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73章 霜犬
  • 第273章 霜犬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走到河边仔细观察银色的河水,发现这水不像水银那么重,轻重和普通水差不多,那银色不像是水本身的颜色,更像是在外力的作用下与水相互融合.

        "这水有古怪."虎暗道.

        方运和斗极相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相同的词语:废话.

        方运看着斗极,问:"你确信这异象一定是负岳造成的?"

        "确信.彗星长廊除了那两头狮子和第七长廊的那条看门狗,就只有第五长廊的负岳是活的."

        "看门狗?"方运问.

        "妖界的一头霜犬,被妖祖赐予不死之身,看守星之王座.霜犬离不开第七长廊,两头石狮子不可能在这里搞事情,所以只可能是负岳.只是,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斗极环视山中通道.

        方运发觉斗极在之前很轻松,但被吸到这里后,态度明显的变化,变得更加认真专注,显然他意识到了难以摆脱的危机.

        "这负岳会不会伤我们?"方运问.

        "他不敢,否则石狮子会第一时间出手解决他,毕竟我们名义上是妖祖挑选的人物,很可能成为妖祖的弟子.不过,他不伤我等,但却可能像现在这样,妨碍我们,甚至把我们困在这里."斗极道.

        "这算是半个好消息."方运无奈地道.

        "但这意味着我们可能被困在这里很久,枯等其他妖蛮成为星之王,甚至于活活困死在这里."

        虎暗道:"这是不是第五长廊考验的一部分?"

        "这……我认为不是,因为所有走出迷宫的妖蛮都没有见过负岳,甚至也从来没有人像我们一样,被吸入山腹通道中.(""//pnxs""target="_blank">//pnxs"target="_blank">"//pnxs"target="_blank">pnxs平南文学网)"斗极道.

        方运却道:"不.妖祖既然把负岳镇压在第五长廊.恐怕就已经考虑到它的因素,让单纯的迷宫变成危险的迷宫,或许就是妖祖的意思.难道你真认为这第五长廊只是考验我们过迷宫?"

        斗极无言以对,道:"你说的不错.我只按照常理判断.忽视了妖祖的态度,他既然把负岳放在这里.恐怕真的是把负岳算成了第五长廊考验的一部分."

        "你刚才说,离开彗星长廊的妖蛮几乎没有提负岳,这意味着,还有另一个可能."方运道.

        斗极和虎暗立刻明白方运话里的意思.

        "难道我们会因此死在这里?我自负不弱于同等妖位的负岳.但它的实力无限接近半圣,差距太大,他若是想困住我们,我们必然会死在这里."斗极皱着眉头.

        "天无绝人之路.既然我等受困于此,分不如合,不知两位是否愿意暂时抛弃两族恩怨,携手合作?"

        "当然!"斗极和虎暗异口同声道.

        方运道:"既然如此.那还请两位不要隐瞒负岳的信息,对他了解得越多,我们逃离的可能性越大.比如,负岳是什么样子.大妖王层次的负岳有多大,擅长使用什么力量?"

        虎暗立刻道:"负岳有操控大地的力量,状似乌龟,但龟壳和普通的龟壳不同,上面是一座座骨质山峰,每过千年,负岳的龟壳上多一座骨质山峰,力量也更进一步.另外,负岳别称大地之龙,我们妖界有许多负岳的传说故事,比如说负岳报仇的方式是背着一座山砸仇敌的家.至于负岳身体多大,没有定论,有的说什么负岳驮妖界而行,有的说负岳不过百丈长,甚至还有妖认为负岳背负山岳与星辰只是传说."

        "负岳性情如何?"方运问

        "古妖都是聪慧之辈,但……你懂的."斗极话只说到一半.

        方运心领神会,妖蛮再聪明再理智,可一颠怒起来,连半圣都会失去理智,这是妖蛮两族的缺陷,若是没有这个缺陷,早就没有人族龙族的立足之地.

        虎暗道:"既然活着离开彗星长廊的妖蛮都没见过负岳,而见过负岳的恐怕都死了,那么我等首先要远离负岳.这河水的上游处有风吹来,气味和迷宫相似,我们应该去河水上游."

        方运什么都没说,看向河水的下游.

        "你有不同的看法?"斗极问.

        "不同?哦,或许是我们人族和你们妖蛮的不同吧,你们遇到未知的威胁,要么战,要么逃,我们人族则更倾向于深思熟虑后,寻找最佳的方式解决,只有在找不到更好方式的时候,再选择战或逃."

        "你难道不怕负岳?"

        "谁不怕大妖王?问题在于,你说过他不敢杀我们,而且是他的力量把我们吸进来,这说明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诉求,当然,事情总要从不同的角度考虑,他也可能是因为被关押多年而拿我们发泄."

