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43章 小沟子国
  • 第1743章 小沟子国

    作品:《儒道至圣

        听到方运的话,众人把自己换到方运那个位置一想,确实如方运所说,自己也必然会这么做。

        “看到有些人文胆蒙尘,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我很快活!来,中秋夜,为方虚圣干一杯!”武君高举酒杯。一饮而尽。

        各处有酒的人,纷纷举杯喝酒。

        “痛快!男子汉大丈夫,自当快意恩仇!我人族虚圣,岂能被这些魑魅魍魉所欺辱?”笨大儒田松石放下酒杯,十分畅快地看着方运。

        就在此时,象州都督方守业快步走到岳阳楼下,舌绽春雷道:“末将方守业,有事禀报。”

        “文会正隆,何事不能稍后上报?”方运好像并不知道方守业要做什么。

        “事关重大,涉及象州安危,下官不得不占用文会时间。”方守业。

        “罢了,说吧。”

        “是!子时刚到,象州各地突然不约而同出现骚乱,有在城中以菊花为识,公然煽动象州人叛国,并宣称您文比马上失败,成为经景国耻辱云云。有在乡镇动手,地痞流氓聚众扰民,妄图将当地献于庆国。更有人故技重施,焚烧房屋,打砸庆国人的商铺。”

        方运与方守业立刻成为人群的焦点。

        这些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关注方运这个两州总督,随着有关象州的消息不断传出,他们对方运越发敬佩,不仅仅是因为方运的种种手段高明,也不仅仅是因为《民报》等一些新奇的事务,而是方运为官之正,简直是人族楷模,最让他们敬佩的是,方运甚至不惜冒着被官僚反扑的风险做事,这是之前任何人都做不到的。

        也正是因为方运如此特别,引发了一些保守读书人的不满。

        不过,保守读书人虽然不满方运,甚至视方运为大敌,但始终有底线,与宗雷两家人不同,至少目前为止,双方只是观念之争,而不是圣道之争。

        在这一刻,许多人也想起方守业这个人,乃是方运的伯父。

        不过,更多人关注“打砸抢”,因为在方运担任两州总督起码,曾多次出现。

        各地稍微有阅历的读书人,心中都很清楚,无论哪国哪地的打砸抢,一旦形成规模,绝对不可能是突发事件,要么是当地民众积怨已深,要么是地痞流氓故意报复,而九成九则是利益驱使,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些普通百姓自然听不懂方守业的话,但那些读书人听到“故技重施”四字,立刻联想到前些日子方运处理的象州事务,而前些日子的所有民众闹事,全部指向庆国与庆江商行。

        许多读书人曾在论榜上看到一个有见地的景国人以庆国人的语气写了一段话。

        你们反对庆国,我们便烧庆国人的商铺,然后雇一批人嘲讽攻击景国人。

        你们想要挑起对庆国的仇恨,我们就制造几个表面上看似仇恨庆国的小丑,再雇佣一批人嘲讽攻击景国人。

        无论你们想要什么,我们都有办法让民众陷入混乱。

        “事态如何?”方运问。

        方守业坚定地道:“多亏总督大人您的那份‘应急预案’,我们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并且在您的指挥下,我们已经提前掌控九成闹事头领的行踪。在他们走上街头的第一时间,州军全面出动,将乱臣贼子尽数镇压。您运筹帷幄,但下官能力有限,未能完好执行您的应急预案,导致造成了一定损失。”

        “全象州有几处发生骚乱?”

        “下官刚刚统计目前上报的文书,六座府城共有十四处、四十五座县城共有五十三处,除此之外,还有一百二十个乡镇出现骚动,相信明天之后,会给您一份详细的统计。”

        方运轻轻点头,至少是县城才有圣庙,才可以传书,乡镇的消息要传递道县城,则需要较长的时间。

        “伤亡如何?”

        方守业自信地道:“至今为止,除了州军与闹事地痞,无一平民受伤,但有一些财物遭到破坏,已经统计的总损失大概有三千两银子左右。另外,得益于民众对您的信任,各地百姓自发拨乱反正。来文会之前,下官得到一个消息,湖县小沟子镇有一男子自称得到庆君诏书,反出景国,称王建国,自制玉玺、冠冕与龙袍,欲以小沟子镇为封地。恰好两个押送囚犯的衙役路过,在当地借宿,迅速赶往登基现场,抓获四人,扑灭小沟子国。”

        “哈哈……”

        文会现场哄堂大笑,偏偏方守业说得一本正经,形成强烈的反差更引人发笑。

        “小沟子国,封号是二傻子王吗?”一帮人捂着肚子大笑不已,许多人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衙役灭国!我大景国官差威武,哈哈哈……”

        连许多来庆国人都在笑,没想到有这么傻的人,甚至觉得庆国人都傻,但是笑着笑着,庆国人觉得不对了。

        这二傻子自称得到庆君的诏书!

        少数读书人赫然发现,象州官员竟然悄无声息开始反制庆国!

        方运要通过打击庆国来树立自身形象,庆国将计就计开始以支持方运的名义打砸庆国商行,而现在,方运也将计就计,炮制出一个小沟子镇和二傻子王,让庆国筹划已久的大规模骚乱变成一个笑话。

        惩恶永远比扬善更吸引人,而那些好笑的有趣的人或事,往往会比一些严重的事件更能得到关注。

        这个小沟子国一出,根本没人在意这场骚乱,全都会讨论这件趣谈,同时会捎带上庆君,让庆君的形象大降。

        庆国负责操纵骚乱事件的几个官员面色变得无比严肃,甚至还有一点点狰狞,万万没想到,自己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此次能让象州如此多的地方同时形成骚乱,动用了这些年庆国在象州的一切人力物力,象州所有的庆官、商人和细作联手,甚至透支了未来庆国在象州的力量。

        但是,不仅仅被方运及时派人扑灭,不仅没有达到原本的效果,反而被可能是方运炮制出的可笑事件冲淡,对庆君的名声进行再一次打击。

        现在,所有人都觉得,小沟子国王是笑话,那么,那个可能跟二傻子有关的庆君,是不是也有些可笑?

        庆国一些官员无奈地发现,方运用了一个可能是编造的小段子,就把庆君拉低到比二傻子高一点的层次。

        庆君尴尬地坐在那里,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除了在心里大骂方运,什么都做不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