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91章 出发,圣墟!
  • 第191章 出发,圣墟!

    作品:《儒道至圣

        “但是,他死了,哪怕才华惊世,也一切成空。”

        “唉……”

        “你上翰林猎杀榜本没什么,但加赏一滴圣血就麻烦了。圣血对妖族十分重要,可以造就一尊等同翰林的妖侯,甚至能让那些苦苦修炼的妖侯再进一步,成为等同大学士的妖王。你不过是秀才,只要杀死你就奖励一滴圣血,那些妖王无所谓,但那些妖侯妖帅恐怕会兴奋得发疯。”冯院君眼中忧色更深。

        “是的,这点的确值得担忧。”方运平静地点头。

        “很多时候我们也无能为力,我来主要是提醒你,一定想尽办法提升实力。主要原因是你太出色了,而且并非豪门世家的子弟,所以你的道路比那些人艰难一百倍。”

        “所以我的成就也要是那些人的百倍,不然太对不起那些阻挠我的人!”方运坚定地道。

        冯院君一喜,道:“好!你能这么想就好!我还怕你会因为各方的打压而文胆蒙尘,怕了那些半圣世家。”

        “我自有分寸。”方运道。

        “那就好!成举人后,我跟着你去庆国,要亲眼见你文比一州,才压一国!”

        “借大人吉言。不过,《圣道》头版那么大的动静,比七夕文会还重要,为什么京城那里没有反应?”

        冯院君无奈笑道:“是啊,动静太大了,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做,还在考虑中。不过。总算有了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方运问。

        “一些中立的官员已经明确表示远离左相,而一些左相派系的文官也在公然称赞你。甚至有监察院的御史弹劾左相。可见景国读书人心里还是清楚的,既然你的文章上了《圣道》头版,就是振兴我景国文道的壮举,功莫大焉,若是一而再再而三反对你,被人骂叛国逆种都活该。所以,左相一派的官员少见地集体沉默,似是在等太后和文相出手。”

        “嗯。那我再等等。”方运道。

        方运一直等到十月初十,朝廷的封赏还没下来,而今天正是李文鹰带他前去倒峰山下孔城的日子,也是每月第二期《文报》刊发的日子。

        早饭前,方运翻看方大牛买来的《文报》。

        《文报》里的战事比之前增多,草蛮、沙蛮和林蛮三处蛮族多次攻击人族,除了上贡求和的谷国没有人员伤亡。其他各国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亡。

        景国又失一县城,三千人战死,被俘虏和伤者近万,不过同时有捷报传来,张破岳率军偷袭一处狼蛮族部落,杀敌两千。己方战死不到三百人,是景国两年来最好的战绩。

        “不愧是江州狂将军,果然有两把刷子。不过,身为堂堂从二品前将军,统军十万。怎么是偷袭得胜?”方运心道果然是张破岳的一贯作风。

        《文报》并非是后世的大张报纸,和《圣道》一样。与后世的杂志类似,但要厚的多。

        方运再往后翻,“景国方运位列翰林榜猎杀榜第四”几个大号字体出现在眼前。

        方运仔细阅读,上面公布了妖族猎杀榜的变化,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

        凶君蒙霖堂原本在大学士榜的三十名开外,但这一次位列大学士榜第十一位,而赏金也加到五滴圣血。

        “凶君现在还只是翰林,竟然比十国数以百计的大学士排名更高,关键他比本代四大才子都年轻。他主修兵家,又得了《韩信三篇》,万一他成了大学士,很可能挤下四大才子之末的诗君的位置,在圣院上演一场好戏。他真是好运气,若韩信当年不死,必然成半圣,那《韩信三篇》原本可以成为韩信的圣道根基。”

        方运发现李文鹰又上升一步,位列大学士榜第二,他的赏金足足有九滴圣血,而整个大学士榜前十中,只有他一人不是半圣世家的子弟。

        《文报》列出妖族猎杀榜的变化后,又进行了分析,对方运的评价只有一句话。

        “妖族过于高估此人,加赏恐是长江蛟龙报复,无须在意。”

        方运从这句话中感受到一种淡淡的冷漠之意,而且这个评语和那么醒目的标题明显冲突。

        方运又寻找一些景国的名人,发现左相身为景国文官之首,排位挺高,在大学士榜排第四十九,可赏金只有区区一滴圣血,而他后面许多人的赏金都是两滴圣血。

        就在这时,厨房里传来杨玉环和江婆子等人的谈话。

        “夫人,这就是蛮族山羊肉,我昨晚临睡前炖下的。”

        “哦?我前几日也听说过这东西,也不知怎么就突然有了名气,现在许多人都买一些吃,普通绵羊肉反倒便宜了。”

        “其实山羊肉论味道是远不如绵羊肉,但这蛮族山羊肉很神奇。那些蛮族那么强大,靠的是什么?一身气血。这些山羊吃蛮族的草,在蛮族里长大,多多少少都会吸收一点气血。人族通过吃蛮族山羊肉可以吸收那些气血的力量,所以蛮族山羊突然火了起来。”

        “是吗?那以后小运在家,就天天买蛮族山羊肉吃。不过怎么分清普通山羊肉和蛮族山羊肉?”

