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94章 武侯车
  • 第194章 武侯车

    作品:《儒道至圣

        围魏救赵的第一次才气演武,方运只是正常攻打蛮族部落,正常行军,最后正常攻城。

        在这个过程中,方运记下了每一处细节。

        方运第二次进入围魏救赵的才气演武,立刻下达一条条严苛的命令。

        在攻打蛮族部落的开始,方运突然动用斩首行动,集中己方的所有高文位将领和妖蛮私军,杀死蛮族部落的一位蛮侯、两位蛮帅和两个逆种文人,彻底废了这个部落的最强蛮人。

        当这个部落三个最强者和两个逆种文人的头颅被举在军阵前的时候,蛮族的士气彻底崩溃,跑的跑,投降的投降,少数死战的被歼灭。

        整个过程不足一个小时,伤亡不足一千。

        方运率领剩下的大军前往栋城,今日前去救援的士兵不仅比昨日多了整整三千,连出发时间也足足提前了半天!

        这一次,方运稍稍加快了行军速度,因为昨日他发现这些士兵还有余力,但仍然没有急行军,因为还要攻城。

        一天之后,队伍到达了栋城。

        此刻栋城和昨天一样,已被这里的蛮族大军攻下,国君被杀死。

        栋城的战斗刚结束不久,蛮族远比方运的人族士兵疲惫,而蛮族的妖侯、妖帅和妖将等气血消耗极多,实力只剩不到平时的一半,而方运一方的所有读书人才气饱满。

        方运一声令下,一位位举人、进士和翰林以消耗寿命为代价,使用了碧血丹心,让所有读书人的战诗词威力提高一倍。

        有了上一次的攻城经验,方运此次指挥更胜一筹,又是以微疲之师攻击疲惫的蛮族,战果逐渐扩大,占据上风。

        最后。方运率兵破城,战斗进入了巷战,方运登上城门,望向杀声阵阵的栋城。

        “此战若为保国君,则大军和国君同亡,若是舍国君,则大军胜,一败一胜,就是平局,就是不败之战。”

        随后。方运思索此次才气演武的意义。

        “站在被围魏救赵的一方我才明白,一旦我用出围魏救赵,敌方有壮士断腕的雄心放弃‘魏’,同样以缓行军最后正面迎战,那才是最后的考验。所以,围魏救赵不仅要选择好那个必救的‘魏’,要选择好时机,要让‘赵’得救,要给对方一个‘可以救下来’的假象。最后,还要有与对方正面一战的力量和准备!”

        方运理解这次才气演武身份逆转的用意,心中释然。

        “这次能快速斩首,军中的妖蛮私军功不可没。现在千年条约终结。人族各国只能文比文斗,不能发生战争,但若是两家有仇或者有利益之争,可以召集妖蛮私军。押上土地、店铺等物,让私军决一死战。等我成举人后,便需要慢慢物色妖蛮私军。”

        八月十四的凌晨。围魏救赵才气演武结束,智之圣道融入其中方运所写的兵法中,随后被收录到奇书天地中,让《三十六计》更进一步。

        方运安心睡觉休息,有两计在身,进入圣墟后更加安全。

        这一次方运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隐约听到大厅内有高谈阔论声。

        方运正要离开卧室,发现自己的官印收到许多鸿雁传书,便快速阅读。

        有长公主赵红妆的,她和方运前后脚离开,竟然错过了送别,不过两人都并不在意。

        有李繁铭的,说是知道他在周府,想来拜访。

        还有杨玉环通过文院发来的,说她和奴奴都想方运,祝福方运。

        阅完其他人的传书,方运向外走去,打开门,阳光明媚,不得不眯起眼望向左侧的大厅。

        “方少爷醒了!”卫氏夫妇齐声喊道,而大厅里的谈话声骤然停下,随后听到一人笑道:“你总算醒了,我正要请你喝花酒!”

        方运一听就知道是李繁铭,就见十多个形貌各异但气质极佳的年轻人从大厅里走出来,这些人个个身穿黑衣举人服。

        “这位就是方运方镇国,这些人是我在孔府学宫的同窗。”李繁铭笑着说,那些举人纷纷拱手作揖,方运立刻还礼。

        随后,李繁铭为方运一一介绍这些人,一共十六个人,十个豪门子弟,六个世家子弟,放到景国足以轰动全京城,可在这圣墟中秋文会前夕,在孔城,就显得并不那么夸张。

        卫氏夫妇则异常小心,这么多豪门世家子弟,而且都是举人,却来找方运一个秀才,这说明方运已经有资格跟半圣世家的子弟来往。哪怕都只是世家年轻的一代,那也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这些人大都面带笑容,和善谦恭,也有少数人的笑容有些假,还有两个人连笑脸都没挤出来。

