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68章 大礼八法
  • 第268章 大礼八法

    作品:《儒道至圣

        在看到落星桥第一眼的时候,看着那十多颗流星齐齐坠落,方运就有种想跑的冲动,因为他和这些举人不一样,他清楚流星坠落的威力。

        这第四长廊不过二十多里长、一里宽,十数颗流星一起下落,足以把这里变成废墟,但这里的流星没能做到。

        为了确定流星陨石的威力,方运进入奇书天地中翻找相关书籍,很快有了答案。

        这第四长廊的流星在天空飞行的时候威力和正常流星一样,可一旦接近桥面,力量就明显变弱,无论是冲击波的范围、力度还是流星的火焰都不如半空的时候。

        方运想起虎妖圣子对付流星的方法,明显是靠冰桥的力量削弱流星,而那妖象之所以被一击拦腰打断,是因为当时的流星没接近冰面,力量没有丝毫的减弱。

        于是,方运仔细观察流星的变化,很快发现,只要流星到达离地面三尺的地方,力量就开始削弱,在碰撞到冰面的一刹那,力量削弱更多。

        方运立刻走上桥,仔细感受,发现那寒意在三尺高的时候最强,超过三尺就变得很弱。

        “流星和雪崩一样,都不是自然的力量,都受彗星长廊的力量操控。而且,寒意的力量对流星有着明显的克制,若是能操控冰桥中的寒意,就极有可能通过落星桥。”

        “除此之外,最好应该理解妖祖考验的目的。”

        方运冥思苦想。

        “雪崩坡和浮冰河都考验了力量、反应、灵活和耐力等,这落星桥的流星又强到人人都无法正面抵挡,不可能考验实力。那虎妖圣子过桥的方式是先削弱对手,更像是人类的兵法谋略,不是妖族主流的战斗方式。若所料不错,这是考验,也是妖祖在指点妖蛮,教导妖蛮在绝对不可力敌的情况下。要知道借助别的力量!”

        方运想通这一点,豁然开朗。

        “妖蛮大都是死脑筋,哪怕是天才也大都体现在力量上,而不是体现在智慧上,他们更愿意只用力量去解决一切矛盾。这种考验头脑的方式对人族来说是小菜一碟,但对妖蛮来说就显得特别不一样。”

        “妖祖也没办法教会妖蛮多用头脑思考,所以干脆设置这个落星桥,先让所有妖蛮去‘躲避’流星,最后再想办法‘削弱’流星,然后才能通过。就是要让那些妖蛮知道。有时候蛮力解决不了的事情,用头脑思考一下就可以解决。”

        方运想到这里,突然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妖祖的考验对天才妖蛮来说还好,可我们人族要参与这个考验却千难万难,因为速度和反应跟不上!可以说,整座彗星长廊都这样。举人可以作出傲雪的诗词,面对流星就不行了,流星的力量太强,就算能作出抵挡流星的诗词。举人的才气也不够。所以,我们也得和妖蛮一样,躲着点流星。至于最后抵挡追踪流星,必须要借助冰桥的力量。”

        “操控冰桥寒意是其一。而寻找流星下落的规律同等重要,而那些没有流星陨落的安全点也必须掌握。只有三者兼顾,才可能过桥。再配合疾行诗词,我们就有机会过。”

        方运想通。扭头一看,发现那些举人也在议论,用之前方运的分冰法开始总结。结果发现不是特别好用。

        方运抬起头,观察天空的流星。

        高空时不时会出现一些银白色的亮点,一息之后,亮点化为流星快速下落,这流星不是自然坠落,而是在一开始就拥有极高的速度,往往两三息之后才会落到地面。

        方运试着用记浮冰河的方式记天空中流星的位置,很快发现一点规律,面色缓和,不多时,规律更加明确,方运轻轻松了口气。

        但是,仅仅过了片刻,方运脸上恢复凝重之色。

        “规律在变!或者说根本没有长久的规律!流星出现的高度、大小和速度,在一定时间内有迹可循,但不久之后会立刻改变。而且那些星辰离得太远,在空间定位太麻烦,不如观察流星的落地点。既然那虎妖圣子曾经所站的地方没有流星砸过去,或许冰桥有更多类似的地方。”

        方运开始盯着地面,这次他不再去寻找流星的规律,而是寻找“安全点”,寻找哪里是流星不会直接撞击的地方。

        但是,方运很快发现,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不被流星撞击。

        方运心中不甘,在脑海中把二十里长的冰桥当成一个长方形的平面,然后分成许多间隔十丈画出纵线和横线,把冰桥平面分成十丈见方的格子,然后记录下流星的坠落位置。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方运的脑海里出现八张冰桥平面图,这期间流星发生八次变化,同时方运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就是无论流星的规律怎么变,但有几处地方的非常特别。

        每当流星下落规律变化后,第一批的流星落下的位置不会再有第二批流星下落,直到流星下落规律再变。

        方运恍然大悟。

        “这落星桥存在安全点,只是这些安全点的位置在不断变化!”

