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27章 鹬蚌相争
  • 第227章 鹬蚌相争

    作品:《儒道至圣

        看到幽水河,众人松了口气。

        李繁铭笑道:“总算到了。幽水河里最危险,但岸边可以称得上最安全,因为河里的怪草,别的凶物妖蛮都不敢靠近。我们只要在河水十丈开外,怪草就不会攻击我们。方运,你也精通琴道,可千万不要想取鸣雷石。”

        “这个我明白。鸣雷石要是那么容易获取,也不会上百年才出几块,这东西可比蛟龙角珍贵许多。据说涂满一层鸣雷石漆,战曲一出雷声轰鸣,威力陡增一倍,甚至可能引下雷霆。我不会贪心,哪怕使用《风雨梦战》,也只会利用河边浅处的水。深处的弱水力量极大,我的战诗难以承载。”

        “眼见如此多的鸣雷石而不能取,作为专心琴道之人,实在是痛心啊。”那位曾经抚琴战妖蛮的举人道。

        “师兄说的是。”方运也无比惋惜。

        这人名师棠,师本是乐官称呼,后来就逐渐演变成姓。师家既不是众圣世家也不是虚圣豪门,但却一直是不曾衰败的琴道世家,因为师家的祖先师襄乃是孔子的琴道老师,而师家一直是圣元大陆琴道圣地,圣院中的“琴院”掌院经常由师家担任。

        这位师棠不过是举人,却已经有琴道二境剑胆琴心的修为,方运对他的印象很深,昨日他一人可比三四个举人,实力极强。

        “走吧,我们先走到幽水河近处,然后看看有没有鸣雷石被冲到岸上。”方运道。

        一干举子悠然前行,边走边聊。

        方运问:“圣墟的地貌几年一变,连住在这里的妖蛮都叫苦不迭,可这幽水河却存在千年,谁知道幽水河的来历?”

        “这我就不知,估计只有师棠兄知道的最多,他们师家为了鸣雷石煞费苦心。”李繁铭道。

        方运微笑着看向师棠。

        师棠道:“鸣雷石只有幽水河出产。但类似幽水河的地方可不止圣墟有。当年圣墟被半圣们打得支离破碎,这幽水河等几处只是地点偏移,本体始终不碎,可见其可怕之处。据长辈猜测,这幽水河的水来自一处更强大的古地,通往圣墟的幽水河恐怕源自一个裂缝,与圣墟形成奇妙的变化,从而有了鸣雷石。”

        方运问道:“其他古地也有幽水河?那些幽水河里也有宝物?”

        “当然有,每条幽水河都有了不得的宝物,据说圣墟路所用的弱水。就是孔家从一条幽水河引来,都说孔家有一条自己的幽水河。”

        方运感慨孔家果然家大业大,随后看向那看不到尽头的幽水河,河心处被密密麻麻的鸣雷石铺满,让整条河都泛着金光,若是一个世家得到一整条幽水河的鸣雷石,足以屹立万年不倒。由于鸣雷石太稀少,所以人族不知用法,若是鸣雷石足够多。极可能发现新的用途。

        走到近处,幽水河清澈见底,河心有金光灿灿的鸣雷石,河底平滑如镜。十分奇特。

        河水里还有一些看似很普通的碧绿色水草,和海带极像,但更加长,绵延数里不断。

        幽水河对面迷雾朦胧。只能看到暗红色的河岸。

        “幽水河对面是什么?”方运问。

        众人摇头。

        马雄道:“那里应该什么也没有,活着离开圣墟的人从来没去过对面。我家的一位长辈试过控制一只机关鸟飞过河,但机关鸟被河里冲出的怪草卷杀。那怪草还要攻击我的长辈,幸好长辈早有准备提前逃跑。我长辈说,要过幽水河,至少要有半圣的实力。”

        “那我们还是别想了。”

        方运问:“马兄,凶君寄身的灵豹大概向幽水河什么方位奔跑?”

        马雄拿出一幅圣墟地图摊开,指着一处地方道:“凶君当时在这里,背向龙崖林,一直向幽水河的这个方位奔跑。”

        “那龙崖林比龙崖还麻烦,龙崖虽然危险,但里面有许多宝贝,可龙崖旁边的龙崖林不仅没有宝贝,还是异木们的地方,进去有死无生。”

        “我宁可遇到奇风弱水也不想遇到异木和怪草,这两种奇物又强大又凶残,关键是无法交流,得罪它必然会被疯狂攻击,直到一方死亡或者同归于尽。妖界的妖树跟圣墟的异木比,简直乖得如同小鸡。”

        方运道:“凶君谋划八年之久,在偷袭我后绝不会闲着,他每做一件事必然有目的。他既然去那个方向,必然有好处。走,我们不能让凶君得手!”

