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8章 诗成腾龙
  • 第168章 诗成腾龙

    作品:《儒道至圣

        长江入海口的深处,蛟龙宫轻轻一晃。

        “唉……惹谁不好,偏偏去惹会写帝王诗的人,偏偏小公主阅遍诗词,最喜他的。你胜了也就罢了,既然败了,就败了吧,可惜,可惜……”

        长江之上,清江蛟王的龙嘴张着,龙眼瞪着,手一松,蛟圣龙角掉下来,但它的爪子迅速一捞,抓住龙角。

        “帝王诗,有种不妙的感觉!他只写了一半,我还有机会!”

        蛟王心里想着,口含蛟圣龙角,把气血注入龙角之中。

        天地再次变色,乌云重聚,风雨再回,遮天蔽日的雨幕缓缓加厚。

        景国文人的心揪起来,前两句“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有天地之“势”,但不够有“力”,最后两句才气不重要,但若是“力”不够,那纸面上的那条游龙就不能真正化龙,更不可能破掉整个江州的大雨和水灾。

        诗成腾龙才算是真正的帝王诗。

        庆国的文人则心中反复诅咒方运失败。

        方运落笔。

        若有风雨遮望眼,日破云涛神州红!

        最后一句没写完,冯院君就大叫道:“日破云涛,够了!”

        方运在诗的上方写上“咏日”二字。

        诗成,那条小龙虚影竟然凝实,化为一条金龙,可仍然能在纸页中游动,小金龙一口一口吃掉方运写得所有字,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然后如同破壳一样,吃力地顶着诗页。

        噗地一声诗页爆成一团云雾,随后金色小龙从雾中出现。身体一摆飞到天空,越飞越大。

        “嗷……”

        金龙突然仰天一吼,数千里的江州风停,雨歇。

        太阳原本还有两个小时就落山,本来暗淡无光。突然放射出无穷无尽的红光,简直如同旭日东升,击破千里云涛,一扫云雾水汽。

        阳光所照之处,河水回流,雨水蒸发。可怕的水灾隐患被迅速解决。

        数以万计的水妖被这阳光一照,体内水分迅速蒸发,惨叫着逃入水底,拼命向长江游去。

        随后,天空的阳光好似齐聚在帝王诗所化的金龙身上,那金龙突然金光万丈。无比耀眼。

        这条金龙就在城楼上空,除了方运,所有人不得不用手挡住眼,哪怕文位最高的芦都督都不得不闭上眼,避免被灼伤,连奴奴都眯起眼。

        这条金龙似是有了灵性似的,扭头看了方运一眼。然后冲着蛟王大吼一声。

        蛟王明明是妖王,是仅次于龙族的最尊贵的血统之一,可是被大日之龙一吼,全身龙鳞炸裂,鳞片四散,鲜血纷飞。

        蛟王吓傻了,它难以置信地看着大日之龙,自己可是妖王啊,一首帝王诗而已,怎么帝王龙气这么浓烈!

        不等蛟王想明白。一团白云突然从东海中升起,那白云中也不知裹着什么,急速飞来。

        蛟王手里的蛟圣龙角就跟长了翅膀似的,突然离开蛟王的爪子,飞入水中。飞向蛟龙宫。

        “你是……”

        不等蛟王说话,一声清越悠扬的龙语在天空响起。

        “清江蛟王罔顾东海龙宫禁令,夜袭玉海港口,罪一,断角!”

        不等蛟王反应过来,一方足足一丈见方的巨大印玺出现在天空,那印玺外形和普通玉玺相似,但印玺上部却雕刻着一座龙宫。

        蛟王见到龙族印玺吓得瑟瑟发抖。

        “啊……”蛟王突然惨叫起来,他的两根龙角齐头而断。

        “窃取蛟圣之物,借调四海之水,祸乱一州,生灵涂炭,罪二,剥皮!”

        龙族印玺纹丝不动,但蛟王突然连连惨叫,下巴裂开一条缝,一直向腹部延伸,最后直到尾部,然后一张完整的龙皮被剥了下来。

        城楼上的人难以置信看着这一幕,对方可是蛟圣之子,一代妖王,有蛟圣血脉在,那些不经常战斗的普通大儒都无法杀死它。这么强的妖王,就在蛟龙宫的上空被活活断角扒皮,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惩罚。

        “念你为水族有功,罪三抽筋暂且记下。为防你作恶,废你两层龙珠神光!”

