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87章 凶君之狠
  • 第287章 凶君之狠

    作品:《儒道至圣

        “唉……这有什么假的?你过来一看便知。”狼蛮圣子的声音充满了悲伤。

        方运慢慢走过去,发现那里有许多破碎的骨头,大部分骨头都碎成粉末,但一块指甲盖大的骨片格外特别,哪怕有毒刃雪击打在上面也毫发无伤。

        一个黑色的狼头浮现在上面,像是用毛笔勾勒出的简画,与狼蛮圣子的外形十分相似。

        方运一看便知这狼蛮圣子确实死了,快步走过去,要捡起骨片。

        “不要碰我!我会被你的文胆之力杀死!”骨片上的狼头像大喊,嘴甚至动了起来。

        方运却没听他的,伸过手,以文胆之力包裹在上面,握在手中,文胆之力不仅会保护里面的狼灵,还可以防止狼灵突然害人。

        “你还真是小心。”狼头像说着话。

        “我没直接杀了你,就不算小心。说吧,为什么偏偏喊我。”

        “你以为除了你,后面还有谁能来到这里?让我等十年吗?”

        方运看了一眼狼头像,道:“说的也是。看到一个想杀我的狼崽子死在这里,是进入彗星长廊以来最值得高兴的事。”

        “你……我不跟你计较!我们做笔交易,你救我出去,我给你宝物!”狼蛮圣子道。

        “哦?那你应该清楚我身为人族救狼蛮圣子会付出什么代价,一旦被人知道,我只能逆种。”

        “你放心,我不会传扬出去,毕竟我这条命也是你救的。”

        方运看了一眼周围,道:“好了,玩笑时间结束。救不救你,我需要考虑,现在你一定想报仇,对吧?”说完,方运嘴角浮现淡淡的笑意。

        狼蛮圣子一点脾气没有,道:“我懂!我当然想报仇!看来你也是聪明人,知道我们现在有了共同的敌人!你应该知道我的敌人是谁,他也想杀你!”

        “说吧,到底是谁。”方运边走边说。

        “你走错方向了,星之王座不在第七长廊门口的正对面!”狼族圣子道。

        “哦?”

        “今年的星之王座,在西方偏北的方向。”狼蛮圣子道。

        “你如何得知?”

        “哼,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你慢慢走,一定能看到他们前行的痕迹,虽然大部分痕迹都被毒刃雪掩埋粉碎,以你的能力可以轻易察觉。”狼蛮圣子道。

        “嗯,谅你也不敢骗我。”方运对这狼蛮圣子没有一点好感,所以说话毫不客气。

        狼蛮圣子似乎也明白,不敢像之前那么嚣张。

        方运快步疾行,同时问:“是谁杀的你?是鹰炎还是龙岭?”

        “不是鹰炎,他喜欢独来独往,和斗极一样是天之骄子,根本就不屑于做各种下作事,哪怕放到你们人族也算有高尚的品格。”

        “哦?新鲜,你们妖族也知道自己很下作?”方运道。

        骨片上的狼蛮圣子头像一阵气闷,道:“你是读书人,我说不过你。是龙岭动的手。龙岭不一样,蛮族有近乎妖族的体魄,又有近乎人族的指挥,所以心思比我们妖族重,他才不管什么下作不下作。”

        “和你一样。”方运道。

        “我承认,但我和他不同,我不会为了一个星之王去杀妖蛮的圣子,最多是打伤,或者赶走!不过,龙岭表面上杀我的借口是说我故意害他,挑拨你和他的关系,借你之手除掉他,但实际上是凶君在说我坏话。”

        “那狼妖果然是凶君。”方运道。

        “果然瞒不过你。不过,你恐怕不知道,我的兄长和他早就认识,在进入圣墟前,我就已经跟他敲定合作之事。你还记得那个雨夜吗?”

        “我用弱水骑兵杀你们的那个雨夜?”

        狼蛮圣子郁闷地道:“是我率领妖蛮两族追杀你们到村庄的那个雨夜,好吧,都一样。总之,我之所以能找到一开始的举人队伍,是凶君告诉我的,我在明,他在暗。他还让我杀了你们医圣张仲景世家的天才。”

        “凶君果然狠毒!”方运右拳紧握。医家和农家、工家等许多人一样,极少参与圣道之争,要争也是内部之间争论医术,一直在默默帮助人族,像那华玉青,紧急关头都会消耗寿命为他人治疗。这次圣墟中若不是华玉青消耗寿命燃烧一部分医书,方运必死无疑。

        凶君竟然连医家天才都不放过,这种行径的恶劣程度已经远超抢夺其他豪门大家族的宝物。因为任何一个医家天才都可能救活将死的人族,为人族的延续立下不朽之功。

        “他是为了医家的医书?”方运问。

        “对,他得到妖祖之子的血,把血滴入那医书中,使得他哪怕在彗星长廊里也能一路治疗自己,否则以他的能力,就算跟着我们这些圣子也活不了。”

