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42章 算计?
  • 第1742章 算计?

    作品:《儒道至圣

        “之前在下误以为方虚圣失败,现在正式向方虚圣道歉,弟子愚昧,请老师原谅!”

        “弟子愚鲁,请老师宽恕!”

        就见岳阳楼外,数以万计的读书人一起作揖,深深弯腰,称方运为师。

        “不知者不罪。”方运大度说道。

        看到这一幕的宗雷两家人,心中涌起莫名的冲动,想要在此时与方运同归于尽。

        因为在这时候主动向方运认错的人,根本不是那种把方运当死敌之人,像巴空山那些污蔑方运之人,根本没有向方运认错,即便方运可以算得上天下师。

        这些主动向方运认错的人,从此以后,心中必然烙印上对不起方运的念头,同时也会烙印上方运永远正确的观念,从此以后,对方运的态度将出现明显的变化。甚至可以说,这些人将来都会以方运的弟子自居。

        这些人,必将对各国产生深远的影响。

        当年孔圣的弟子三千,也大都烙印着孔圣的痕迹。

        不过,这些人真正害怕的不仅仅是天下师的身份,还有这些弟子反馈给方运的力量。

        人族一直在研究孔圣封圣前的经历,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共识,孔圣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成就,不仅仅因为他有这样那样的优势,也因为他的弟子在默默帮助他,而那些弟子对人族民众的影响会形成莫大的力量,冥冥中形成福报,导向孔圣。

        孔圣教给弟子强大的能力及信念,他的弟子们会把所学的一切传播给其余人,当得到孔圣恩惠的人积累的一定程度,必然会反哺孔圣。

        同样令宗雷两家感到无奈的是,方运明明被那么多读书人污蔑,明明被骂成各世家输掉赌局的罪魁祸首,明明被人认定与妖界对赌结果捡了便宜,可方运根本没有生气。

        他们甚至阴暗地怀疑,方运很清楚一点,若是发怒责怪那些人,那些人对他的愧疚、感激和崇敬会减少,但他偏偏选择宽恕,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收买人心。一个人若真能做到如此先知先觉,只能用可怕来形容,完全可以跟各国那些在官场厮混数十年的老官僚相提并论。

        众人认错,方运宽恕,许多人本以为事情会这么过去。

        陈家家主陈铭鼎突然起身,面向宗家众人,看着宗家家主宗甘雨。

        “我陈家永远为宗老弟留一把椅子,随时欢迎宗老弟登门拜访。至于你们宗家输掉的产业和那座荒城,如果方便,请尽快交给我们陈家。当然,我们陈家不会像某些人一样,明明自己输了不自知,还侮辱世家家主,侮辱人族虚圣。我们甚至也不会催你们。这样吧,宗家在一年内解决即可。对了,方才有个宗家的翰林栽赃说我陈家因为方运而输了对赌,说方运像是丧家之犬。那么,我希望现在那个翰林现在向方虚圣道歉。”

        陈铭鼎微笑着说完一番话。

        就在方才,宗甘雨嘲笑陈家。

        宗家人又急又恼,陈铭鼎这番话乃是绵里藏针,虽然表示谦让,但也刻意点出之前宗家人的卑劣,可却有没法反驳,因为陈家人确实做得比宗家人好很多。

        听完陈铭鼎的话,许多阅历丰富之人暗叹,不知是该说方运运气好还是如何,方运以君子的态度宽容对待那些人,而陈铭鼎则出面帮助方运展开责问,配合得天衣无缝。

        陈铭鼎虽然没有提名道姓,但是所有人都看向宗午源。

        宗甘雨回头看了一下儿子,面色微变,因为宗甘雨的眼神迷茫,痴傻地望着上空,文胆极可能出了问题。

        “午源!”宗甘雨立刻以微言大义的力量唤醒宗午源,避免他继续沉沦。

        宗午源的身体轻轻一震,双目慢慢恢复清明,但目光依旧暗淡。

        宗甘雨正要说话,宗午源傲然道:“父亲,不必说了,午源已经想通。”

        宗甘雨还是觉得宗午源有问题,但具体哪里有问题又说不出来,要是轻轻点头,道:“你能想通便好。”

        这时候,一个景国进士舌绽春雷道:“想通了?很好,那便向方虚圣道歉吧,承认自己输赢不分,承认自己才是丧家之犬。”

        宗午源看都不看那人,继续对宗甘雨道:“我等的确小看了方运此子,不过,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被书山伪装成张龙象?此事,非我等之过,乃是纯粹的巧合!当然,还有极小的可能,方运在进入文界后,就在算计我宗家,所以故意彰显文名,设下陷阱,一步一步吸引雷廷真大儒前往,无论如何,方虚圣都是才智过人。”

        李繁铭露出厌恶之色,舌绽春雷道:“都到了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污蔑栽赃方运,死不认错,明褒暗贬,简直猪狗不如!”

        宗午源哈哈一笑,道:“繁铭,这你就错了。认错的前提,是我输给方运,但我输了吗?未到最后一刻,你可不要乱下定论,毕竟我就已经吃了过早下定论的亏。我今日来文会,本来是为了看方虚圣与张龙象文比,但现在我发现,最重要的是,我应该学习方运的欺诈,学习他如何一分饰两人而游刃有余,欺骗全天下人!”

        人群出现细微的骚动,因为方运如此做的确涉嫌欺骗。

        方运虚圣在城楼上道:“多谢宗侍郎称赞,不过,你至今不明白一件事,我在文界彰显文名,仅仅是为了自保,为了在到珠江之前不被杀死,为了活下去!说到算计,我是在算计,但我在算计如何避开鹿门侯的打压,算计如何避开楚王的暗算,算计我如何活着抵达两界山,算计我如何带领人族战胜妖蛮,获得毕参之战的胜利!容我说一句心里话,在那种时候,我已经无力算计你们宗家雷家,更重要的是,你们也配让我算计?”

        “说的好!”

        众多读书人大喊,连傻子都看得出来,若是在那种时候还想着算计宗家雷家,简直是火上浇油。

        宗午源还要说什么,但方运毫不客气继续道:“至于在毕参之战胜利后,我为何继续隐瞒身份,很简单,我在反击!你雷廷真敢威胁我,我便让你知道威胁我的代价!你宗家敢让祝奉穹控制我,那我就让你们知道控制我的后果!其实,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这群蠢货竟然想让我自己文压自己,那么,我只好将计就计,与天下人一起观看你们的丑态。各地的朋友,这场大戏,如何?”

        “好看!”数百万人大笑着配合方运回答。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