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21章 霜绝
  • 第321章 霜绝

    作品:《儒道至圣

        文斗中,有人会使用防护战诗保护自己,然后近战肉搏,这是战诗词的正常用法,并不能算违规,但圣院又不想看到这种文斗方式泛滥,于是有规定,任何用武力获胜的文斗,会被判为平局。

        一旦平局,那就不能文斗下一场,意味着方运的文斗一州以平局结束。

        方运怀疑这个举人力士原本后出战,但因为自己引发了星力,超出荀家人的估计,所以提前派他出来。

        “荀罡,见过方镇国。”荀罡客气又和善。

        “荀家果然卧虎藏龙,请选择文斗方式和提议封止。”方运一直在暗中仔细打量荀罡,用《太公兵法》中的观人之术获得有利于自己的信息。

        荀罡虽然高大,但皮肤比寻常人要白,必然极少接受光照。而他的口音根本不是夕州的口音,甚至也不是庆国的口音,但偏偏是荀家人。此人外露的皮肤有许多细微的伤疤,下巴处还有一道大伤疤,显然经常参与战斗,正常的力士训练绝不能有这么多伤。

        这荀罡虽然和善,但目光远比之前的荀绪坚定,其言行举止都有军伍气息,显然是军中老手,方运自己就在军中住过,绝不会看错。

        方运隐约猜到荀罡的来历,心里有了底。

        这种举人力士的文位很难寸进,为了让自己更有价值,远比普通举人更努力,实力也更强,甚至有举人力士能在临死前重创普通进士。

        荀罡笑道:“你文胆远超一切举人,我不与你比。你的才气曾在江州名噪一时,胜我庆国举人,我甘拜下风。所以我选文斗战诗词,我提议封止:不得写自己的战诗词。”

        方运扫了一眼荀罡身后的荀家众人,不知道谁人在出谋划策。

        这第二场直接封止原作诗词,显露了荀家的决心,绝不给方运任何机会展示才华。

        方运原本可以提议“只能用自己的战诗词”,必胜无疑,可现在荀罡先封止,方运没办法否定,那文斗只能用别人的战诗词。

        若像上一场一样拉近距离,荀罡可抢先靠近,以武力逼成平局,若拉远距离,荀罡可用举人战诗词,获胜的机会大一些。

        方运却只是微微一笑,因为早在上一场开始之前,他就推断出荀家的提议封止方式,甚至也想到许多备用的方法。

        荀家的第一场文斗提议封止,是一个诱饵,方运看似吞了诱饵,暴露了自己策略,使得荀家马上动用可以近战的举人力士。

        方运道:“封止举人战诗词。”

        场外。

        “方运的封止不错,我觉得他在第一场文斗就知道用这个封止,但却没有用,用在第二场更佳。正常文斗相距五丈,这举人力士毫无用武之地。”马雄道。

        颜域空却道:“荀家历经多次文斗,经验丰富。在我们到夕州之前,荀家人必然聚在一起研究策略。方运的策略在文斗中出现过,荀家必然有办法反制。”

        “反制?既不能用举人战诗词,也不能用自己的战诗词,两人就只能用《易水歌》或《石中箭》,《石中箭》新出现不久,举人秀才都没有长久练习,用出威力远不如《易水歌》。只有那些高文位的人才能迅速掌握《石中箭》,不需要长久练习就可以发挥完全的威力。”

        “看来方运也不擅长用《石中箭》,否则他一开始就应该用,毕竟《石中箭》再慢也比烟雾刺客快。”

        “有道理。既然两人都只能用《易水歌》文斗,而域空又说荀家有办法反制,那这位荀罡自然有特别之处,我们拭目以待。”

        场中。

        “不改了?” 荀罡面不改色,依旧满面和善。

        “不改了。”方运道。

        随后两人请圣庙相助,透明的光罩笼罩两人。

        方运刻意与荀罡保持距离,最后两人相距五丈,是普通文斗的正常距离。

        方运提笔,纸上谈兵。

        荀罡张嘴,出口成章。

        两人用的都是《易水歌》。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方运的烟雾刺客和方才一样,匕首上多出银色的鱼鳞纹路,这刺客的气势无比强大,展现出星之王的力量。

        烟雾刺客向前冲,而荀罡一边后退一边继续念诵《易水歌》,荀罡的身体素质极佳,后退很快。

        在方运的烟雾刺客离荀罡还有一丈的时候,荀罡终于完成《易水歌》,他的烟雾刺客出现。

        荀罡的烟雾刺客与众不同!

        刺客手中的匕首没有露出锋芒,而是被纸页状的黑雾卷着,而且,他的刺客外形比方运的清晰数倍,更酷似真人。

        方运的刺客有一股杀尽天下王侯的大气概,这荀罡的烟雾刺客的气势却更胜一筹,杀的是一代皇帝!