        方运点了一下头,承认相信狼蛮圣子所说。在圣墟外,给凶君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杀医家的人,更何况是医圣世家的天才,所以他手里能用的医书很一般。但是在圣墟里,他就能杀医家传人,从而得到更好的医书,保证彗星长廊更加顺利。

        “凶君和龙岭什么时候联手的?”方运问。

        狼离道:“在过落星桥的时候,我明确表示只能帮凶君他这里,最后那追击流星我只是勉强能过,不像其他三大圣子可以轻松通过。然后他就选择与龙岭合作,不知道许了龙岭什么好处,龙岭一口答应,一路带着他。”

        “那时候你们俩的关系就有裂痕了吧?”方运问。

        “是的,不过我们有共同的目标,都想杀死你,而且还没有到第七长廊,所以我们之间和和气气。但是,在深入第七长廊后,龙岭突然动手,杀死我和我的两个圣族随从。若是在别的地方,我有可能逃跑,但这里漫天都是毒刃雪,我哪怕是狼蛮圣子,也无法承受他们和毒刃雪的双重攻击,很快被杀死。”

        “他们杀你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方运问。

        “我知道凶君太多的秘密,他想杀我灭口!要是我活着回去,一旦走漏风声,哪怕没有证据,哪怕是在圣墟中发生,他也可能会被众圣世家联手惩罚。更何况,我们蛮族的王位之争比你们人族更残酷,我死后才明白,我的兄长和他恐怕早就决定,一旦我失去利用价值就杀我灭口,毕竟我兄长与人族大名鼎鼎的凶君勾结总是污名。”

        “凶君除了勾结你杀医圣世家的天才,还做过什么事?”方运问。

        “他杀了好几个,但都是他自己偷袭杀死的,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他没说。”

        “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秘密?”方运问。

        狼离犹豫片刻,道:“他一直没说,但我知道他有跟妖祖有关的力量,有可能成为星之王。对了,龙岭不知道它是凶君,只以为他是我部落里一头普通的狼妖。”

        “你竟然没说?”方运问。

        狼离阴笑道:“一开始凶君不让我说,我自然没说,后来被偷袭,没机会说。现在想想,不说是好事,龙岭绝不会认为一头狼妖会跟他争夺星之王座,但以凶君的手段,必然会偷袭龙岭并杀它。不过龙岭可不是那么容易杀的,他可是妖将中的三大圣子之一,同辈妖蛮中的翘楚,怎会没有保命手段?所以结果必然是他们两败俱伤,甚至可能双双死亡!这是我最想看到的。”

        “龙岭有什么手段?”方运问。

        狼离笑道:“你们人族不知道,我们妖族中也少有人知,但我知道,龙岭的祖灵已经进入第二境,身化祖灵,别说凶君分神,就算那霜犬在他身化祖灵的时候也拿它无可奈何。而且龙岭的祖灵很奇特,据说他的父亲也就是那位蛮圣吃过龙髓圣血,他出生的时候激发了其中的力量,血脉中有龙髓圣血的力量,因此十分强。”

        方运一听顿感头痛,祖灵二境跟文胆二境等同,但论战斗能力,祖灵是文胆的数倍,毕竟文胆不是为战斗而生,但祖灵是。

        “有没有什么办法破他祖灵?”

        “没有。但你们的帝王诗、斩龙诗等都可以,我记得你作过帝王诗吧?不过,我感觉你最小心的应该是凶君,他在圣墟实力不强,但手段变化多端。”狼离说话的时候,看向方运肩头的小流星,看了一眼又离开,并不认识那是什么东西。

        “那鹰炎呢?”方运问。

        “鹰炎简单多了,你能胜过它,它会马上放弃争夺星之王座。你若是输给它,它会放你离开。另外,鹰炎的祖灵是大日真火,而大日真火也是星力之一,在这里他同样很强。一旦他动用大日真火,连这些毒刃雪也会融化。唉,这些天才生下来就拥有大异象、大威能,真是不能比啊。”

        “没关系,我帮你,我不能把你提高到他们的层次,但可以试着把他们拉低到和你一个层次。”方运道。

        狼离愣了一下,问:“你想争星之王?”

        “当然。”

        “你为什么要争?”

        “我觉得,我不比妖皇差,不比孔家之龙差,不比龙宫公主差,更不比三大圣子差!”方运说着,目光更加坚毅。

        狼离又愣了一下,缓缓道:“我明白了,要想得到星之王,首先得有一颗争星之王的心。我以前想杀你,是因为我以为你不过如此,现在才明白,你确实比我这个圣子强,强很多。怪不得那只狐狸说要请妖圣杀你……”

        狼离突然闭上嘴,惊慌地看着方运。

        “你再说一遍!”方运缓缓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