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46章 稍安勿躁
  • 第1746章 稍安勿躁

    作品:《儒道至圣

        妖界,妖皇城。

        “哦?他还在犹豫?”妖皇古虚的声音在妖皇殿中回荡。

        “是的,他不想得罪人族虚圣。”

        “无非是再让我等放血而已。葬圣谷即将开启,一定要想尽办法力压方运,让他在葬圣谷开启前无法晋升大儒,一旦他进入葬圣谷,与谷中人族先贤意念沟通,对本皇是不小的威胁。”

        妖皇殿中,三头大妖王诧异地看着妖皇,这三人都是妖皇心腹,对妖皇知之甚深,就在数年前,妖皇还永远保持不可一世的态度,不要说万界皇者,即便是普通妖族半圣在他心里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这三头大妖王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本任妖皇实力旷古绝今,甚至得祖神意念看重,有成大圣之资,深得众圣信任。

        这些年,妖皇未逢敌手,同辈中真正能与他相提并论的,只有一个刚刚晋升龙皇的敖雨薇,不过敖雨薇太过年轻,差一些火候。

        而未来可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便是人族文豪衣知世,衣知世虽然不善战斗,可一旦晋升半圣,掌握圣道,若圣道伟力超出寻常,即便不善战斗,一举一动也能引发莫大威能,远超普通妖族半圣。

        即便如此,古虚也没有丝毫在意,直到出现方运。

        妖界众圣与方运对赌,古虚参与,失败后导致损失一条性命,后古虚亲自入血芒界,欲斩杀方运,但又被斩龙刀碎片残留的力量斩掉一命。

        妖皇的两命极为强悍,即便半圣也很难杀死,他完全可以脱身保命,可惜,一次是人界力量,一次是斩龙刀碎片,力量性质都在半圣之上,他无法躲过。

        现如今,只剩本命。

        本命一死,则再无复生可能。

        三头妖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已经看出来,妖皇心中第一次有了担忧,为了葬圣谷,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挠方运的圣道。只要妖皇从葬圣谷出来,获得万界众圣遗留的葬宝、神物和力量,必然以绝世之资晋升半圣,甚至可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踏上大圣之位,君临妖界。

        一头猿妖王道:“不如承诺进入葬圣谷后,为他取一颗天狼星石。”

        “不可能!天狼星乃是最强妖星之一,只有古时大圣才有极小的可能随身携带天狼星石。更何况,天狼星石影响本皇成大圣的机会,绝不可能给他。输给方运的那条太古星河支流,本就是我的,失去之后,我成大圣的时间被延长,岂能再放弃天狼星石!”妖皇断然拒绝。

        “那太古星河支流可惜了,您第一次使用,虽然功亏一篑,但也已经确定历史长河的位置,若再次使用,必然可以直达。不过,就算给方运也无妨,他就算用出,也不知去往何处最佳,更无法确定时代。”

        古虚轻轻点头。

        “不用天狼星石,那恐怕没什么东西能打动他。”猿妖王道。

        妖皇古虚沉默半晌,道:“本皇早年游历各界,倒是发现一处与古妖有关的遗址,本想成半圣后获取其中的宝物和力量,或可告诉他吧。”

        “古妖遗址?若是普通的遗址,未必能让他心动。”

        “是古妖祖帝留下的遗址。”

        “祖帝?那可是相当于我妖族祖神的大人物,不如您成半圣后亲自去探索。”

        “本皇也舍不得,所以也在犹豫。”古虚道。

        就在此时,猿妖王手持传声海螺,惊骇地抬起头,望着古虚道:“妖皇殿下,那方运便是张龙象!书山考验,便是让他扮演张龙象赢得毕参之战!他与张龙象在妖界大儒猎杀榜上,一个第一,一个第二,甚至连祖神一族都出了重奖,只为杀两人。现在两人合二为一,重要性岂不是堪比人族半圣?”

        妖皇微微低着头,陷入沉思。

        数息后,妖皇坚定地道:“对本皇来说,阻挠方运去葬圣谷比祖帝遗址重要!你这就去办,只要那位愿意出面,我就把前往祖位遗址的星路全盘赠送!”

        圣元大陆,孔城。

        除却中秋文会之人,人族各地的孔家家老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孔府。

        孔城各处的人诧异地望向天空,就见不断有人乘平步青云或飞页空舟在天空急速飞行,降落到孔府的位置。这在孔城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事情,因为孔城有禁空令,除却半圣,不得胡乱飞行,一旦有人在孔城城内的上空飞行,那定然是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上一次开放禁空令,是孔家之龙被杀。

        孔府之内正殿中,家老议论纷纷。

        “家主来不来?”

        “没说,应该是先等等。”

        “都什么时候了,还等等?宗圣简直欺人太甚,竟然把手伸到孔家的核心之处!是可忍孰不可忍!”

        “无妨,无妨,些许小事而已。”

        “怎么会是小事?这一次他敢插手孔圣文界,那么下一次就敢插手孔家家事,最后是不是敢插手孔家家主遴选了?”

        “他敢!”

        “我倒是看论榜上有人说,宗圣做的事不算什么,方运同样也大闹文界,杀了楚王,同样有损孔家颜面。”

        “这群蠢货根本不明白书山的真正威能,有书山在背后,方运就算把文界诸侯和周天子全换一遍,咱们孔家人也不能拿他如何。”

        “论榜上各种消息都有,还有人怀疑这是方运在挑拨离间。”

        “我管他是否挑拨离间,只要这事是真的,孔家人必须要回击,不然堂堂孔家颜面何在?”

        “方运也是被逼的没办法,堂堂虚圣,被文界大学士威胁控制,换成是我,我也要当众宣布此事反击宗家。说到底,跟方虚圣无关,是宗家欺人太甚!平时欺负一下方虚圣,咱们不好插手,现在欺负到孔家头上,岂能再忍?”

        “人到的差不多了吧?来来来,先不管家主,先说说诸位对这件事的看法?”

        “看法?老夫只有一句话,若我孔家退让,那从此以后,孔家永无宁日!”

        “这种事,最后还是要让家主决定。”

        “家主在哪里?”

        “还在别院钓鱼。”

        “都火烧眉毛了,怎么还在钓鱼?当年我就受不了他这种悠闲的性子!”

        “好了,家主开口了。”

        “家主说了什么?”

        “稍安勿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