        众人面露微笑,加快脚步向凶君前去的方向赶去。

        幽水河边异常安静,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众人看到一座山峰屹立在幽水河畔。

        “三十八年前这里还没有山峰。”

        “十八年前也没有。”

        “谁家前辈在八年前来过这里?”李繁铭问。

        所有人一起摇头,八年前从圣墟活着出来的一共也不到十人,来这里的人更少。

        方运用妖语问:“牛山,这座山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牛山看着这座山仔细回忆,最后道:“不知道,我五年前来过这里,那几位妖帅没有提及这座山。”

        众人正好奇,周围的地面突然微微一震,那座山似乎也抖了一下,大量的碎石从山中滑落。

        “有战斗!小心。”所有举人警惕地看着前方。

        马雄说:“我怀疑凶君的目标就是这座山。”

        众人相互看着,拿不定主意。

        方运道:“各位既然来到圣墟,为的哪怕不是成圣之道,也是成长之道。若是坐在家里不断读书写文就能封圣,何必要去杀妖灭蛮,何必要来这险地?天赋强如陶渊明都差一点封圣失败,那衣知世更是徒步几十万里,斩尽妖蛮方才有成圣的可能,两人都曾进入过妖界,何处能险过妖界?连区区圣墟都怕,还有什么资格封圣!”

        几人惭愧。

        方运继续道:“若前面是必死之路,我等退却是明智之选,但现在不明情况就后退,如何敢当读书人!”

        “方镇国说的是。”李繁铭道。

        “可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们直接过去恐怕也不够明智吧。”一人道。

        方运淡然一笑,一挥手,瞒天过海的兵法力量笼罩所有人,道:“我既然敢前进,必然有自保之道,我方运岂是莽撞之人?”

        瞒天过海的力量笼罩所有人,只露出犬妖将。

        众人相互看了看,惊奇不已,想起昨日的弱水骑兵消失又出现。

        方运道:“此兵法可遮掩我们的行迹,现在别人只能看到那犬妖将,看不到我等。”

        众人大喜。

        一人低声赞道:“此兵法与孙子的‘兵者诡道也’与孙膑的‘减灶计’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又别出心裁,似乎更擅长隐瞒和扭曲感官,我从未听说。看来应该是一位兵法大家的新著之兵书,方兄好运气啊!”

        “我等慢慢前行,尽量不要动用气血或才气,避免被发现。”方运用妖语说出,然后又告诉那些妖蛮如何应对。

        有了瞒天过海的力量,众人更加放心,不由自主靠近方运,哪怕他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

        众人离那座山越来越近,而地面的震动也越来越剧烈。

        “似是妖物在战斗。”

        “他们在山后,绕过去,不能离山太近。”

        众人隔着一里远绕过山峰,赫然发现三十多只巨大的螃蟹在跟一棵大树战斗。

        那大树有十人合抱那么粗,高达十五丈,就见十多根水缸粗的树根不断从地下破土而出,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抽打那些大螃蟹,每条树根都有三十多丈长。

        每当有螃蟹冲到近处,那大树的树枝总能迅速落下,把螃蟹抽飞。

        那些螃蟹也是无比巨大,最小的也有两人高,螃蟹的蟹壳上足以乘坐十几人,和一间屋子等大,而最大的一个螃蟹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体长超过十丈,它最小的蟹脚比成年人还大。

        此时最大的那只凶蟹正夹住两根树根,要把那树根夹断,但那大树却猛地甩动树根,把巨蟹甩到山壁上。

        “轰……”

        山峰摇晃,乱石滚落,这一击足以把一头大象砸成肉泥,但那巨蟹却跟没事似的,晃了晃身体,蟹脚飞快爬行,继续攻向大树。

        众人呆了好一阵,李繁铭低声说:“那日把我们打得狼狈逃窜的,就是最小的那只凶蟹,那大树应该是异木,至少有大妖王的实力,那只最大的凶蟹也有大妖王的实力。这些凶物和妖物有些区别,它们只在古地里诞生,吃过圣血或圣玉而获得可怕的力量,妖蛮人三族都十分头疼。”

        方运仔细观察,发现那异木身后竟然出现一条长长的沟壑,似乎是它的树根行走的痕迹。

        方运立刻道:“那头蛇妖王说的‘沟壑’就是这凶树留下的?这凶树身为异木,若非特别,不可能离开自己的栖息地。到底是什么能让一头树妖王来杀这些凶蟹?凶君怎么昨日就知道?”

        众人相互看了看,隐隐猜到一个可能。

        “不会是凶君挑动两种凶物大战吧?莫非他在八年前发现了什么,然后用特别办法挑动两大妖王死斗,他从中渔利?”李繁铭道。

        一人问:“凶君所在何处?”

        方运立刻道:“此事若真跟凶君有关,凶君或者在附近,或者在巨树的老巢。我们先寻找一遍,犬妖将,你还记得那头灵豹的气味吗?”

        那犬妖将立刻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