        "那你准备怎么办?"斗极道.

        方运道:"既然我已经决定暂时放弃两族恩怨,根据惯例,自然是少数服从多数.虎暗选择去上游,我正在考虑,你呢?"

        斗极没有立即答复,向通道的两个方向看了看.[,!],又看了方运和虎妖圣子,最后道:"我赞同虎暗."

        虎暗咧着嘴笑起来,感到十分荣幸,对斗极多了几分亲近,然后得意地看着方运.

        方运的眼神出现微不可查的变化,随后道:"那我们就去上游."

        "走!"

        一人两妖立刻快步前行,一蛟一虎哪怕只是小跑也极快,方运不得不全力奔跑才跟得上.

        拐过一个弯,前面出现一个明亮的洞口.

        "怎么样?我选对了吧?"虎妖大笑着飞奔出去,出洞口后迈了几步便突然停下来,不断地扭头四处打量.

        方运和斗极随后跑出洞口,四处张望,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封闭的山谷,山谷中和迷宫的其他地方一样,没有丝毫的杂草.只是山谷中有一口寒泉,不断冒着银色的水,形成银色河水的源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方运问:"你们能不能爬上这山壁?"

        斗极道:"不能.这山壁属于第五长廊.上不去."说着快步走向寒泉.

        方运跟上去,仔细观察泉水.

        泉眼中不断涌着泉水.而这口寒泉附近的竟然有一道道干瘪血管似的纹路.

        方运认得这东西,名叫‘血纹’,是妖族血炼出的一种力量,起码要妖王才能使用.血纹并不是特别强大的力量.有一些简单的作用,比如收纳星力,吸收天地元气等等,用途不是很广.

        虎暗道:"这幅血纹年代久远,里面的气血已经完全消散却依旧发挥着作用,恐怕是妖祖亲自所画.这血纹的作用偏向于镇压,应该是妖祖镇压负岳的血纹."

        "你猜的不错.既然是妖祖亲自画下的血纹,我们还是远离为妙."斗极道.

        不用斗极解释.方运最先转身回返,远离这寒泉,不管妖祖是死是活,他留下的力量绝不是区区举人可以窥探的.万一引发什么自我保护的力量,必死无疑.

        "唉,没想到不是出口.我们快往回走!"虎暗道.

        于是,一人两妖向河水的下游方向跑去,这次方运依旧跑得最慢,一边跑一边观察通道,希望能找到什么.

        跑了好一阵,方运一无所获,如果非要说新的发现就是这通道内的石壁非常结实,但这对逃离此处毫无用处.

        "前面似乎有座大厅,银色河水在那里汇聚成水潭."跑在最前面的虎妖圣子突然道.

        脚步声立刻变得更加嘈杂.

        方运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斗极和虎暗,没有发足狂奔,依旧保持和之前一样的速度.

        接近大厅,虎暗速度不变,而蛟龙斗极却开始减慢.

        "唉,这么久了,妖族还是一样蠢啊!"

        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整座通道都在震动,这里如同塌方一样,通道顶部的灰尘碎石不断向下落.

        方运只觉一股灭尽苍生的寒意临身,随后就见前方的通道在以极快的速度结冰,不过眨眼间就蔓延到面前,整条通道被厚厚的冰层覆盖.

        在被冻结的一刹那,方运看到虎妖圣子虎暗的头颅如同摔在地上的西瓜一样,砰地一声爆开.

        随后眼前一黑,方运在心中暗叹一声,带着无尽的绝望失去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方运突然感到身体冰凉.

        "嘶……"

        方运下意识缩着身体,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完全由寒冰组成的世界,晶莹剔透,分外美丽,但方运却从这份美丽中觉察到巨大的危机.

        方运发现自己躺在冰面上,急忙起身.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冰柱,冰柱的直径足有二十多丈,冰柱的下面是一个环状水池,银色的河水浸泡着冰柱,而河水没有结冰.

        方运继续张望,这冰柱和水池位于一处宽阔的寒冰大厅中心,这寒冰大厅的八个方向各有一条向外的通道,其中多个通道中出现被冰冻的尸体,虎妖圣子虎暗的尸体也在其中.

        蛟龙斗极被一块厚厚的大冰块包裹着,生死不明.

        方运心中刚冒出一个念头,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比之前小了许多.

        "来到这里,我想杀谁就杀谁,两头蠢狮子管不到我!"

        "负岳?"方运下意识地问.

        "从你们进入迷宫开始,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你叫方运是吧?我很好奇为什么迷宫里的那些人族失散又重聚后,第一个提起的人名都是你,他们说是你帮他们过了浮冰河,雪崩坡和落星桥,真有此事?"

        "原来是负岳前辈,学生方运见过前辈."方运用妖语客气问候.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