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九十五章 吃糕点
  • 第九十五章 吃糕点

    作品:《儒道至圣

        杨玉环脸上浮现浅浅的羞怯,握着方运的手更加用力。

        奴奴却把目光落在那些冷盘糕点上,一只爪子扯着方运的衣服,另一只爪子指着那些吃食。

        方运伸手捂着它的眼睛,踏上楼梯向二楼走去。

        “嘤嘤……哼!”奴奴扭头躲开方运的手,不满地仰头看着方运,好像在问你是不是嫌弃我吃的多?

        上了二楼,方运和杨玉环眼前一亮,果然和站在一楼看不一样,视野更广。

        二楼没有人弹琴,几乎所有人都身穿秀才或举人袍,个别人和方运一样穿着普通的锦袍,这里也有几个表情严肃的童生站在两侧。

        几个人向这里望了一眼,见方运是生面孔大都不理会,更多的人看向美丽的杨玉环。

        也有少数人看完杨玉环后又看了一眼奴奴,最后再一次看着方运,若有所思。

        方运谁都不认识,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拉着杨玉环的手来到窗台边,看向外面。

        奴奴跳到窗棱上,轻轻摇动着尾巴,好奇地四处张望。

        玉带河两边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

        方运指着远处的一座桥道:“那里应该就是龙头桥,在比赛开始之前,咱们往那里走。可惜现在桥上已经站满了人,不然在桥头看赛龙舟一定不错。”

        “嗯。赛龙舟什么时候开始?”杨玉环好奇地看着河中的沙洲,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规模的赛龙舟。

        “这我还真不知道。”

        “按军中的时辰说法,十点开始赛龙舟,离现在还有一个多小时,不急。”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方运和杨玉环一起回头。

        一个比方运矮了一个头的清秀青年走了过来,这人面部线条柔和,若不是眸子里有一丝英气,方运还以为这是女人。

        随后,方运看了一下这人的脖子,没喉结,竟然真是女人。

        那清秀公子手里握着一把扇子,走过来向方运一拱手,微笑道:“在下京城赵竹真。”

        方运还礼道:“方运。”

        方运已经刻意压低声音,可还是有几个人听到,立刻向这里看来,盯着方运的目光有些怪异。

        赵竹真似乎一点都不在乎方运的身份,走到方运身边,看向窗外,道:“方兄对赛龙舟没兴趣?”

        “还可以吧。”方运见过的娱乐和运动太多了。

        “方兄倒不似热血读书人。”

        方运淡然道:“血若在看龙舟的时候热,杀妖的时候就太冷了。”

        “方兄说的是,竹真受教。”赵竹真扭头看着方运,目光里有一丝诧异和欣赏,似乎不相信这么年轻的人能说出这般话。

        “赵兄客气,人人都懂的道理而已。”

        “但未必人人都能说出来,未必人人都能做到。”赵竹真道。

        “赵兄说的是,方运受教。”

        赵竹真莞尔一笑,看向杨玉环,道:“你家娘子真美。”

        “别人都这么说。”方运微笑道,杨玉环害羞地白了方运一眼。

        奴奴疑惑地看着杨玉环,好像在说方运说的对啊,你给他白眼做什么?

        赵竹真噗哧一笑,露出一口细碎的白牙,道:“那些有见地的人都说你胸有沟壑,那些宵小说你是个狂生,没想到你确实和狂生一般,性情奇异。”

        “承蒙夸奖。”方运微笑看着赵竹真,她的目光很清澈,被窗外的天光照得格外明亮,可明亮之后似乎藏着什么。

        “怪人。”赵竹真避开方运的目光,向外望去。

        方运和杨玉环低声聊天,偶尔奴奴插嘴“嘤嘤”几声,两人一兽格外温馨。

        不过奴奴还是不死心,过了一会,又是一爪扯着方运的衣袖,一爪指着二楼桌子上的糕点。

        方运伸手把奴奴的头扭向外面,奴奴立刻嘤嘤地抗议。

        一旁的赵竹真微微一笑,示意身后的随从去端糕点。

        不一会儿,那随从把一碟糕点端过来,递给赵竹真。

        赵竹真一手端着糕点,一手拿起一块递给奴奴,道:“吃吧。”

        奴奴两眼一亮,看了一眼她,又扭头看向方运,征求方运的意见。

        “谢谢赵兄,你吃吧。”方运道。

        奴奴小心翼翼伸出小爪子,在碰到糕点的一刹那又缩回去,重新仰头看着方运,目光里充满期盼。

        方运无奈摇头,伸手接过那块糕点递给奴奴,奴奴这才愉快地吃起来。

        “好听话的小狐狸。”赵竹真微笑道。

        奴奴立刻挺起胸膛,抬高头,十分得意。

        “听话是听话,就是太馋。”

        奴奴立刻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低下头继续吃糕点。

        赵竹真流露出喜欢之色,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但又似乎觉得那么说不好,于是改口道:“若是方兄到了京城,可去竹真楼坐一坐,就说是和小狐狸一起来的,我一定会很快赶到。”

        “原来我这个方兄还不如一只狐狸!”方运道。

        奴奴再一次挺胸抬头,洋洋自得,但很快反应过来,恼怒地看着方运,好像在问什么叫不如一只狐狸?一只狐狸很差吗?

