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05章 过兽桥
  • 第205章 过兽桥

    作品:《儒道至圣

        其余举人见方运真的敢上兽桥,有的露出赞赏之色,有的则露出莫名的微笑,有的视而不见,眼前只有自己的道路。

        兽桥宽阔,十五个人几乎同时走上前,最快的和最慢的人之间相差不足一步。

        这些人上桥的态度各有不同,有的坦然,有的勇武,有的谨慎,有的漫不经心,有的全神贯注。

        那最勇武之人嘴角浮现一抹微笑,加快速度,毫无阻碍地过了第一对兽头,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的他的头发轻轻扬起,而他外露的皮肤有一丝微红。

        方运也在心中思索兽桥,和弱水、奇风以及变雾不一样,兽桥中的气血之力和圣墟中那些妖蛮遗骸的气血之力一模一样,不仅能冲击人的文宫文胆,还会直接攻击人的身体。

        之前连那兵家之人都内脏破损,嘴角流血,而颜域空全身的衣服也化为碎片,那墨家子弟更是伤得不能动。

        包括方运的其余人很快走到第一对兽头之间。

        在桥外的时候,方运什么都看不到,但亲自进入桥内,方运看到两道淡红色的光芒扫过,落在自己身上。

        方运感到身体刺痛,如同被手腕粗的木棒打中,但没在身上留下伤口,随后两道红光轰击到文宫上。

        方运的文宫纹丝不动,而那气血之力旋即崩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似乎相当于妖兵在近处全力的气血喷发,威力平平。”方运心道。

        所有人都没有停步,很快走到第二对兽头之间。

        颜色更深的红光闪过,两道气血之力犹如数条鞭子狠狠抽在所有人的身体和文宫上。

        几乎每个人的身体都轻轻一抖,口中轻嘶一声,方运只觉身上有几处地方火辣辣的,他虽然身穿龙鳞衣和龙皮裤,但那气血之力可不是兵器或利爪,可以轻易透过。只有文宝才能抵挡。

        “大概相当于妖将的两成气血之力,不过若是妖将用这些气血之力施展妖术,我们要挡绝不会这么轻松。”

        其他举人看到方运竟然安然走过第二对兽头,无论之前什么态度。现在都露出明显的赞赏之色,是身为前辈对后辈的认可。

        走过第二对兽头,意味着可以在较远的地方攻击妖将而不担心被妖术余波打断战诗词。

        来到第三对兽头之间,方运的身体猛地一颤,因为那气血之力犹如十几条鞭子同时抽在自己身上,方运低头看了一眼有痛感的手,上面出现清晰的红印。

        不过,方运的文宫依旧纹丝不动。

        再走几步,第四对兽头发出气血之力,那红光已经变成了血光。

        足足有一半的人发出沉重的闷哼。然后不停地深呼吸缓解自己的疼痛。

        方运牙关紧咬,这第四对兽头的气血之力落在身上,已经不是鞭打的感觉,而是刀剑临身,不仅有皮肉之痛。也有刀刃切骨之痛,也就是他们有文宫有文胆,要是换成蒙童,现在已经昏死。

        所有人一路不断靠文胆之力保护自己,走到兽桥前的时候,他们的文胆力量已经耗尽,除了颜域空那种文胆一境大成的人还可以在兽桥上使用文胆之力。其他所有人都只能被动硬撑,没有任何防护的手段。

        方运也一样,短时间内已经不能再动用文胆,但是,他文宫强大的好处展现了出来,那些气血之力根本无法撼动他的文宫。

        过了第四对兽头。两个举人的速度慢了下来,他们的文宫和文胆之前一直对抗弱水、奇风和变雾,已经到了极限。可是,他们发现方运的脚步没有丝毫减慢。

        一人眼中充满惊诧,另一人却眯起眼。认定方运没有能力过兽桥还强撑,不知进退,隐隐有反感之意。

        方运刚走到第五对兽头之间,就觉身体被十几把刀剑劈砍刺穿,身体巨震,甚至微微弯下腰,但很快挺直脊梁,脚步没有丝毫减慢。

        其他十二人中,十人脚步减慢,只有两人和方运一样。

        所有人都下意识看了看方运,这气血冲击的目标同时针对文宫和身体,而举人的身体强度至少是秀才的五倍以上,文宫强度则超过十倍。

        一个秀才的文宫或身体很普通,在兽桥上所承受的痛苦,至少是举人的三十倍以上!

        这些人成举人少则三年,多则五年,而方运成秀才还不到三个月!

        这些人都是当今举人中的佼佼者,可以说人人都有资格竞争下一代四大才子,人人都可成大学士,哪怕成为大儒也不稀奇,可一个秀才反超了他们!

