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36章 我是张龙象
  • 第1736章 我是张龙象

    作品:《儒道至圣

        所有人都认真看着方运。

        “我是张龙象。”方运如寻常一般说道。

        “什么?”数以十万计的人惊呼,他们也做着同一个动作,身体前倾,想更清楚听到方运的话,因为每个人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因为……方虚圣是张龙象?”许多人喃喃自语,复述方运的话,可这些人目光满然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哈……”宗午源大笑,但是仅仅笑了一声,突然止住笑容,流露出细微的震惊之色,不知在竭力回忆什么。

        不止是宗午源,即便是在场所有的大儒,脸上都出现或震惊或深思之色。

        衣知世的右手一直捏着茶杯,迟迟没有放到桌子上。

        姜河川本来背对着方运面向宗午源,但这时候身体缓缓扭过去,惊讶地看着方运。

        雷廷真缓缓张大嘴巴,双目失神,随后急切地回忆与张龙象相关的点点滴滴,越想,脸色越差。

        宗甘雨眼神发木,直直地看着方运,明明想要说什么,但好像喉咙被什么堵住,发不出声音。

        全场寂静,似乎连江水也停止流动。

        “什么鬼?”远处露出半个脑袋的洞庭蛟王竟然说了一句人话,而且是象州方言,换做平常时候能把人笑死,可现在没人理会它说什么。

        足足过了十几息,才有人交头接耳。

        “这是……什么意思?”

        “鬼才知道。”

        “看看那些大儒,似乎都想明白了,可他们都不说。”

        “我看,他们不是不说,是被吓到了。”

        “我他么……这么笨吗?我毕竟是一国举人,把十三经背得滚瓜烂熟,可怎么就无法理解这句话呢?什么叫‘我是张龙象’?谁告诉我,方虚圣为什么说自己是张龙象?打破文胆我也想不明白!”

        方运的圣墟友人一桌成了附近人的焦点,甚至有几个人直接走过来,想要听他们的结论。

        李繁铭眨了眨眼睛,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猜猜,难道是说,文界人张龙象被关押的那些年,跑到圣元大陆来伪装成方运?”

        “不对不对。张龙象年过三十,而且当年已经是进士,若是进圣元大陆重新科举,会被三位半圣考官一指头捏死。”

        “听说半圣有一念三千梦之能,难道张龙象身在文界,梦在方运?”

        “你还不如说张龙象死在文界,然后神念重聚夺走方虚圣的躯体。”

        “咦?这个想法不错,当年方虚圣昏死过去后,突然灵智大开,会不会就是张龙象附体?”

        “少扯淡,当圣庙是摆设吗?当众圣是傻子吗?若方虚圣是被人附体,进进出出圣院这么久,被众圣关注这么多年,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好吧,这种说法否定。那么,真相只有一个……”颜域空说完,看着众人。

        方运的圣墟友人们轻轻点头。

        旁边听他们说话的人脑袋已经成了一团浆糊。

        “什么真相?你们到底知道了什么?”

        “到时候你便知道了,”颜域空道,“真不愧是方虚圣啊,玩了全人族还不够,顺便玩了一把全妖界。明天,估计妖界众圣树能炸锅。”

        数息后,雷廷真难以置信地大吼:“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张龙象出现之时,方运在闭关!怪不得方运出现后,张龙象开始闭关!无人知道你三上书山遇到何事,现在老夫才明白,你三上书山后,进入文界,化身张龙象,守护两界山!你便是张龙象,张龙象便是方运!”

        雷廷真的话把许多人从迷茫中惊醒。

        其余大儒轻轻点头,或面带微笑,或轻轻松了口气,或继续沉思。

        衣知世把酒杯缓缓放下,喟然一叹,不知道在叹什么。

        姜河川又惊又喜,但是没有犯雷廷真一样的错误,在方运没有亲口承认,在结果没有确定之前,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望着方运。

        姜河川的双目中有一片海洋在涌动。

        大儒和世家子弟们知道足够多的秘密,所以当方运说完后,他们隐约能猜到原因,可是绝大多数人即便听到雷廷真解释完,还是迷糊,包括一些翰林甚至大学士。

        “怎么回事?三上书山跟文界有何关系?”

        “谁能解释清楚?”

        “知世大儒,现在恐怕只有您能说清了!”

        “衣文豪,请解惑!”

        “知世先生!”

        许多人大声喊着衣知世,希望他能出面解释。

        衣知世轻轻摇头,若是那些官员求问,他根本懒得理会,但现在很多百姓发问,他却不知如何拒绝。

        熟悉后,衣知世字斟句酌舌绽春雷。

        “据衣某猜测,方虚圣的三上书山最终考验,便是化身文界人张龙象,率军前往两界山,帮助人族获得毕参之战的胜利。自始至终,便只有方虚圣,从无张龙象。”

        众人仔细思索,随后恍然大悟。

        数以百万道炽热的目光望向方运。

        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只是望着方运,只是想听方运的答复。

        “知世先生果非常人,全部猜中。”

        岳阳楼上的方运,衣衫飘荡,身体挺直,面带微笑。

        此刻,所有人都感觉,方运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举世无双!举世无双!”花君老人兴奋地大喊,满面通红,全然失态。

        “好!好!好!”姜河川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激动,只能不断说同一个字。

        这位老先生的眼角,溢出一丝水光,但很快消散,又变成景国的文相。

        武君猛地一拍桌子,把侍从吓了一跳。

        “好!不愧是方虚圣,怪不得老子一起喜欢这两个人,不是没道理的!文界怎么可能会出现如此天才,既然是方虚圣,那一切就说得通了!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身边的武国众官直翻白眼,武君连“朕”都不自称了,开始自称“老子”,回武国后定然会被御史骂得狗血淋头。

        大兔子张着大嘴,无比迷茫,完全想不通方运怎么变成了张龙象,它还想等张龙象来的时候,嘲笑张龙象是庆犬吠雪。

        庆君瘫在椅子上,无力地看着方运。

        他的手一直在抖。

        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更无法承受这件事带来的后果.

        马上会发一张万民、真龙和学海三文台的图片,发了那么多儒道相关图片,这是第一张我觉得画比我书中描述更好看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