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08章 贵贱有等
  • 第308章 贵贱有等

    作品:《儒道至圣

        “荀家的人向来自视甚高。他们除了对孔家以礼相待,对其他世家的态度大家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方运,你放心,你助我入第七长廊,我自然也会帮衬你。当然,我们家那些老头子帮不帮你,我就不确定了。”墨杉道。

        “刚才荀陇了的时候你没说话,我还以为你学聪明了,怎么现在原形毕露?你们墨家和荀家之争,别牵扯方运。”

        “不说我们两家之争,只说方运与荀陇之辩,真是大快人心啊。”

        这里的许多人亲眼见过圣墟里荀烨的所作所为,自是认同墨杉。

        孔德论却一直皱着眉头,他把方运拉到一边,低声道:“你这是一招险棋。你拿《荀子》之言反驳荀家人,他们会更加记恨你。”

        方运道:“我想举一国之力压荀家,我想孤身入圣院舌战群雄,我想一言定荀家之错,我想……做的事太多,但是,我现在只是举人,不是不想做,而是做不到。我若不用《荀子》之言反驳,只怕荀家会接连而至打压我。”

        孔德论无奈一叹,道:“也是,我倒是忘记这一点。你现在什么都不缺,缺的是自身的势力。你入赘是万万不能,不如你娶个世家之女为妻吧,那样你会成半个世家之人,之后为难你的人会减少许多。你要明白,世家和寒门……终究是有隔阂的。比如此事,你若是世家女婿,圣墟中荀烨绝不会那般对你,就算你与荀烨结仇,只要与荀家长辈一谈,也可化解。”

        方运道:“我怎能不知?《荀子》中,‘贵贱有等’四字频繁出现,就是把人分出等级,有贵。有贱。荀子极为反对墨子的‘兼爱’,认为那种行为与禽兽无异,所以导致荀墨两家结仇至深。荀家之所以如此对我,恐怕是受荀圣的思想影响。”

        孔德论点了一下头,道:“你果然是奇才,没想到你竟然能看透这一点。我们众圣世家的人,自然会受先祖圣道的影响。都说孔子重仁,孟子重义,荀子重礼,自然有其道理。荀子的‘礼’中。极重等级和分工,荀家的弟子自然也会重世家而轻寒门。你再想想吧,现在低头,是为了以后可以抬着头。”

        方运笑道:“或许吧,但一个荀家还无法让我低头!”

        “也罢,你若低头,也就不是方镇国了。记住,无论怎样,哪怕是成半圣。也不可在荀家动手。”

        “你太高看我了。”方运笑道。

        “我真怕你不知天高地厚,在成大儒前来一场‘批圣’,无论成败,对你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方运笑道:“你又看低我了。我有那么傻么?不到大儒,没有圣道之争,我怎能去批圣?”

        “你能这么想就好。趁你成大学士或大儒之前,好好享受人生吧。任何人立下圣道后。必然会引发激烈的圣道之争。算了,我提这做什么,你瞧墨杉。美成什么样了?”

        方运扭头一看,墨杉正眉飞色舞地聊天,非常开心。

        “走吧。游完庙,就应庆祝死里逃生,庆功宴都已经订好,咱们上车。”孔德论道。

        方运边走边道:“剑眉公给我鸿雁传书,怕荀家人找我麻烦,让我直接去他那里,然后回玉海城。”

        “荀家人已经找你麻烦了,你今日还是明日回玉海城都毫无区别。走吧,先上车,你把方才的事传书于剑眉公,他自然不会阻拦你。”

        方运于是给剑眉公传书,李文鹰回信,既然荀家已经找上门,就让方运参加庆功宴,等明日再走也不迟。

        三辆蛟马车驶向孔圣的最繁华的商业区,最后在孔城极有名的孔府楼门前停下。

        孔府楼的创始人是孔家的一个怪胎,不爱读书,最喜吃喝,后来就在孔城开了这么一家酒楼,因酒楼各方面都不错,再兼敢打着孔家的招牌,生意极好。

        众人来到孔府楼的别院,不等那些官员开口,孙乃勇一声“上酒”直接把气氛带到**,在生死中游走了数日的众人彻底放下一切,开怀畅饮。

        平时宴会应该有的诗词、酒令之类,这次宴会什么都没有,除了吃喝就是谈天说地。

        宴会的话题几乎完全围绕着圣墟进行,因为有些人没进入彗星长廊,那些进入彗星长廊的人就开始讲述彗星长廊的故事。

        说到雪崩坡的时候,宴会达到了最**,就见参与雪崩坡的人纷纷复述自己的诗,有的人喝得太多,或记错诗词,或记错作者,闹出一些笑话,让宴会的气氛更加高涨。

        进入彗星长廊的才子们得意地说,那些没进入的举人秀才羡慕地听着,都很悠闲,但苦了几个陪坐的孔城官员,他们轮流记录众人的诗词,几百首的诗词让他们暗暗叫苦,但也乐在其中。

        众人从第一长廊一直说到第七长廊,等说完方运凭借文胆二境进入毒刃雪里,就没人开口,所有人都看向方运。

        “你们继续,我先干为敬!”说完自饮一杯。

        他们见方运不说话,除了几个喝多了的人苦苦哀求,其他人都转移话题,谈论彗星长廊崩溃的原因以及镇杀兵蛮圣的经过。

        众人正喝得高兴,孔德论突然带着醉意大声喊:“静一静!呃……静一静!我有要事说!”

        宴会立刻静了下来,一起等孔德论宣布重要消息。

        孔德论站起来,满脸通红,笑嘻嘻道:“妖界的猎杀榜刚刚更改,恭喜在座的诸位,曾经上榜的都有巨大的进步,原本没上榜的,无论是秀才还是举人,最差的也位列进士猎杀榜!”

        众人兴奋地欢呼起来。

        “太好了!我终于入进士猎杀榜了,妖族还是很有识人之明!”

        “哈哈,以后我堂兄再跟我吹嘘他是进士,我就可以拿猎杀榜来跟他比。”

        等在座的人议论一阵,孔德论才轻咳一声,道:“别人就不多说了,方运原本是翰林猎杀榜第四,你们猜猜,现在他在猎杀榜的排名情况。”

        师棠迷迷糊糊喊道:“必然会进翰林猎杀的前三甲,哪怕成为翰林猎杀榜第一也不足为奇。”

        “不对!德论故意卖官司,绝对不会普通。方运恐怕已经进了大学士猎杀榜!”

        众人纷纷清醒起来,许多人酒意被驱散大半。

        “你喝多了吧?那可是大学士猎杀榜!可不是白菜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