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39章 骂大儒
  • 第1739章 骂大儒

    作品:《儒道至圣

        万目睚眦的力量形成后,岳阳楼下已经沸腾,有的人指责,有的人议论,有的人猜猜,不一而足。

        论榜之上更是疯狂,根本没有人怀疑过方运就是张龙象,当谜底揭晓,全人族各处都有手持官印的读书人在不断阅读论榜,想要知道前因后果。

        宗甘雨望着方运,雷廷真同样望着方运。

        他不断回忆与“张龙象”接触的过程,即便现在倒推,也无法觉察张龙象有任何漏洞,这似乎违背了常理。

        但是,若是把张龙象跟书山联系起来,雷廷真不得不承认,方运就是张龙象的可能性很大。

        普通人不知道,但雷家人很清楚,书山的威能远比外界的传闻强大,甚至可以说,书山和《春秋》一样,是孔圣留下最有价值的瑰宝之一,远超亚圣文宝。

        雷廷真没有因万目睚眦所而颓废,因为从决定与方运为敌的时候,他就没有留下任何后路。所以在众多大儒中,他是最镇定的之一。

        但是,雷家其他人则全被万目睚眦的力量影响,他们全都陷入愤怒、痛苦和恐慌之中,

        那些有文胆的还好一些,仅仅是文胆蒙尘,那些秀才和童生最惨。

        现在的秀才文宫已经能凝聚出文胆漩涡,他们成为举人后,文胆力量会比前辈稍强,可现在,雷家所有秀才的文胆漩涡全部散开!

        人族的文胆,裂开后可以修复,但文胆漩涡只有一次机会出现,一旦消散,就意味着圣道断绝,即便众圣出手,也无法再造文胆漩涡。

        雷家的童生比秀才好不到哪儿去,他们虽没文胆漩涡,可那些奇特的尘埃遍布文宫,让他们原本新生干净的文宫,变成破旧的老房子。

        文胆蒙尘,得圣气洗礼可以恢复,但文宫老化,圣气毫无作用,至少要亚圣出手才能恢复,因为文宫是根基,比文胆更加重要。

        许多来此的少年童生或秀才甚至放声大哭,他们完全无法承受这种可怕的噩耗。

        这意味着,宗家与雷家的年轻两代中,九成的天才沦为牺牲品。

        但是,雷家宗家的大儒与大学士,丝毫不在乎那些童生和秀才天才,即便其中有几人在未来有近乎四大才子的潜质。因为,只要能解决方运,这点损失根本不算什么。

        家族之仇、圣道之争,向来没有丝毫温情。

        突然,一个身穿蓝色文位服和孝服的秀才冲向雷廷真,一边跑一边抹着泪,抹完泪冲着雷廷真大吼。

        “你还我的文胆漩涡!还我的举人!还我的进士!还我的文位!还我的圣道!还有,把我爹娘对我的期盼还给他们!还给他们!你说过今日方运必然败给张龙象,就算胜了,也会倒霉,让我们来看笑话!现在,我们雷家成了最大的笑话!还我的文胆!还我的圣道!”

        少年秀才状若疯魔,拼命冲向雷廷真。

        在这一刻,包括方运在内,都没有人嘲笑雷家,反而都对那个少年报以同情,也更加厌恶雷家宗家之人。

        雷廷真缓缓转身,双目突然浮现一个漆黑的漩涡,犹如海中的水涡。

        “因小小挫折而置雷家荣辱于不顾,其罪一;以秀才之身冒犯大儒,其罪二;结局未到便妄下定论,其罪三;泄露雷家秘事,其罪四。雷盛鹏,你在今日,连犯四条家法,该当何罪!”

        雷廷真的每一个字都蕴含大儒才能使用的微言大义的力量,每一个字的含义都突然复杂百倍,每一个字都无比沉重,赋予这几句话以别样的意义。

        雷盛鹏只觉一座山峰压在自己文宫,自己已经被全天下人判了重罪,甚至被万界否定,想想老家的父母,悲痛欲绝。

        “我只想读书,我只想好好当一个读书人啊……”雷盛鹏声嘶力竭的呼喊,连声调都变得尖锐起来。

        “咔嚓……”

        一声脆响,雷盛鹏文宫开裂,口吐鲜血,摔倒在地。昏死过去。

        文会的卫兵急忙冲过去,展开救治,附近的医家之人也纷纷拿出医书。

        “如此大儒,可叹,可叹!”

        “同样是两界山功臣,方虚圣虚怀若谷,谦虚谨慎,雷家倒好,不仅要杀虚圣,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廷真兄,对自家的秀才杀鸡儆猴、赶尽杀绝,未免过分了!”大儒周晴天忍不住反对,因为他与雷空鹤乃是好友,不愿意看到雷家人竟然如此。

        雷廷真没想到周晴天竟然在这种时候攻击自己,又知道此人与方运关系密切,怒意陡升,冷冷地道:“此乃雷家家事,外人不得干涉。”

        就在此时,月下的岳阳楼上响起舌绽春雷。

        “那年在文界,廷真先生夜访在下,要借用‘张龙象’之才华,文压‘方运’,以宝物利诱,以身份胁迫,也正是这种口气。”

        现场立刻沸腾,众人心中的疑问终于得到解答,原来那个威胁“张龙象”的人,竟然是雷廷真!

        “******的雷廷真!有本事你碎老夫文宫!”花君老人突然暴喝大骂。

        雷廷真有点懵了,难以置信地看向花君老人,现在花君老人只是巅峰大学士,却竟然当众辱骂成名已久的大儒,这堪比击鼓骂曹的祢衡,可现在不是纷乱的三国时期,而是十国大定的时代,是人族内部空前稳定的时代。

        大学士当众辱骂大儒,在礼殿这是一等一的重罪。

        不知雷廷真蒙,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

        谁都知道花君老人除了好色,也是性情众人,可谁都没想到他会到这种程度。

        随后雷家人发现,雷廷真陷入了两难之境。

        画君老人已经年过九十,是雷廷真的长辈,若是雷廷真当众反击,未免像是在欺负一个即将入土的老者。

        可雷廷真不反击,那就是等于堂堂大儒被白白骂了一阵,等于主动承认在这件事理亏,面子里子全都找不回来。

        这时候,只要雷家大学士出面,便可化解,但是,雷家的大学士们犹豫了。

        就在雷家大学士犹豫的时候,大儒周晴天称赞道:“花君兄骂的好!这种为祸家族、为害人族的败类,人人可骂!”

        “以人族大儒之身,算计虚圣,只有畜生方能做出!畜生难道骂不得吗?”姜河川冷声道。

        众多读书人微惊,姜河川向来是个老好人,即便反击敌方也颇有风度,可现在竟然直言出击,前所未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