        “不要啊……”

        蛟王大喊着,就见它全身喷血,大量的血液向天空飞去,最后飞入龙族印玺中,蛟王从妖王直接跌为妖帅,相当于人族进士。

        龙族印玺外放出一条光链,困住蛟王,然后用力一扯,把蛟王拉进龙族印玺中消失不见。

        “你随我来。”那声音说完,大日之龙低头看了一眼方运,看到一只小狐狸正向它挥手告别,然后长啸一声,冲入那团白云里,消失不见。

        清江蛟王的那些龙角、龙皮、龙血和龙鳞被无形的力量托着,抛到南副城门外。

        “此乃我族赔罪之物,龙角赠与方运,他人不得占有。方运,你若有好诗篇原稿,可去引龙阁交换。”

        白云回到海里,城楼一片寂静,随后欢腾起来。

        “服!彻底佩服!秀才写帝王诗,若在乱世,仅凭这一诗就可聚一州之民心。”一个官员道。

        “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这句真是大气磅礴,千山万国只是一般,可整句一看,包含大日于海底潜伏酝酿、一直到升到高空照耀天下的全过程,写大日升起的诗句里,精妙或有过之,但论堂皇浩大,却是难有能比。单看这胸襟这豪气,恐怕只要开国之主才能有。”冯子墨称赞。

        “风雨遮望眼此句也是极佳,有王侯之相。”

        “你们回忆第一、第二和第四句的最后一个字,黑,明,红,光亮依次渐增,不仅大气,连其意也衔接得体。毫无瑕疵。”

        “那日破云涛,为何让我感到心惊肉跳?方运,用得是何典故。”

        方运沉默,那个典故真不能说。

        “唉,真是大开眼界啊!谁曾想到。十国僵持这么多年,竟然能亲眼见到一首帝王诗成,真是难得啊!”

        “方运,你是如何想到这首诗的?”

        方运沉默许久,用一种所有人都看不透的神秘莫测的表情道:“小时候的一天,天还未亮。我在悟道河边玩耍,看到旭日东升,就把那个画面记在心中,一直不能忘。今日帮冯大人补全《锁龙》后,我一直冥思苦想,要想一个比‘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更大气的诗句,就突然回想到小时候的情景,自然而然写出这句。”

        “原来是悟道河啊,那就不奇怪了。”

        “冯大人在河边悟道,大源府的一位画师也在那里悟道,据说几个秀才说也悟通了许多道理,今年必然能考中举人。方五甲真是幸运。自小在悟道河边参悟,以后前途恐怕无人能及。”

        方运突然觉得悟道河真是一条好河。

        董知府大笑道:“甚好!以后谁敢再说江州水患因你而起,我一个大嘴巴抽过去!好!江州虽然受灾多日,但废了一条差点攻破玉海港的圣族妖王,居功至伟!这下没人能阻你成五品州伯!”

        “左相不可能同意,恐怕会转成文功。”一人道。

        “文功就文功!方运今年考举人,明年中进士,一步到位当知府,比帝王诗还霸气!”方守业笑道。

        冯院君打趣道:“一步到五品知府的状元还是有的,若方运一步到位成三品州牧或者二品阁臣。那真是会吓煞天下人。”

        方运道:“你们不要说那么飘渺的事。你们知道那白云里的龙族是哪一位吗?声音怪好听的。”

        “龙族化人后,声音分的出来,但他们恢复龙身后,除非特别熟悉,否则我们人族也分不清。毕竟龙语妖语和我人族语言不同。”

        方运点点头。

        定海将军于兴舒道:“下面的东西我去派人收拾。你放心,既然龙族大人物说龙角归你,我们自然不会贪墨。龙鳞龙皮和龙血自然有你的一份。”

        一旁的芦都督道:“让方运去军中丈量一下,到时候直接送他一套龙鳞衣和龙皮裤。蛟王的龙血不如剑眉公的龙血墨锭,但也是不凡,制好后送他一箱便是。”

        “芦大人想得周到,方运你觉得如何?”于兴舒问。

        “那就谢过芦大人。”方运自然知道制作龙鳞衣龙皮裤非常麻烦,自己既然得了最宝贵的龙角,其他东西要交给圣院一部分,交给国库一部分,自己分到的并不多,不如直接取了成品方便。

        于兴舒道:“既然止涝结束,那我便离开。诸位告辞。”

        大部分军中将校跟着于兴舒离开,只有一小部分还在。

        芦都督也不说话,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

        “恭送芦都督。”

        众人的语气比送于兴舒客气得多,但少了那份亲近,这人毕竟跟左相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玉海府的官员没指着鼻子骂他已经是看在他军功卓著的面子上。

        冯院君道:“那引龙阁你也知道,哪怕你不愿用手稿去换,这龙角也可以换太多的东西。”

        “我知道引龙阁是玉海城最大的**商行,专营东海宝物,真是东海龙宫在玉海的店铺?”

        “的确是。里面的人可不是普通人,都有龙族血脉,力大无穷,可惜最多能中秀才,从无人中举人。”

        “那过几日我去看看。我想要一件文宝,玉环姐需要一架瑟,我想一步到位,给她买一架文宝锦瑟。”

        “啧啧,你的小媳妇儿才学琴瑟不久吧?你真舍得,过几日你可去看看。”

        “好。”

        城楼里欢声笑语,所有人都好像忘记还有庆国人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