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94章 碎了
  • 第294章 碎了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心中疑惑,自己刚当上星之王,奇书天地怎么动起来了。

        方运没有太在意,试着感悟星之王座的力量,发现一股股精纯的文曲星力涌入自己的体内,这文曲星力不断强化自己的文宫、文胆、才气和种种力量。

        但是,方运发觉这文曲星力似乎有什么缺陷,才气增长到四寸以后,就不再增高,那文曲星力只是继续让文宫、文胆和才气的“质”增高,而“量”不变,似乎是怕拔苗助长。

        随后,方运发现自己置身于无边无际的虚空中,周围漆黑如墨,一颗星辰突然划破黑暗,从极为遥远的地方飞驰而来,直直飞向自己。

        那星辰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杀伐、暴虐和破灭的气息,仿佛有灭世之念。

        “轰……”

        方运眼前一黑,就觉得那星辰击中自己,眉心处传来微痛。

        那颗星辰突破文宫,镶嵌在文宫内的一幅壁画上。

        不等方运仔细观察那幅壁画,星之王座震动起来,接着,整座彗星长廊震动起来。

        方运暗道不妙,立刻查看彗星长廊内发生的一切,发现出大事了。

        彗星长廊断裂!

        第一长廊脱离!

        短短一眨眼的工夫,第二长廊脱离!

        第三长廊、第四长廊……最后各段长廊全部脱离,所有的长廊全部成为独立的存在,悬浮在太空。

        彗星长廊内蕴含磅礴的星力和强大的力量,这时不断向外投射,形成各种各样的颜色或光幕,在太空中无比绚丽。

        方运感到奇书天地形成一股莫大的吸力,似乎要把整座彗星长廊吸进去。

        “奇书天地发的什么疯?”

        方运看到,第七长廊正在由外而内一层层地剥离,大量的碎石碎片在星空中四散。

        第七长廊越来越小。

        霜犬疑惑地看着方运,随后瞪大眼睛,怒视方运,猛地扑过来,对准方运的喉咙狠狠咬去。

        方运此刻还是星之王,还能借用彗星长廊的力量,手指轻轻一弹,磅礴的银色星力飞出,就见霜犬嗷嗷叫着被打飞,身体不断向远处翻滚,很快不见踪影。

        两头石狮子站在半空,低头看着星之王座。

        方运坐在星之王座上,愁眉不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窃吾之宝!”

        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震得方运头痛欲裂,七窍流血。

        接着,方运听到一股仿佛从九幽黄泉传来的声音。

        “灭!”

        方运眼前一黑,好似看到亿万星辰汇聚成一条河流,犹如银河倾泻,携带破灭一界的威势冲向自己。

        方运不由得想起古妖传承过程中看到的一切,那些把山峰当石头抛飞的古妖在这力量前连蚂蚁都不如,方运明明想努力抵挡,却发现自己无从下手。

        眼睛那星辰洪流就要冲到,突然,一条条纤细的白光出现,那纤细的光芒极小,如同是动物的毛发。

        “这……”方运第一时间想起奴奴送他的一撮白毛,至今还记得奴奴泪汪汪的可怜眼神。

        那些纤细的白光飞速变大,眨眼间变成一根根擎天之柱,围住方运。

        星辰洪流轰地一声撞在白光之柱上,仅仅是那声音就把方运震昏。

        在方运昏迷的同时,整座第七长廊炸开,只有星之王座附近依旧被密密麻麻的冰雪包裹,而星之王座下面露出一块一人高的石块,急速向外飞去,那石块黑中透亮,散发着淡淡的光泽,无比吸引人。

        方运眉心突然传出强大的吸力,那石块用力挣扎,但仅仅挣扎了一下,就缩小然后被吸入方运的眉心。

        其他长廊相继崩碎,幸运的人站在彗星长廊的碎块上,而不幸的人被抛飞到太空中。

        在不远处,一块方圆百丈的彗星长廊碎块在太空中向远处疾驰,彗星长廊微薄的力量笼罩着碎块,但这力量正在快速消散。

        这片碎块是第七长廊门口那里的地面,跟随方运的举人都站在那里,还有一些星妖蛮,以及一头全身猿毛脱落的猿妖将。

        它没有和那些血妖蛮一起受到彗星长廊的攻击。

        “唉,人算不如天算,妖祖之力显现,哪怕众圣联手也无济于事。可惜,可惜,哪怕换一个兵蛮圣,也太可惜……”

        猿妖将低声嘀咕完,身体化为尘埃,徐徐散开。

        碎块上的举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谁能想想办法?彗星长廊的力量一旦消失,我们都会憋死的!半圣说过,太空没有‘生之气’,我们都活不了。”

        “没有办法,谁也没写过‘生之气’的战诗词,除非能成大学士,否则谁都无法在太空存活。”

        “方运应该没事吧?怎么他刚成星之王杀了那些血妖蛮,彗星长廊就崩溃了?”

