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64章 大雪压青松
  • 第264章 大雪压青松

    作品:《儒道至圣

        快乐总是短暂的。

        在方运的《风梅破雪诗》成后,众人带着对“上品文心”的疑惑继续攀登雪崩坡。

        由于举人们是合力攀登,又有方运统筹规划,整体来说是众人在不断向上快步行走,远比那些妖蛮快得多。

        普通登山难不倒这些举人,但周围的雪里散发着蕴含彗星和妖祖力量的寒意,导致他们消耗的体力是正常登山的几十倍。

        几个体力较弱的举人已经在喘粗气,喘气最快的时候偶尔达到标准的“一息”,对方运来说就是一秒。

        这支队伍已经超过了大多数普通圣族妖蛮,仅仅落后于那些实力接近圣子的妖蛮。

        一些圣子陆续登顶。

        方运等人正紧锣密鼓攀登,但是,上方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吼声,那吼声中蕴含气血的力量,作用于雪崩中,让雪浪开始加速。

        方运心知雪崩的速度若提高一成,破坏力的增加远远不止一成。

        众人的压力陡增,使用诗词的频率再度增加。

        方运一边快速下达命令,一边观察吼声的来源,很快发现果然是妖蛮在故意作怪。

        这些妖蛮不仅在故意乱吼,让雪崩加剧,而且还改变路线,把排开的雪往人族路线上推,导致人族正前方的路线上的雪更多。

        人族无论是改变路线还是继续直上,都会消耗额外的才气。

        “闭嘴!别吵本狮王睡觉!”天空传来一声吼叫,但这吼叫丝毫没有影响雪崩。

        妖蛮的吼声很快停止,但上方的妖蛮却没有改变路线,依旧把雪故意排向方运等人的路线上,而石狮子没有再出现。

        方运看出来,妖蛮始终要选择路线和排开周围的雪,是必要的,至于如何选路线是他们的自由。所以石狮子不管,但吼叫则不是登山必要的,所以石狮子阻止。

        “如何是好?”一个举人急道。

        “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稳住,只要继续保持这个速度,我们就能超过许多妖蛮,直到登上山坡!所有人加倍警惕,我们能不能过雪崩坡,就看这最后的五里路了!”

        方运说完,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

        一开始。众人的诗词能坚持十几息,最多甚至能到三十息,而后来只能坚持到七八息,现在,大部分诗词只能坚持四息就被雪崩冲垮。

        为了安全,方运不得不让后面的举人提前半息写好诗词,但后果就是众举人的才气加剧消耗。

        “你们还剩多少才气?”

        “我只剩两寸五分。”

        “我剩两寸六。”

        “我剩两寸四。”

        ……

        听完众人所剩的才气数量,方运眉头紧皱,现在还剩四分之一的路程。众举人的才气大都在四分之一左右,若是不出意外,众人有很大机会登顶,可现在妖蛮两族阻挠。机会变得无比渺茫。

        众人意识到方运为什么问才气,队伍一片愁云惨淡。

        继续下去,所有人等可能葬身雪崩坡!

        因为方运有上品文心而建立起来的信心正在被妖蛮的阻挠瓦解。

        时间慢慢推移,人族超过一个又一个妖蛮。但是上面的妖蛮依旧不懈地把雪排到人族前行的路线上。

        突然,宗午德叹息道:“不然我们用冰石离开吧。在第二长廊的时候,有妖蛮用过冰石。大概十息左右冰石就可发挥效用,我们多人联手,可以轻松阻挡雪崩十息。”

        “那我们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那也总比死在这里好!我们代表一代举人的最优秀者。我们若是死亡,人族未来至少有十数年被妖蛮绝对压制。更何况,我们之中极可能出现半圣,万一死在这里,那就不是被压十数年的问题,很可能被压上百年。”、

        “我们未必会失败!”

        “若是失败呢?这几代妖族本来就有许多天才,本来就稳胜我人族,若是我等现在回去,纵然被胜过也有反抗之力,若是我等死在这里,同代的人族面对他们恐怕毫无还手之力。”

        主进和主退的人争论起来,双方有理有据,更像是在辩论。

        颜域空突然道:“我等已经把指挥之权交给方运,这件事由方运决定,任何人不得质疑!所有人闭嘴!”

        几个举人愕然看着颜域空,更加敬佩此人,他明明是公认的第一举人,更是半圣弟子,可他之前不仅为救众人愿意舍身赴死,现在又甘愿做方运的绿叶,为方运扫清杂音。

        “这是另一种人杰,不与日月争辉,却如春风化雨。”孔德论轻叹。

        方运一口气连点了几人,说好时间,才道:“继续向前!我还有不少才气,我也加入抵挡雪崩之中。十七息后我来。”

        许多举人露出不忍之色,方运一路在不停地指挥,看似只是说几句话,但说话前却要判断和推算,需要拿捏各种时机,但这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压力,身为指挥者,方运肩担风雪与整支队伍!