        他们不是半圣世家子弟就是大儒爱徒,为了圣墟进行过各种磨练,凡是能增强自身的东西,能吃的基本都吃过了,没吃过的基本上都不是给举人用的。这些人中随便挑出一个人,其文宫和身体都要比普通举人强三倍以上,不然不可能这么快走到这里。

        “好强的毅力!”一人忍不住低声道。

        但是,仍然有人认定方运在逞强,毕竟秀才就是秀才。

        宗午德、丰泱和方运三人甩开其他人,向第六对兽头之间走去。

        暗红的血光扑面而来,相当于妖将全力发起一次气血冲击。

        “噗……”三人同时吐血。

        方运只觉数把大斧狠狠砍在自己身上,身体仿佛被拦腰砍断,那种疼痛让他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三个人全都内脏破损,皮肤渗出细密的血珠。

        方运身后的十几人难以置信地看着三人,最后又看着方运,三人同时吐血,外露的皮肤同时出血,可方运出血最少!

        之前所有反感方运认为他逞强的人,此刻全都化为纯粹的敬佩之情。

        “这就是圣前秀才、四次才气灌顶的强大之处吗?”一人问。

        “不,四次才气灌顶至少要等三年才会显现真正的效果,现在他就能走到第六对兽头,大半原因在他自己身上!他恐怕没日没夜地努力苦学,加快吸收才气灌顶的力量。”

        “不愧为十国第一秀。”一位半圣世家的举人轻叹。

        方运、丰泱和宗午德的脚步一起减慢,缓缓向最后的第七对兽头之间走去。

        那宗午德突然歪头看着方运,愁眉苦脸道:“人族十国。同气连枝,你让我半步行不行?我要是在圣墟路文会输给你,我曾爷爷面子上不好看,庆国人也会骂死我的。反正前十得到的月华都是翻倍。如何?”他的曾爷爷就是杂家宗圣。

        一旁的丰泱被逗得一笑,没好气地道:“你别听他胡说,他是十国第一厚脸皮。”

        其余人也笑起来,没想到这么严肃这么关键的圣墟路上,宗午德这个跟景国跟方运明显对立的人会说出这种话。

        方运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迹,没有回答,缓缓向前走。

        方运的双眼犹如黑夜中的星辰。

        “唉……”宗午德叹了一口气起,与丰泱一起和方运并列前行。

        三个人一边走,身上的衣服和头发一边碎裂散落,但丝毫没有影响三个人。

        前六对兽头只是狮虎狼之流。而这第七对兽头,是龙头。

        圣族血脉的妖将!

        三人同时来到第七对兽头之间。

        这一次的血光不是一闪即逝,而是犹如海浪三叠,汹涌冲来。

        三个人的身体各处立刻出现凹陷的痕迹,发出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声。三个人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宗午德和丰泱身体一软,当场坐在地上,双眼失去了焦点,意识模糊。

        方运的眼神清澈如常,身体轻轻颤抖着,以极慢的速度缓缓向前走。几乎是在挪动。

        这一次,方运的文宫终于被撼动了,甚至出现两道细小的裂痕,但也仅此而已,最多一天就可复原。

        方运慢慢地走下桥,最后终于支持不住坐在地上。回头望着那对龙头, 染血的嘴角微微扬起。

        “太强了。”后面一人忍不住感叹。

        “他不是十国第一秀才,而是千年第一秀才!”

        最先走过兽桥的颜域空、墨杉和孙乃勇三人看着方运,许久才开口。

        “见方运乃知勇。”孙乃勇沉声道。

        “这家伙是机关兽么?”墨杉道。

        “我明明得了第一,怎么觉得输给方运了?”颜域空非常无奈。

        躺在桥上的宗午德用尽力气喊道:“颜域空你少废话。快把我拉下桥。”

        “你还是滚吧。”颜域空道。

        宗午德翻了翻白眼,真的从桥上滚下桥,一边滚一边发出杀猪般的哀嚎,算是正式过了圣墟路,丰泱也跟着滚下去。

        “我通过圣墟路了,快救我啊!混蛋!”宗午德喊完,过桥的所有人消失不见。

        方运感到自己突然到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一股温暖的力量进入自己的身体,消除了所有的疼痛,让身体复原,而文胆和文宫不仅恢复,似乎还比之前略有增进。

        方运心中一动,他原本就是达到文胆一境大成的边缘,现在有明显的增长,岂不是和颜域空同样一境大成了?

        不等方运进入文宫仔细看文胆,就见眼前一闪,发现自己出现在一座文殿中,眼前是大门,外面就是仁勇别院,还站着许多送举人秀才参与圣墟路的各国官员。

        方运扭头向里看,过了兽桥的颜域空等五人都在,而文殿的最里面,太师椅上坐着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不过这老者正盯着方运,眼神有些不对。

        “这老头怎么回事?坐镇这里起码也是大儒,他那么看我是什么意思?”方运心想。

        方运正犹豫要不要问清楚,那老人用沙哑的嗓子道:“你们已经通过圣墟路,出去出去!”显得异常不耐烦。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