        方运佯作不知,一一问候,礼节做足,不过发现这些人中除了豪门子弟似乎是嫡系,其他世家子弟都是旁支,没有人是嫡系或者嫡长孙,不过那种人物也不会去孔府学宫上学,而是直入圣院。

        李繁铭向来直接,道:“昨日听说你在这里,就来看看,没想到你在参悟什么,不便见客,就准备等到中午再离开。今早我和他们相聚,准备午间参加一个文会,晚上参加中秋文会。”

        “今天不是八月十四?中秋文会不是在明天?”方运疑惑地问。

        李繁铭笑道:“圣墟中秋文会是十国大文会,当然在明天的十五举行。可孔城自己的中秋文会总不能也在明天吧?所以只能提前到八月十四。我们讨论近十年的出名的读书人,发现这次文会缺了谁也不能缺你,所以就结伴而来。我们这么多人来一起请你,你总得给个面子吧。”

        “这……既然各位看得起,那方某奉陪。”方运洒脱地答应。

        “你们看!我就说方运这人没架子,都上了《圣道》头版还如此平易近人,每次跟人说我认识方运,我都能感到我脸在发光。”李繁铭开玩笑道。

        “莫要污我。”方运笑着说,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各位请屋里坐。”方运对着正厅做着请的姿势,众人一起进屋。

        卫氏夫妇一起忙碌着沏茶,众人一边喝茶一边谈天说地。

        “我们和你一样。都是要去圣墟的人,今日能聚在一起,也算是缘分,明晚一到,各位就要一较长短,来,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愿圣墟之后,能共聚一堂。把酒言欢。”李繁铭微笑说着,似乎就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正厅内的气氛却为之一变,所有人默默地举起茶杯,默默地喝了一口。

        圣墟无父子。

        在圣元大陆,还有圣院维护十国大礼,但圣墟什么都没有。

        李繁铭似乎觉察不到众人的气氛,道:“这次去圣墟,我就是准备游玩一番,万一捡到什么大宝藏。让我成圣,我会很高兴,万一不行,也不生气。毕竟咱们都是要脸面的人。从圣墟出来还得继续在十国活着,诸位说是吧?”

        “李兄此言有理,圣墟无序,我等心中有法。”

        “我等读众圣经典长大。有些事可做,但有些事哪怕死也不能做。”一人道。

        “那是自然。”

        有的人态度坚决,有的人则含含糊糊。还有人并不说话。

        李繁铭继续微笑道:“方运是我舅舅一家人都看重的,连我外祖父都特别喜欢他。现在谣言说纪家和他怎么样,万一他在圣墟里出了事,纪家人的面子上不好过啊。”

        众人肃然,意识到是李繁铭发现几个人的态度不好,马上表明纪家和他对方运的态度,等于在说,谁要是敢在圣墟里害方运,以后朋友就没得做了,至于纪家以后会做什么,按规矩圣墟里的仇恨不能带到外面,但纪圣世家总有办法报复。

        方运见气氛不妙,微笑道:“繁铭这话让我心花怒放,没想到连纪家主也知道我,那以后我脸上也会发光。”

        众人一笑,这件事就揭过,但每个人都不会忘记李繁铭的话。

        临近中午,外面突然传出沉重的声音,大地地面在震动。

        方运面色一变,因为那声音十分耳熟,八月初十那夜遇到的妖蛮私军奔跑起来就是这个声音,印象实在太深刻。

        方运坐在正厅中,望向对面紧闭的正门。

        其他举人也好奇地望着,那妖蛮私军的声音越来越大。

        一个举人突然道:“听声音似乎是一队重骑兵,敢在孔城动重骑兵的,除了孔城的守将,也只有这几天大出风头的那位。”

        众人立刻意识到是谁,一起望向方运,凶君想用韩信点将台换方运手中奇物被拒的消息已经传开。

        几个人露出惋惜之色,因为凶君的手段非常狠辣,连那些虚圣豪门都无可奈何,更何况一个方运。

        李繁铭突然冷笑道:“这里是孔城!”说完主动站起来。

        方运四平八稳地坐在椅子上,道:“客人未到,先等等。我这几天都没出门,那位到底出了什么风头?”

        李繁铭坐回椅子上,道:“也没什么,就是有了一辆文宝武侯车。”

        方运心中一沉。

        诸葛亮当年在研究木牛流马后总结的经验,与墨家联合制作的一种特殊宝物,名为武侯车。外形是一座上面有大伞的大椅子,但实际是一辆有轱辘的车,差不多八尺见方,内含墨家和公输家强大的机关,是极强大的战车。

        武侯车产量极少,据传一共也只有十几辆。

        普通的武侯车不可能被读书人注入才气,但若是长期在半圣周围或被半圣使用,被半圣才气洗礼,则可成为大儒文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