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62章 真话
  • 第262章 真话

    作品:《儒道至圣

        轰隆隆……

        那雪崩仿佛海浪一样不断向下冲击,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牛山紧紧跟在方运身后保护,犬析则在队伍的后面,警惕大量四周。

        走到雪崩的近处,众人清晰地感受到那比海啸更可怕的力量,心中甚至有了一丝恐惧,但文胆轻轻一动,消除心中的负面情绪。

        在众人的前方有一道无形的力量,数丈高的雪浪碰到那无形的墙壁会立刻消失,少数雪花飞溅,每一片雪花都和第一长廊的奇异寒风一样,散发着和弱水与奇风相似的力量,哪怕没有碰到众人的皮肤,其中的寒意也已经侵蚀众人的身体。

        方运道:“我已经观察过,雪崩形成的雪浪有快有慢,每过两百息左右,就会出现一道最强雪浪,我们等那一道最强雪浪过后再踏入无形的墙壁,省一点力量。最强雪浪之后,雪崩的力量会逐渐减弱,但百息后会逐渐加强,直到迎来下一波的最强雪浪,往复循环。颜域空、孙乃勇、孔德论和宗午德等人的实力最强,你们听我的命令,负责迎击最强雪浪,其余人负责平时的雪浪。好,最强雪浪即将迫近,准备好。马雄,十五息后我要看到你诗成!”

        “是!”

        马雄掐好时间,提笔写诗。

        “十里长风送寒冬,高低远近万株松。回首遥望客居处,山川已过千百重。”

        这不是战诗,但是在马雄才气的引动下,彗星长廊蕴含的文曲星力为媒介,让马雄的诗篇、才气和天地元气共鸣,化虚为实,形成与战诗词一样的力量。

        诗词初鸣,纸面上笼罩了一层首本宝光,让这首诗的力量增加一倍,但没有战诗词应有的其他宝光。

        感受到天地元气的震动,所有人大喜,没想到这里才气引动的天地元气是圣元大陆的数倍,通过雪崩坡的机会由三成增加到五成!

        天地元气涌向马雄前方,在前面形成数百棵巨大的光影松树,前一半的光影松树密密麻麻挤在一起,排成“人”字形,挡住前方的雪浪,并让雪浪向两侧流动,没有彻底堵死。

        后面的松树犬牙交错,雪浪不断撞击松树,不断有松树被冲断。雪浪因为被阻挡速度减慢,失去了威胁,由雪崩化为松软的厚雪。

        这首诗词所化的力量为众人开辟出一条安全的道路,而且“山川已过千百重”这一句有疾行之意,每个人都被天地元气环绕,踩着缓慢下滑的雪快步向前赶。

        齐腰深的雪对普通人来说很麻烦,但方运此刻的身体已经强于大部分妖兵,其他举人的身体也不下于普通妖兵,这点雪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上阻碍,哪怕碰到里面的石头也只是微疼。

        在走路的过程中,有几人赞扬马雄这诗写得好,哪怕下次写的时候没有首本宝光,也可以用来抵挡雪崩一段时间。

        很快,众人来到那片“人”字形的松树后面。

        就见大部分雪浪都被松树分到两侧,密密麻麻的光影松树被汹涌的雪浪冲的吱吱作响,不断摇晃。

        “贾经安。”方运道。

        这贾经安和马雄一样,身为半圣世家又是举人,已经过了书山的三山三阁,到达了第四山,所以有了下品奋笔疾书文心,一息一句,快速书写。

        “腹中典藏万卷书,清茶墨香伴暖炉。风横雪狂冬月里,梅竹千株护野庐。”

        此诗一出,大量的梅树和竹子从松树虚影前端向前延伸,迅速生长,排开滚滚而下的雪浪,形成狭长“介”字形,围出一片几乎没有多少积雪的狭长山坡。

        每个举人都面露微笑,这就是诗词化虚为实的强大力量,能做到连战诗词都做不到的事情,而且消耗的才气很少,只不过只能在特别的地方用,若是在圣元大陆,必须要消耗一张圣页才能达到这个效果,得不偿失。

        方运一边走一边张口赞道:“好!前一个马雄远离客居,不多时‘山川已过千万重’,洒脱。现在经安兄在家里饮茶读书,以梅竹挡住风雪,淡泊。两位都是我读书人的楷模。”

        众人快步向前走,偶尔评论两人的诗,虽然两人的诗中略有瑕疵,这些人都看得出,但没有一个人提出来。

        因为当众指责别人的缺点无论怎样都很失礼,这些读书人自然不会那么做,但也不会因此知友人的错误而不提,以后会在私下指出其中的不足。

        这才是真正的知礼。

        方运也看出其中的一些瑕疵,比如“炉”和“庐”为同音字押韵,那些著名的大诗人也有过同音字押韵,不能算错误,但不同更好。不过方运只字不提,只说这两人的优点,给予赞誉而不会为了表现自己让友人当众难堪。

        方运读的书越多,越清楚一件事,真话只有比假话说得更有技巧,才能更有力量!