        “不用分,这种羊叫‘倔羊’,天生就喜欢蹦跳,力气特别大,关键是脾气不好,人族没办法养。蛮族不一样了,他们本来就是半人半兽,倔羊在他们面前老老实实的,也就能养了。再说了,别的羊没办法吸收蛮族的气血,买了也没用。”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江婆子低声道:“夫人,这东西大补,让老爷一直吃,等以后您就懂了。”

        “懂什么?”杨玉环好奇地问。

        “就是让男人那里厉害。”

        “哪里?”

        “入洞房您就知道了。”

        “……”

        方运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没想到人族这么快就行动起来,那倔羊可比普通的山羊吃的更多。也是连草根一起吃,对草原的破坏更严重。

        方运继续翻看《文报》,发现有一则消息讲的是一个以畜牧为主的县里原本牧草长势不好,但从远处的大河和湖泊里引水,开辟了大量的水沟水道后,牧草丰产,能饲养的牛羊马明显增多,让其他地方的人学习。

        看着自己在书山里谈到的策略被一一实现。方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终于能为人族做一些实事了。不过,这只是开始!”

        早饭后,方运开始收拾东西,不断把东西装入含湖贝中。

        一旁的奴奴盯着含湖贝,眼里充满了好奇,不一会儿伸爪搭在方运的手上,仰头嘤嘤叫着。好像在问怎么回事,东西难道被那只贝壳吃了?

        方运也不解释,奴奴更好奇,不断绕着含湖贝走来走去,毛茸茸的大尾巴一直晃着。

        最后,方运把震胆琴放入含湖贝里。然后把含湖贝放到桌子上忙别的。小狐狸立刻跳上桌子,伸出小爪子轻轻碰了一下含湖贝又迅速缩回去,生怕自己的爪子和那些东西一样不见了。

        试了几次,奴奴发现含湖贝没有反应,立刻用爪子碰来碰去。可始终想不明白。

        “好了,我要走了。”方运道。

        奴奴叼着含湖贝跳到方运怀里。等方运拿走含湖贝,她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方运。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如你和我一起去圣墟?”方运问。

        小狐狸却立刻露出戒备之色,然后用力摇头。

        “你害怕圣墟?”

        奴奴摇头。

        “讨厌?”

        小狐狸点点头。

        方运笑着抚摸它的小脑袋,道:“那好,你就不用去了。”

        奴奴犹豫起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运抱着奴奴走出卧室,家里的所有人都在院子里。

        杨玉环竭力掩饰着心中的不舍和担忧,走上前,亲昵地帮方运整理衣衫,道:“出门在外注意一些,那里是孔城,是圣院脚下,和别的地方不同。你既然是十国第一秀才,一定能从圣墟带着好东西回来,说不定有延寿果。”

        方大牛道:“对!反正我是一百个放心,可惜中秋你不能和我们一起吃月饼、一起赏月。”

        杨玉环从仆人手里拿过一盒包装精美的月饼,道:“这是玉海府的老裕丰月饼,你带着路上吃。”

        “好。”方运接过月饼,用手提着。

        杨玉环又嘱咐了几句,强忍着不舍,道:“你快走吧,别耽误了时辰,李大人那么忙,不能让他等。”

        方运看着杨玉环那熟悉的面庞,轻声道:“那我就先走了,等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些孔城的礼物。”

        “嗯。”

        方运向外走,方大牛道:“你忘带行礼了,我去给你拿。”

        “不用,我都带了。”方运道。

        “啊?”方大牛疑惑地看着方运。

        方运只好拿出含湖贝晃了晃又放回去,向外走去。

        方大牛眨了眨眼,问:“什么意思?变戏法?”

        杨玉环忍不住道:“那是含湖贝。”

        一干下人面面相觑,全都被惊到了,没想到方运竟然有传说中的宝贝。

        “牛!比我方大牛还牛!这么牛的人偏偏半夜去抓知了,真怪。”方大牛小声嘀咕。

        “别送了,你们回去吧。奴奴,再见。”方运说着,把奴奴递给杨玉环。

        奴奴突然嘤嘤叫了一声,猛地张口咬掉身上一撮毛,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然后嘴里叼着毛,用力抬头示意方运把手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