        “未必是方运所杀,可能是别的力量,他未必能当上星之王。”

        “这……你临死前喜欢关心别人?”

        “坏了,我把这事忘了。救命啊……”李繁铭大声求救,但声音无法在太空中传播。

        颜域空白了他一眼,以舌绽春雷求救,通过才气向四面八方传播。

        两头石狮子的身体表面逐渐裂开,最后石片剥落,露出一雌一雄两头狮子,两头狮子迅速变大,最后变得足足有三层楼那么高,周身的气血之浓烈,远超方运在圣墟中见过的任何妖王或大妖王。

        雄狮子伸爪挠了挠下巴,自言自语:“吃了他们还是只吃一点呢?我已经上万年没吃东西了。”

        “不管怎么说,是那个叫方运的小子救了我们,送他们离开吧。”

        “那就下次再吃!”

        雄狮子对准下方一吹,许多大石块被无形的力量包裹,快速地向妖祖门庭落去,包括方运所在那一处碎块。

        “嘿嘿,第二星城的小家伙们要哭了。我们走!”

        祖原广袤无边,是妖祖统领之地,妖祖门庭只是祖原的门户,只有用一座妖族城市,名为第一星城。

        第一星城向东,越过大海,就是祖原腹地,海边伫立着第二星城。

        第二星城同样是一座巨型的妖山,在山顶上,数不清的妖蛮人仰头望天,全场寂静无声。

        在他们眼里,那彗星长廊如烟花般炸开,各种力量四溢形成奇异的色彩无比美丽,但每个人却垂头丧气。

        尤其是七个人族进士所在之地。

        “我隐忍三十余年,只为彗星长廊然后……去那里,就……就这么结束了?”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人茫然地望着天空。

        “天凌,我们谁不是一样?可惜啊,天下得文曲星力的地方少之又少,既然彗星长廊不存,我们只能去更危险的地方。不得不说上一代举人幸运,而这一代举人……真不知道是说他们幸运好还是不幸运好。”

        一人突然道:“当然幸运。我从第七长廊碎块的位置,看到我的小侄子德论。”

        “什么?什么!第七长廊!你不会看花眼了吧?我们知道你是孔家人,比我们厉害得多,可你不能骗我们啊!就算是咱们几个联手,也未必能过第六长廊,因为里面不可用文宝,我们只比举人多了唇枪舌剑!”

        “承哲,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举人出现在彗星长廊不算奇特,可若是出现在第七长廊,简直千古未有。若是颜域空也在其上,把可不得了,他最多三年就可超越普通进士,二十年后,我们恐在他之下。”

        孔承哲缓缓道:“不仅有德论,颜域空、孙乃勇、墨杉、宗午德等年轻一辈翘楚俱在,连花酒李繁铭也在之中,那只大兔子我看得清清楚楚。只是,我似乎总觉得那里面缺了什么。”

        “方运呢?”

        “对!就是缺他!可惜了,我本来最看好他,谁知他竟然没有同德论他们在一起,不知是没到彗星长廊,还是出了什么事。唉,希望他能平安离开圣墟。”

        “彗星长廊怎么会崩碎?会不会与那负岳逃跑有关?会不会与书山镇死兵蛮圣有关?”

        “跟负岳逃跑必然有关系,但不像是主要关系,妖祖恐怕早就料到负岳会有逃跑的一天,否则就不是妖祖了。不过……那镇杀兵蛮圣的山到底是何物,是不是书山,还无法确定,不可乱说。”

        “连我人族举人都到了第七长廊,那三大圣子恐怕早就已经到达星之王座前。我们早就料到,斗极和鹰炎两妖之中必有一妖成星之王,那龙岭最没希望。”

        “承哲,你为何不言语?”

        “在负岳逃跑的时候,似乎有一条被冰冻的蛟龙飞出去,看体形很像是斗极。至于鹰炎和龙岭,我都没看到。你们看那个方向,大概有一百余长廊碎块向妖祖门庭方向飞去,其中有一些似乎被神异的力量保护,应该可以安然落地,上面都有妖蛮人。可并没有看到鹰炎和龙岭,而且没有一人是妖族圣子。”

        “每一块长廊碎块你都能看得清?”

        “看倒是看得清,但有的岩石碎块方位问题,我看不到上面有没有人,应该是我没看全吧。第六长廊似乎有些古怪。”

        “什么古怪?”

        “你们也知道第六长廊是毒雾,可那些碎块上几乎没有多少毒雾,真是怪事。难道彗星长廊有变?”

        “或许是吧。”

        “天凌,我看到荀烨了,不过他好像在第三长廊,连雪崩坡都没过,还有一些远不如荀烨的举人倒还在第四长廊。怪,实在是怪。家里长辈知道举人不可能在彗星长廊走远,没有告诉他们详情,因为无非是到第二长廊或到第三长廊,绝对过不了第三长廊的雪崩坡,可他们竟然过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