        走着走着,李繁铭突然笑道:“两人的诗很巧,松竹梅齐全,我突然得一上联:松竹梅岁寒三友,谁人能对出妙对?”

        颜域空张口就道:“日月星碧空一景。”

        孔德论随后答:“风雅颂文史四精。”

        方运微微一笑,心道这些人终究是文人书生,骨子里时时刻刻都可谈诗词文,现在既然暂时安全,就会不由自主聊一些诗词文,不能让“雪崩文会”名不副实。

        多人称赞,但李繁铭遗憾地道:“可惜不算‘妙对’,否则在这种可以化虚为实的地方,必然会引动天地元气。”

        韩守律笑道:“妙对哪会如此容易。”

        “桃李杏春风一家。”方运的声音响起。

        元气震动,就见“介字型”的梅竹林的前方,出现大量的开满鲜花的桃树、杏树和李树,三种树急速向前延伸,开辟出一条无雪的道路。

        妙语对联,化虚为实。

        “妙哉!松竹梅对桃李杏,岁寒三友对春风一家,对得绝妙啊!”

        “哈哈,刚上山方运就用对联反击荀烨的话,谁说方运才气少就不如咱们这些多年的举人?等着瞧吧,总有荀烨后悔的一天!”

        一诗一联把上坡路开辟得更远更安全,众人越发欢喜,斗志旺盛,心境越发平和。

        这副妙对的形成的安全道路很长,快走到尽头的时候,方运道:“最强的雪浪马上就要冲过来,颜兄请。”

        颜域空立刻书写,他的文心超过方运之外的其他众圣世家的子弟,乃是中品奋笔疾书,一息两句,比别人快一倍。

        “风吹雨打永无凋,雪压霜欺不折腰。拔地苍龙诚大器,路人敢笑未凌霄?”

        元气涌动,远比前两人的诗成后更多更猛烈,随后就见大量的松树沿着山路向上铺开,异常霸道地排开所有的雪崩,形成一条几乎没有多少雪的道路。

        第一道最强雪浪打过来,颜域空的诗松高高挺立,如白雪中的碧绿玉峰一样,纹丝不动。

        “颜兄你真是的,第一首就写出县诗,实在是太爱出风头了!”孔德论开玩笑道。

        “那句‘路人敢笑未凌霄’很豪迈,在气势上略胜马兄和经安兄的两诗,仓促之间能写出这诗,不愧是第一举人、半圣弟子。”

        颜域空笑道:“你们就污我吧,方运张口一个对联就能引动天地元气,我写个诗成出县又算什么?幸好他才气不多,不能让他写好诗,要是他有源源不断的才气,这雪崩坡别说二十里,就算两百里两千里也挡不住他的脚步。”

        “雪崩文会重在‘雪崩’,不是重在“文会”,你们呀……”韩守律微笑道。

        “现在说说无妨,等大家才气即将耗尽,就不会如此。这第三长廊考验的可不是一时的力量,而是长久的耐力。你们看那些妖蛮,爬得极慢。”

        众人这才稍稍收敛。

        方运心中称善,这雪崩坡是前易后难,若是在一开始就被吓到,以后必然会更艰难,因为心神也会影响才气、文胆和诗词的力量,现在有了一个好开端,众人建立起信心,后面再难也不会绝望。

        接下来,方运凭借强大的判断力指挥整支队伍,让每个人的诗词都恰到好处发挥作用,没有因为诗词过早出现而浪费,也没有因为过晚出现而发生危险。

        颜域空、墨杉和孔德论等几人一边爬山一边低声交谈。

        “我观察许久,他气定神闲,从容自若,不过于谨慎也不过于自信,完美无缺。”颜域空轻叹道。

        “可惜不是我兵家人,若能如入兵家,必将是人族领袖。”孙乃勇道。

        “哪怕他不是兵家,人族领袖的气质也隐隐显露出来。你们仔细回想,第一长廊简单,他什么都没做,甚至不与我们解释慢走的原因。第二长廊稍难,他自己过浮冰河后,立刻回身指点我们,不仅教我们过河,还教我们其中的道理。到了第三长廊,他一反常态,主动说出自己的看法,接管队伍的指挥之权,这是人杰之相,古代帝王莫不如此。让我想起李文鹰,想起那些高文位的天才。”

        “唉,原来这才是人杰之相。若是换成我等,恐怕在第一长廊就刻意表现什么,第二长廊就会开始确立自己的地位,他则不同。第一长廊以低姿态进入,第二长廊才开始崭露头角并征服众人,趁着众人对他信服,第三长廊立刻出面,别说是荀烨,哪怕我们都不能阻止,因为我们一旦阻止,这支队伍必然分裂。他完全取得了这支队伍的大势,以堂堂正正的手段带领我等走下去。”

        “看到这种人杰在队伍里,我有些不甘心,但也无比欣喜。”

        “是啊,这个方运真是奇才,他的这番举动是读再多书都学不到的,没有深刻的阅历,不可能做到如此完美。”

        “咦?他难道已经达到孔圣所言的‘而立’之境?”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