        宗午德轻呼道:“诗魂!荆轲刺秦,以地图包裹匕首,最后图穷匕首见!这匕首藏锋,一旦出现,必然有屠杀天子之威,还要胜过方运的鱼肠剑!一个刺诸侯,一个刺万世第一始皇帝,荀罡的诗魂更强!”

        “荀家不愧是千年世家!出口成章不是纸上谈兵,本来不能加入诗魂宝光,但若一个人对一首战诗的理解极深,十年如一日练习,诗词已经不再是普通的二境诗魂,而是接近三境唤圣,即使是出口成章的诗词也有诗魂。”

        方运的烟雾刺客停下来,而荀罡的烟雾刺客牢牢挡住荀罡,稍稍低着头,紧握匕首,丝毫不把对手放在眼里。

        方运道:“看来荀兄的确是来自十寒古地,不知苦修《易水歌》多少年。”

        “我自学《易水歌》开始,每天清晨耗尽才气练习《易水歌》,上午读书,下午打熬身体,夜晚再一次耗尽才气练习《易水歌》,最后睡觉,如此坚持了整整二年。”荀罡扬眉吐气地说着,他释放了心中多年的怨气,因获得出头机会而斗志高昂。

        “令人佩服。”方运诚恳道,并没有因为对立就讥讽打击。

        荀罡自信一笑,道:“你现在认输,可全身而退!”

        方运道:“荀家人都很自信,但这句话应该我说。认输吧,若我的烟雾刺客出手,我控制不好力量。文斗中若是误杀你就不好了。”

        “你这烟雾刺客的确神异,或许与你的圣墟经历有关,但是,在我的诗魂面前,却也不算什么!当年我若继续专修《易水歌》,现如今必然能够达到三境唤圣,哪怕是进士的唇枪舌剑也敌不过我!”

        方运没有立刻反驳,因为三境秀才战诗的确超过普通的唇枪舌剑。

        方运读过史书,启国曾经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秀才,在镇中教书几十年,并无特别之处。有一日,三头妖帅率领十余头妖将和过百妖兵杀入镇中,而镇中文位最高的也只是老秀才,相当于妖兵。

        但是,那默默无闻的老秀才竟然写出三境的《易水歌》,蕴含少许浩然正气,唤出荆轲意念,屠光来犯妖族。

        在同一年,老秀才考取举人,又在同年考取进士,中进士的当天成功突破成翰林。

        成翰林的第二天,老人对家人笑道:“我自小便知我可成翰林。”说完,老人含笑去世。

        “你比不得那位‘一日翰林’,远远比不得。”

        方运话音刚落,他的烟雾刺客闪电般冲出。

        荀罡的烟雾刺客以丝毫不弱的速度迎出,匕首自图卷中拔出,一道奇异的血光爆开,整个烟雾刺客竟然凝聚成一把血色匕首,匕首上有一对怒火双目。

        血色匕首携带刺杀一代帝王的气势要刺破方运的烟雾刺客,然后刺杀方运。

        “连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荆轲刺秦,并未成功。专诸刺杀吴王僚,鱼肠曾饮诸侯血!”

        在方运淡漠的话语声中,鱼肠剑与血色匕首相击。

        一股奇异的寒意自鱼肠剑中发出,霜白色气息覆盖一丈方圆,冻结血色匕首。

        咔嚓……

        血色匕首化为碎片跌落在地。

        “我认输!”荀罡急忙后退,而他的身上披挂着厚如鳞甲似的的白霜,冻得他面色发青,身体颤抖,无比惊骇。

        “你这寒意,怎比古地的霜绝降临更强!”荀罡退出三步后,脚下一歪,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圣庙光罩消散,第二场方运胜。

        多个荀家人急忙跑过去急救,一位荀家人以医书治疗荀罡。

        医书悬空,外放出淡绿色的光芒笼罩荀罡,但荀罡身上的白霜丝毫没有减弱。

        最终那人收起医书,摇头道:“至少要医家大学士才能救他。这白霜寒气非比寻常,似是有星辰之力,已经让他身体多处坏死。速速送回荀家!”

        那些荀家弟子立刻去抬荀罡,一个荀家人的手指碰到荀罡身上的白霜,立刻如触电般缩回,大声道:“不行!这白霜太强,竟然要冻我的手指!”

        方运随手一挥,他的烟雾刺客冲上前,掠过荀罡的身体,然后消失不见。

        荀罡身体表面的白霜缓缓融化。

        那荀家医生急忙道:“谢过方镇国不杀之恩,既然收回冰霜,那只需要医家翰林即可救治,无须请医家大学士。”

        “我劝你们荀家还是去请一位医家大学士为好。”方运道。

        “为何?”荀家人疑惑不解。

        “因为后面还有八场文斗。”

        .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