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47章 忍无可忍!
  • 第1747章 忍无可忍!

    作品:《儒道至圣

        月行中天,挡住文曲星,但文曲星光却有着奇异的力量,竟然不被月亮遮挡。

        文曲星光与月光交相辉映,照得深夜如黎明一般明亮。

        金瓦红砖的岳阳楼上,唯有一位青衣大学士立于其上。

        文会最大的秘密已经揭晓,在所有人都以为方运必胜无疑的时候,宗家、雷家和庆君等一些人的表情出现奇特的变化,他们在这种时候不仅没有绝望,反而胜券在握。

        许多人在暗中询问那些知道内情之人,但是,绝大多数的回应都是不可说,还有一部分人的回答模棱两可,表示知道宗雷两家与庆国还有杀手锏,但却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在这种时候,即便许多人发觉事情不对,但面对趾高气扬的宗午源,众人还是一致认为方运才是那个老兵。

        众人也有些难过,若是方运此次真败给庆国和宗雷两家,那未免太可惜了。

        葛忆明微微一笑,道:“宗兄,你何必去唤醒一个陷入沉睡之人。在方运看来,他应该无敌于圣元大陆,所以便可以为所欲为。在宁安县的时候,杀人族进士计知白,杀雷家大学士与龙宫龙王;在龙界的时候,杀雷家家主雷重漠;到了象州,他便用尽手段打压我们庆江商行,甚至还暗中派人打砸我们的商铺,嫁祸给庆国人,如此行径,未免太卑劣!方大人,我看,为了您的颜面,您主动辞去总督职位为好,否则的话,今夜便是你在史书上最黑暗的一天!”

        方运看着葛忆明,同样报以微笑,道:“两国相争,各凭手段,你们庆国的手段比我们景国高,养出一个庆江商行为祸象州,本官以为,对庆国来说,此乃良策。甚至你们玩迎庆君的把戏,我都不放在眼里,如小孩子过家家,何足道哉。只是……你们一直妄图让全象州陷入混乱,一而再再而三发起骚乱,陷百姓于水火,突破了我的底线。”

        “那又能怎样?”葛忆明昂首以对,满不在乎。

        庆君笑道:“方虚圣,朕忘了告诉你,早在多日前,朕已经聘葛忆明为宫中教员,同时兼任两国亲善典客,肩负两国交流的重任,文书已经抵达景国,得到内阁批奏,朕还看了你们景国的回执。”

        葛忆明微微一笑,更加自得。

        许多人愕然,没想到竟然给予葛忆明如此重要的位置。

        典客在古时乃是三公九卿中的九卿之一,地位与现在的大鸿胪相当,主管一国的外交事务,国家越大,大鸿胪的权柄越大。

        现在各国虽然已经不设典客一位,但设亲善典客,不会有实际的品级,但一切等同从二品的高官。

        亲善典客乃是外事官,向来由德高望重的纵横家说客担任,至少也是翰林,一般来说都由大学士来担任。

        这个职位平时用处不大,甚至是个闲职,可在需要的时候,会成为两国的纽带,至关重要。

        而亲善典客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特权,那便是免罪!

        只要亲善典客没有犯下逆种大罪,即便是叛国甚至杀人,一方君主都有资格让其在本国内审问。由于是庆君任命,就算葛忆明犯了大罪,按照惯例,景国也只能捏着鼻子把他送入庆国。

        因为外事人员身担重任,不仅代表国家,还有巨大的风险,所以经过历代纵横家努力,终于让高地位的外事人员获得这项特权。

        不止普通人惊讶,连文相也露出愕然之色,身为内阁成员,竟然不知道此事。

        许多景国官员低声议论,发现只有小部分人知道,当时都不觉的是大事,只以为是葛百万为了做生意使用的手段。他们很快得出真相,是柳山利用左相的特权,配合鸿胪寺的人批复这条文书,甚至可能用了一些特别的手段。

        但是,无论如何,既然已经有正式的文书,就意味着葛忆明已经是两国亲善典客,拥有豁免权。

        巴陵城百姓们愤怒了,开始大骂葛忆明,直到现在,就算是再蠢的人,也明白葛忆明早就有叛国之心。

        葛忆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竟然拿出扇子轻轻扇动,得意地望着方运。

        看到他这副做派,不仅象州子民不满,连许多他国之人也略显不满。

        武君冷哼一声,舌绽春雷道:“这种畜生若在武国,早就被朕一巴掌拍死!”

        李繁铭也忍不住道:“我看此人面相,长得有点克自己啊。”

        大兔子反而有些郁闷,他现在既不能说庆犬吠雪,也不能喊庆驴技穷,因为葛忆明现在还是象州人,是景国人。

        众人正想听方运怎么说,宗甘雨看了一眼雷廷真。

        雷廷真会意,舌绽春雷道:“各位宾客,各位人族友人,老夫雷廷真,此次前来,只是因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雷家上任家主雷重漠,宅心仁厚,乐善好施,并未有恶行。他为了能早日晋升大儒,屠妖灭蛮,所以进入龙族战界修炼。但怎奈贼子方运怀恨在心,暗中潜入战界,偷袭得逞,暗杀了他。我们雷家与龙族的关系,诸位也都有耳闻,当年,我们雷家所有家老拜访龙族,甚至连脸面也不要了,最终请动四海龙圣汇聚两界山,击退妖蛮。龙族,乃是我雷家祖先的弟子,所以他们称我们雷家先祖为雷师。”

        许多人本来想骂雷家,但听雷廷真说到第一次两界山大战之事,全都闭上嘴,雷家全身都是问题,但唯独在这件事上,没有人敢对他们出言不逊。

        “我们此来,甚至不奢望方虚圣能够偿命,他是虚圣,他有特权,只要他不逆种,就不会有死罪。但是,天地自有公道在!我们只希望,他身为人族虚圣,给我们一个公道,承认是他杀了雷家家主,承认他犯了一个错误。”

        “重漠去世后,我们的确想要报仇,但我们也知道,两家结仇太深,方虚圣要报仇,我们也无可奈何。本来,我们觉得这事算了,毕竟我们雷家因此死了太多人,已经承受不起太多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但令我们寒心的是,从龙界回来后,方运没有对此事说一句话,没有对我们雷家有半分歉意,不要说对重漠祭奠烧纸,甚至从未去重漠的墓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雷廷真抬头盯着方运。

        “既然方虚圣不给我们雷家一个公道,那么,我们雷家在这里讨一个公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