        赵竹真眼中闪过一抹忧郁,道:“我在……家里受束缚,没有什么解闷的,看到这只小狐狸这么机灵,忍住不就喜欢。”

        “嗯,若是哪天我养不起奴奴了,就转送与你。”方运开玩笑道。

        奴奴呆住了,小爪子上的糕点掉在地上,嘴张着,里面的糕点渣往外掉。它急忙冲着窗外呸呸呸把嘴里的糕点都吐出去,接着用小爪子拍打掉身上的糕点渣,最后捂着嘴,认真严肃地看着方运。

        “唔唔!唔唔!”小狐狸叫着。

        方运三人一起笑起来,杨玉环忍不住笑道:“你别听小运吓你,他怎么舍得把你送人。”

        “嘤嘤?”小狐狸看向方运。

        “你就放心吃吧,养你还是没问题的。”方运又拿了一块糕点给奴奴。

        奴奴无比矛盾地看看方运,又看看糕点,来来回回看了四五次,最后很悲壮地接过糕点,然后委屈地看着方运,好像在问你不会喂饱我然后把我送人吧?

        “你就吃吧!”方运笑道。

        奴奴假装低头,眼看就要咬到糕点,突然抬起头看向方运,生怕方运趁它吃东西的时候跑了。

        方运伸指头点了一下它的小脑袋,道:“人不大,心事不小,不吃我就拿走了。”

        奴奴立刻把糕点拿得远离方运,用力咬了一口,然后又看了一眼方运,看到方运还在,放心地吃起来。

        一旁的赵竹真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但很快发现自己这动作不合适,脸上闪过一抹红晕,恢复正常。

        等奴奴吃完了,方运把它抱到怀里一顿乱揉,奴奴不仅不生气反而很高兴,认为这表示方运不会把它送人。

        二楼的文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六个人走了过来。

        “赵兄,我们又见面了。”

        方运三人扭过头,就见一个相貌俊朗、文质彬彬的青年微笑着打招呼。

        “童兄。”赵竹真带着淡淡的微笑回礼,不过任谁都看得出她的冷淡。

        那人倒不以为意,道:“赵兄可否介绍一下这位相貌堂堂的兄台?”

        赵竹真却露出古怪的笑意,问:“你不认识他?”

        “未曾谋面。”

        赵竹真的笑意更怪,道:“那我就正式帮你们两人介绍,童黎,兵部童侍郎之孙,玉海城童生。这位呢,济县方运,圣前秀才。”

        两人愕然,相互看着对方,都没想到会在这个情况下见面。

        “巧了,童兄。”方运一拱手。

        童黎立刻开怀笑道:“县试双甲、三诗同辉、圣前秀才,我仰慕你的大名已久,没曾想今日能见到,真是三生有幸!若不是你要为我景国争一口气赛龙舟,我一定要拉着你畅饮一日。”

        方运微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要赛龙舟了?玉海城人才济济,我不过刚成秀才,哪里有资格参加这么重要的赛龙舟。童兄说笑了。”

        “啊?这可不像你啊。在我的印象里,你方运可是为国为民杀妖灭蛮的真豪杰,怎么可能弃景国荣辱不顾,不参加赛龙舟?”童黎异常惊讶。

        “童兄,你瞧不起玉海府的读书人,我可没有瞧不起。我相信玉海府的读书人一定能击败庆国的文人,夺得第一。我一定会为玉海府的文友加油助威!”方运面带微笑。

        在场的所有人沉默不语,等方运说完,所有人都明白童黎的用意,方运要是参加,他就扣方运一个瞧不起玉海城读书人的帽子,要是不争,就指责他不顾景国荣辱。

        “方兄,你这话说的,真是太伤人了。”童黎无奈道。

        赵竹真讥笑道:“童黎,你少来这一套。你以为别人听不出你的挑拨之意?我来这里,就是想请方运参与赛龙舟,壮我大景国威,你要是坏了我的好事,以后去京城可要小心点。”

        “我……”童黎话未说完,就被一个举人打断。

        “童黎,方运来我玉海城本是一大盛事,你可不要让我玉海城蒙羞!”那举人的声音充满冷意。

        童黎听那声音脸色一变,扫视众人,发现许多人看他的眼神不怎么客气。

        童生怕被方运抢书山名额,但那些举人秀才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