        方运不仅比别人消耗更多的体力,还需要消耗更多的文胆之力保证自己思维清晰。

        时间一到,方运提笔书写。

        “瘦石寒梅共结邻,亭亭不改四时春。须知傲雪凌霜质,不是繁华队里身。”

        一株株巨大的松树拔地而起,排开雪浪,亭亭高耸,远比其他人的诗松更加高大。

        此诗写成,方运缓缓道:“二十息后师棠兄请诗成。”

        方运的语气很平和,但却让人感受到无穷的力量,好似方运的诗可以抵挡雪崩,而方运的人可以撑起整座彗星长廊。

        众人识得这诗的妙处,咏松却不提松,以瘦石和寒梅衬托松之质,至少出县,但事态紧急,无人再点评。

        “若能离开,此次文会必可成文集!”

        每个举人都有相同的念头。体内充满无穷的动力,文集谁都可以写,但不是谁都可以正式出版,甚至连十国都无权管辖,必须要经过圣院的审核。一般来说,一位大学士一生也只能出一次个人文集。

        文会文集虽然较多,但出书条件极为苛刻,一般都是私印,正式在十国各书铺出售的文会文集很少,各国往往在年末把本国这一年的所有文会的诗词文整理出来。选出好诗词合成一本出版。

        这次“雪崩文会”虽然在质上不高,

        但量极多,而且地点特殊,乃是彗星长廊,三十多举人攀登第三长廊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有很大的可能出文集。

        不多时,又轮到方运,方运再写一首诗。

        “迎寒冒暑立山冈,四季葱茏傲碧苍。漫道无华争俏丽,长青更胜一时芳。”

        诗成,巨量的天地元气奔涌。形成高耸入天的青松,分雪辟路。

        突然,前方传来一声惨叫,方运听着耳熟。

        这次的诗松范围极大。不仅排开了雪崩,甚至还排开了那头圣族熊妖将熊苍。那熊苍故意选择靠近方运等人的路线上方,想阻挠方运等人,结果却聪明反被聪明误。

        熊苍的身体被雪浪卷着向下滑落。已经无法找到立足点安身。

        “狮王大人,人族要杀我!我已经被雪崩和他们的诗词打伤,已经没能力再攀登第三长廊。请狮王大人惩罚他们!”熊苍大声吼叫。

        “活该!”石狮子的回应干净利落。

        众人忍不住笑起来,看来那石狮子也很讨厌妖蛮的做法。

        欢笑过后,又是一阵沉默。

        不多时,宗午德突然道:“方运,我们才气不多了。”

        之前主张继续登山的人此刻也闭上嘴,妖蛮阻挠所消耗的才气远超想象,哪怕有方运的加入,按照目前众人的才气也不可能走到山顶。

        走了这么久,众人已经能通过才气判断出接下来自己能走多远。

        “还差一里。”颜域空突然低声道。

        队伍里死一般的沉寂。

        “才气不空,我不退!”

        方运说完,接替另一个举人,快速写下一首诗。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写完这首陈毅元帅的名诗,方运心中一叹,自己的才气根本无法多支撑一里那么远。

        但是,不到最后决不放弃!

        方运的文胆突然轻轻一震,文胆之力融入这首诗里。

        诗成,风起云涌,但没有一棵松树出现。

        “难道失败了?”所有举人都冒出同一个念头。

        轰隆隆……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一排排光影诗松拔地而起,破雪而出,快速生长,形成一种莫名的伟岸力量排开所有的雪崩,诞生一条远比任何诗词都更宽阔、更长、更坚固诗松之路,如同别人的七八首诗同时出现。

        “不对!你们仔细看这些松树!”

        众人仔细一看,方运这首诗形成的松树,赫然是最近前面七首咏松诗形成的诗松之和!

        “方运你这一首诗,把之前七首诗的咏松力量重新唤起来!太神奇了!”

        “这诗意境朴素但却点明松之心志,与孔圣的那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你们快看,一些雪化了!”

        众人大惊,在这种地形,雪化成水可比单纯的雪崩恐怖数十倍。

        众人仔细一看,突然笑了,因为所有的雪水都被数不清的松树排开,而那些正在前方害众人或曾经害过众人的妖蛮,正被海啸般的雪水冲击。

        凄厉的惨叫声在第三长廊的上空回荡。(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