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03章 争文
  • 第303章 争文

    作品:《儒道至圣

        "等你成进士再卖?好,你天纵之才,现如今已经是圣前举人,不出三年必然成进士!我们等得起!"

        "对,我们等得起."

        "那气血饮江贝中或许有圣血圣玉,我们马家先预订一滴圣血和一片圣玉!"

        "我预订一块古妖髓珠!"

        方运发现,最先喊的那些人都是圣墟中友人的家族成员,明显是在帮自己化解这场危机.

        有了这些人认同,那些想尽快买的人也不好反对,都纷纷预订,来接李繁铭的随从主动拿出笔墨,把这些人的要求记下来.

        方运把可以拿出来的东西都摆放好后,从中取出一颗生身果和五颗延寿果,道:"圣墟之中,玉青兄为救我等不惜损耗自己寿命,甚至可以说救了我一条命,这一颗延寿果应当归他."

        华玉青明明只有二十几岁,但面相却如三十多岁,他愣了好一阵,冲方运一拱手,表示感谢,只是眼眶有孝红.

        众人羡慕地看着延寿果送到华玉青手中,然后看向方运,对这位年少成名的大才子好感大增,延寿果哪怕在众圣世家也是难得的宝物,一般只分给年纪很大且文位至少达翰林的人.

        华玉青才二十多岁,除非在四十岁成大学士,展现不世奇才,华家才可能给他延寿果.

        哪怕是孔家嫡系的孔德论,一生也只能从孔家获得一颗十年份的延寿果,想要更高年份的延寿果,必须要为孔家做出巨大的贡献.

        可现在方运随手就相赠一颗延寿果,不说这份情谊有多珍贵,单说这份气魄就不下于大儒.

        但是,人群中有人发出不同的声音.

        "收买人心而已!我若有五颗延寿果.我也舍得拿出一颗来."

        附近的人看过去,发现是庆国的人,庆国和景国素来不合,旁人也不好说什么.

        方运仿若未闻.继续道:"我成秀才时.曾与妖族鏖战.为了救我们,大源府将军陈溪笔失去左臂.而王先生等多人消耗寿命使用碧血丹心,这生身果赠与陈溪笔将军,而延寿果送与王先生等人.当时使用碧血丹心的先生和将军共五人,还差一颗.三年内我必补齐!我方运人微言轻,势单力薄,不能为人族做太多,但凡是为我人族出力之人,我至少可让他们不受委屈!李大学士,还请你把神果代为交给那几人."

        方运说着,把一颗生身果和四颗延寿果递给李文鹰.

        李文鹰对众人道:"那一战后我曾赶到战场.情况十分惨烈.只是那一战被文相下了封令,等事情解封,诸位或许可在《文报》上一阅事情经过.我代那几人谢过方运高义!"

        众人无不动容,颜域空突然问:"陈溪笔将军是何文位?王先生等人又是何文位?"

        "陈将军是进士.王先生等人都是举人."

        人群中发出阵阵长叹,把延寿果和生身果给举人和进士简直是暴殄天物,任何国家甚至圣院都不会这般浪费.

        "他们之幸,在于遇到方运啊."一位老翰林道.

        众人纷纷点头.

        突然,李繁铭道:"方才哪个庆国人说方运收买人心?对,现在方运已经收买了我的心,以后谁再污方运,我必出言反驳!你们庆国人谁舍得拿六颗神果收买人心,我把这颗心卖给你们!来啊!来收买我的人心啊!"

        最后两句李繁铭几乎是喊出来的.

        "我的心没那么贵,五颗神果就够!"孔德论说着,沉着脸看向庆国人所在的地方.

        泗水院中有数千人,此刻鸦雀无声.

        一些庆国人惭愧地低下头,那之前污蔑方运的人憋得满脸通红,一个字也不敢说.

        "丢人!"

        "枉为读书人!"

        "文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蠢材!方运一词传天下,还用得着浪费神果收买人心?"

        荀烨死死握着拳头,方才那人就是他指使的.

        方运远远扫了荀烨一眼,然后把拿出来的所有东西收入凶君的饮江贝中,递给李文鹰.

        李文鹰则道:"我在上面做个文胆烙印,任何人打开都会破坏烙印,日后可以查证."

        李文鹰说着,把自己的文胆和才气的力量打入饮江贝边缘,形成文胆烙印,又让方运把文胆之力和才气混入其中,这样除非方运打开,否则连李文鹰打开饮江贝都会破坏烙印.

        李文鹰又要了方运的《明月几时有》原稿,这原稿极重,传天下一纸万斤,李文鹰差点闪着腰,急忙收入他自己的含湖贝中.随后李文鹰用鸿雁传书联系圣院典籍院的人,让他们来取东西.

