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18章 荀家意
  • 第318章 荀家意

    作品:《儒道至圣

        "陇与龙同音,山如龙高低起伏为陇,可惜荀陇闻之如龙,两日见两面,才知名不副实,耳听为虚."

        "疾风知劲草,此等人太常见."墨杉道.

        颜域空却是突然轻叹一声,道:"说起来不怕你们笑话,前些年我与颜家主家关系并不好,直到近一两年才缓和,你们可知为何?"

        宗午德道:"这我们都知道.当年你在庆国出名,颜家家主慧眼识珠,派人接你回主家,给予你和主家弟子相同的待遇.主家和旁系弟子待遇天差地别,甚至能有一次观颜子圣文的机会,引得一些主家弟子不满,至于那些旁系弟子更不用说,所以有人刁难你.大人们有的当是年轻人的争斗不便插手,有的想看看你的心性,你倒好,忍了两个月后,二话不说,离开颜家一去不返."

        李繁铭笑道:"此事在世家中颇为轰动,我们当时觉得你这小子太狂妄,可后来知你随南圣游历天下,徒步数万里,才觉得你有种."

        颜域空道:"荀陇身份和我相似,也是旁系之人,我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情.他年少时曾受过少许折辱,而后便专心向学,在荀家的地位越来越高,后来因在十寒古地中立功,才得看重,但仍没有位列主家家谱,不如主家子弟.你们也知道,荀家人很讲究尊卑,贵贱和亲疏,比我颜家更甚,所以我知他很艰难,曾一度很同情他."

        众人一开始还以为颜域空要替荀陇说话,但听到最后,意识到颜域空似乎并非如此.

        "可是,后来我陆续知道了一些事,便收起了那份同情之心.具体事情如何.我不便细说,只能说,他获得来之不易的地位,然后拼命要保住自己的地位.做了许多事来维护尊卑贵贱.对荀家之外的人更是不留情面.我所料不错,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入主家家谱.然后让他的儿子享受主家子弟的待遇,不要像他当年一样."颜域空道.

        众人认真听着.

        颜域空目光一变,道:"他争取自己地位我无比支持,甚至用一些不光明的手段.我也可以理解,毕竟水至清则无鱼.但现在,他明知荀家可能危及方运性命,却还维护荀烨,阻挠方运,此人已经不再是用手段,而是在谋杀方运!孔家遭遇.比荀家跟甚,但孔家一步一步徐徐改进,虽遵循孔圣的‘尊卑’,但也同样追寻孔圣的‘仁爱’.并且坚持仁爱为先,尊卑为后.可荀家有些后代重‘礼’而轻仁义,却是……"

        颜域空没有再说下去,但众人知道他是想说荀家走错了路,可碍于身份,不便直说.

        孔德论突然低声道:"有人想让半圣先祖升亚圣,自然就有人想让自己先祖压其他亚圣."

        众人的目光有些古怪.

        方运恍然大悟,孔德论所指的想让先祖升亚圣的,就是董仲舒的后代.当年董仲舒天纵奇才,以著名的"天人感应"和"大一统"思想封圣,获封"儒宗",被人誉为儒家第一半圣,本来是最有希望获封亚圣的奇才.

        不过董圣太大胆,不仅妄图改孔圣之道,还想一统百家冲击亚圣之位,得罪许多半圣,最后不了了之,大一统最后没能完全实现.

        不过董仲舒虽然激进,但有真才实学,对人族有大功,众世家虽不喜他的思想,但也很尊敬他.

        董仲舒未成亚圣,豁达开明,生前没有丝毫的怨言,但他的后代则想把他推到亚圣之位,或退而求其次,让董圣世家获得亚圣世家的待遇.

        孔德论提起董家人,方运才明白荀家人为何那么重尊卑贵贱,因为这是"礼"的范畴.

        亚圣六家,创出《易》的周文王是当之无愧的亚圣之首,而排第二的就是孟子,孟子不仅成圣比荀子早,还完善了"义",所以荀子世家始终难以争过文王世家和孟子世家.

        有后人考证,荀子也曾想超越孟子,在"礼"上获得更高的成就,但一直无法突破,反而因虚一而静和孔子圣陨后的赐予成亚圣.

        荀子虽与孟子墨子等众圣有圣道之争,但他自己并不在乎排位,他的弟子后代不同.

        荀子圣陨后,荀家的弟子一直想让荀子排位高于孟子,所以一直在"礼"上下功夫,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代表的尊卑思想是"礼"最重要的基础,而荀子又在尊卑之后提出比较极端的"贵贱",荀家人若想在"礼"上有所突破,就必须重尊卑贵贱,不可能反对自己的先祖.

        正是如此,导致荀家家风不同.

        方运想通缘由,道:"有些事,我可理解,但绝不接受!圣道艰难,有人视我为敌,我必以敌视之!此次文斗,绝不退缩!"

        方运说完,开始下船.

        众人紧随其后.

        方运一边下船,一边打量四周,两侧的道路都被路障堵住,但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路障之后,密密麻麻.那些人议论纷纷,大多数人都极为愤怒,少数在骂骂咧咧,但也有少数人沉默着,没用丝毫的怨恨.

        在州文院的门前,站立着数百人.

        有夕州德高望重的老文人,有夕州的官员,有学子,大都是有举人或之上的文.[,!]位,少数秀才也在其中.

        方运仔细一看,发现除了一些年轻人面有不满之色,那些稍微年纪大的人都面满微笑迎过来.看到这一幕,方运便知道此次文斗更难,他更愿意看到一群怒气冲冲的夕州文人,那样更好对付,但也有些欣慰,人族终究胜过妖蛮.

        "欢迎方镇国和诸位大学士莅临夕州,又乘空行楼船,让我长宁府蓬荜生辉."一个面白无须的老年人身穿三品官服走在最前面.

        宗午德低声道:"盛知州,大学士,皇室的人."

        方运心领神会,微笑道:"学生方运,见过盛大学士,见过诸位长辈先生."

        "客气客气,果然名副其实的少年英才,我们方才还争论,你要是没娶妻,我们谁家的女子最配你."盛知州笑道,完全不像是刻板的官方接待,更像是文人的聚会.

        方运微微一笑,侧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学士和那些翰林.

        那些人都微微摇头,没有人表示出面.

        盛知州笑道:"文鹰,多年不见,你风采更胜往昔.誉之,你……"

        李文鹰打断盛知州的话,道:"亭山公,今日是方运文斗,你我这些老家伙就不要说废话了.方运是个痛快人,你们也痛快一些,来十个举人,比完我们就回玉海睡觉."

        方运心中暗赞剑眉公,同时惋惜此时张破岳没在这里,否则能气死庆国人.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