,什么都没有,路上也不知道买什么,现在都快到了,不能空手去见方镇国,就在你这里买了。这是十二文钱。”

        张老汉愣住了,他的手悬在半空,看着十二文钱落在自己手上,不知怎么的,感觉这十二文钱竟然比一座山都重,压得他有些喘不过起来。

        张老汉又看了看这个中年汉子,衣服上好几个布丁,布鞋破旧,上面沾了一些泥灰,这人的皮肤非常粗糙,额头的皱纹和鬓角未老先衰的白发都在显示这是一个背负着沉重生活负担的中年人。

        张老汉心里一酸,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心想以前来这里买他水果当礼品的起码也是比较富裕的人,从来没有穷人来买,可这些人连价格不问就来买东西,显然不同寻常,自己竟然只想着赚钱而忽视了。

        “多谢。”那中年汉子转身就走。

        “等等!”张老汉把三文钱留在手里,把九文钱强行塞给那中年汉子,“我的摊子有个规矩,给方运老爷家送水果,一律成本价!一文钱都不赚!之前不知道你们是给方老爷买,对不住了!你别推辞,这是个规矩,我做生意不能坏规矩!买桔子的,买梨的,你们两个等等。”

        张老汉抓了一把脏兮兮的铜钱,向那两人跑去,硬是把多的钱塞给那两人,相当于只收成本价。

        把钱送出去,张老汉脚步轻快地跑了回来,一路笑呵呵的,好像把压在心头的大山推走了。

        那中年汉子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大拇指,目光中带着诚挚的谢意和尊敬。

        张老汉越发觉得心里舒坦,干脆扯开嗓子大喊:“卖水果喽!凡是给方运老爷送礼的,成本价卖!一文钱都不赚!谁赚这种昧良心的钱,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老伯好样的!”一个少年大声喊。

        “看看,这就是咱景国人,脊梁是直的,骨头是硬的!”一个大汉道。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我也来两斤桔子。”

        张老汉不由自主挺直腰身,越发显得年轻。

        这几百人只是开始,后面陆陆续续有人或拎着东西或空手来,许多人都是一路打听着走过来,一些人不知道绕了多远、问了多少人才走到这里。

        很多人来张老汉这里卖东西,张老汉卖得很开心,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不赚钱也卖得很开心的一天。

        摊子上的水果以极快的速度减少,很快就剩十几个苹果,但排队的人很多。

        “东西不多了,一人最多买四个,不对,四吉利,最多三个。”张老汉一边说一边称苹果。

        眼看还剩最后五个苹果,张老汉正要一起称了,突然愣了一下,放下秤,对最后一个青年人报以歉意的微笑,道:“对不住,这苹果不卖了。”

        “啊?怎么了?我给钱,我给两倍的钱!”青年人急了。

        张老汉笑了笑,手里抓着纸袋,道:“我还没给方老爷送礼呢,这是我的那一份。”

        青年人神色缓和,点了点头,开始四处寻找卖东西的地方。

        张老汉包好五个苹果,收拾了一下独轮车,推着向方运家的方向走去。

        走到近处,张老汉就见门口的方大牛和门房不断向众人抱拳道歉,同时压低声音说话。

        “对不住各位,我们家老爷刚从孔城回来,正在睡觉,不能见客,对不住,实在对不住!”

        “老爷他太累了,我们都不忍心叫他。对不住各位了!”

        一个老大爷也压着声音道:“你们不用客气,我们也不是非要见他,人来了,礼到来,我们这份心让他知道就行。不管朝廷里的奸臣怎么对他,咱们景国人,跟方运是一条心!”

        一个老妇人拎着一个小包袱,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是我蒸的馒头,不求他吃,就是想送来,让他看看,咱们玉海城人心里都惦记着他!”

        “当年庆国引江妖害人的时候,俺爹被害死了,这是俺自己编的筐,送给方镇国,谢谢他替俺报了仇!俺不打扰他了。”二十出头的小青年放下荆条编的筐,转身离开。

        张老汉轻轻一叹,露出舒心的笑容,然后低下头,擦了擦眼角。(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