        李繁铭离开,不一会儿回返,来到方运身边道:"荀家的人说了,圣人有令,圣墟内发生的一切不予追究,荀烨对你只有敬佩之情,没有诋毁之意,望你不要节外生枝."

        "亚圣世家护一个家主之孙的确不算什么,嗯,我知道了,待游完诸庙,我会亲自解决."

        "方运,你可不要冲动!荀家在庆国根深蒂固,而且你与庆国.[,!]杂家的关系势如水火,你若真去庆国夕州,怕是不好收场."

        "你放心,我自会考虑."

        "那便好."

        众人正等待典籍院来人,孔德论微笑着走过来,道:"鉴于此次圣墟之行远超之前,孔家决定让此次从圣墟出来的人一观鲁桓公庙."

        许多人发出羡慕的赞叹声.

        从圣墟出来的举人和秀才陆续聚在一起,进入圣墟的二十个秀才中,不算方运只有三人活下来,而排名前二十的举人中,六人死亡,其中包括圣墟排名第六的丰泱,是被誉为与颜域空相差不多的天才.

        丰家人哪怕早有准备,也有许多人哭天抢地,早就离开泗水院准备丧事.

        不多时,圣院和孔城官员走了过来,圣院的人身穿平常的文位服,而孔城的官员则穿着大红色祭祀袍,以体现游庙的庄重.

        圣院的人说了一些贺喜之词,然后带众人前去游著名的鲁桓公庙.

        荀烨悄无声息地进入队伍中,但大多数人都不理他,方运更是好似没见过他.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方运等人走出泗水院,正要向外走,就见五个人从远处冲过来,风驰电掣,尽数身负疾行诗词.

        孔城之内若无惊天大事绝不能使用平步青云飞行,但若事有紧急,有马车,也可以利用疾行战诗词快跑.

        方运等人不得停下来观望.

        "那不是广见院的余大学士吗?他怎么带着广见院的人跑了过来?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

        "他们各个神色急切,一定是圣院出事了."

        "唉,多事之秋啊,希望圣院平安."

        众人正担忧,就飞奔而来的余大学士以舌绽春雷大声喊:"谁是方运方镇国!"

        众人愣了一下,一起看向方运,许多人眼中的忧色更重,让一位圣院大学士急成这样的事,一定非同小可.

        李文鹰的剑眉轻动,目光一闪,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荀烨眼睛一亮,方运要是倒霉,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在下方运,见过圣院诸位."方运行礼道.

        哪知余大学士直奔而来,收手抓住方运的手腕,气愤道:"你怎么能把‘千里共婵娟’放在典籍院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我广见院负责天下的诗词文对外展览,此等好词自然要放在广见院!你是因为有宝物要寄存?没问题!这普天之下,谁敢来我广见院抢东西!谁!站出来让我一观!"

        六十余岁的余大学士扫向众人,无一人敢回答,他自豪一笑,正要继续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舌绽春雷.

        "我刑殿敢抢!"

        余大学士面色微变.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些身穿刑殿长袍的人同样身负疾行战诗跑过来.

        众人一见这阵势,都轻松地笑起来,原来余大学士是抢夺方运诗词的暂存之权,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的确也是了不得的大事,毕竟传天下的诗词文实在太少了.

        只有荀烨等少数人心里在骂娘,眼看着坏事又变成有利于方运的大好事.

        "杜大学士!"余大学士礼貌地问候.

        杜大学士冷哼一声,道:"据我所知,方运是为了存放宝物而愿意把传天下之词暂存在圣院,那些宝物出自圣墟,乃是杀妖灭蛮之所获,方运立此大功,我人族自然要保护他的战利品!圣院刑殿赏罚人族,也保护人族有功之士,那些宝物和传天下之词自然要寄放在刑殿!"

        "荒谬!那你们刑殿保护他的宝物,我们广见院存放《水调歌头》,岂不是两全其美?"

        "我们不忍心把方运之物分开啊!"杜大学士语重心长地道.

        "你……"

        两位大学士立刻吵了起来,众人笑看两位大学士争执.

        大兔子从李繁铭那里要了一根大萝卜,一边津津有味地吃,一边津津有味地观看两个大学士争论,小嘴嘎吱嘎吱嚼个不停.

        不多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幸好我来得及时!方运说好把东西存放在我们典籍院中,你们来做什么?"

        "两位文友,你们过分了!"

        众人一看,典籍院的戴大学士和汪大学士联袂而来.

        众人笑了,这可是一场龙争虎斗,有好戏看了!

        (.)R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