        方运没有立刻说出自己的见解,而是开始看着桥面引证自己的方法:利用流星出现的时机来判断规律变幻的时间点,然后确定什么时候的流星是新规律的第一批,从而确定安全点。

        经过验证,方运确信自己得到了正确的方式,正要告诉其他人,让大家一起出力,但突然无奈地闭上嘴。

        因为在寻找流星规律的过程中,涉及到大量的数学和物理知识,没有那些公式,得到的只是模糊的结果,谁用谁死。

        方运无奈地向那些举人所在的地方走过去,听他们的看法。

        结果方运发现他们到现在也没有明确的方法,因为他们无法掌握流星的规律,也就无法发现安全点的位置,而他们不知道真正流星陨石的威力具体有多强,不知道强弱的变化,自然也发现不了寒意能削弱流星的力量。

        过了一会儿,韩守律问:“可有发现?”

        “已经有些眉目,接下来需要具体的操作。这彗星长廊无处不在的寒意,你们有多少了解?”方运问。

        众人目光茫然。

        “这东西除了冷,还有别的秘密?”宗午德问。

        “这冰桥中的寒意,能够削弱流星的力量。流星的力量实际很强,但在接触寒气后,力量会大降,我们若想通过第四长廊,必须要学会控制这寒意。”方运道。

        “唉,我们没机会了。你可以问问我们这些人,就算重新回到第一长廊,我们能有多少人敢去感悟那寒意?若是不成功,轻则肢体冻僵残疾,重则彻底死亡。”

        方运笑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所以你才能成功,而我们心中有惧,有贪,现在哪怕回到第一长廊也不够‘正心’。你能如此,几近正心,以后得窥《大礼八法》比我们容易多了。”

        方运知道《礼记》中提出了“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三纲八目中的八目,而在圣元大陆认为这八法是礼的重要组成,尤其是“正心”特别有助于浩然正气的修炼,因此只要到了大学士,无人不钻研这《大礼八法》。

        方运道:“正心者,身不败,文胆如精金,浩然之气长存。我此刻还达不到‘正心’,只是心无旁骛罢了。”

        “《礼记》曰: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你当时无恐惧,自然得其正。当为吾等恩师。”韩守律恭恭敬敬道。

        方运微笑道:“《礼记》又曰: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我仍然‘生于忧患’,离正心有万里之遥。若是说专心,我倒可以承认。”

        “方师身忧患,而心无惧,方能引我等过雪崩坡。若能引领我等过落星桥,那不仅有正心之能,更得‘格物’之能。”韩守律道。

        众人连连称善。

        方运微笑不语,格物本来就是指探究事物的道理,工家甚至把机关、齿轮或杠杆等列为格物,自己利用后世的知识来解决落星桥,的确等于在行格物之能。

        宗午德笑道:“你们师生就别互夸了!说正事!怎么操控寒意?谁有办法?域空,你在我们之中修行的天赋最高,你能否感悟寒意的力量?”

        颜域空摇头道:“我错过第一长廊,现在已经失去感悟寒意的最佳机会,不要考虑我。不过这寒意竟然处处出现,必然源自彗星,又有妖祖的力量。我等是无能为力,但方运可以,或借彗星控制这寒意,或借妖祖之力控制这寒意。”

        一旁的墨杉突然道:“德论,那位孔家之龙能过彗星长廊,是凭借彗星之力还是妖祖之物?”

        众人笑看孔德论,方运也忍不住暗笑,这些十国最顶尖的举人果然聪明,颜域空听完就推断出寒意的性质,而墨杉听完又联系到通过彗星长廊的办法。

        孔德论苦笑连连,最后无奈地道:“我真不知,但我猜是后者。”

        方运缓缓道:“我也猜后者。”

        众人沉默,方运猜的人恐怕不是孔家之龙。(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