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35章 因为……
  • 第1735章 因为……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从吞海贝中拿出张龙象的珠江公印。

        黄金大印悬浮在半空,散发着圣庙赋予的淡淡光芒,在月夜之中格外醒目。

        在看到珠江公印的一刹那,许多人露出疑惑之色。

        突然,宗午源惊恐地大喊:“贼子方运,你竟然夺张鸣州之官印!说,你把张龙象囚禁在何处?”

        众人本来就不知道方运这是何意,但听完宗午源的话,几乎所有人都本能怀疑,一定是方运用了什么手段阻挠张龙象,否则张龙象不可能至今未到!

        包括许多景国人和方运的友人也全都惊呆了,难以想象方运会用出那种卑劣的手段。

        雷廷真怒道:“怪不得方才我与张龙象紧急传书他都不回应,原来你已经将他挟持甚至关押!方运,马上放开张龙象,否则老夫必将联合天下读书人去圣院,请求众圣剥夺你的虚圣之位。”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一直如此镇定!”古南怀愤怒地看着方运。

        方运愣在原地,自己拿出官印,本想说自己就是张龙象,这些人怎么全都往另一个方向想?但仔细一想,在众人看来,和囚禁张龙象比,自己是张龙象的可能性似乎更小,以致于根本没人会往这方面想。

        全场一片哗然。

        “张龙象会不会已经被他杀死?”

        “不能,方虚圣绝对不会那般蠢。以我之见,是方虚圣抓到张龙象的什么把柄,然后以总督之身将其擒下,等文会结束再放出来。”

        “不过,若是如此做,方虚圣岂不会被天下人唾弃?”

        “呵呵,被天下人唾弃的人多了,绝大多数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再说了,只要师出有名,他们能如何?只准雷家宗家和庆国各方围城,就不允许方虚圣釜底抽薪?”

        “话虽如此,可自此以后,方虚圣的文名必然会大降。从此以后,他就会留下巨大的把柄,无论他有了何种成就,别人都会拿今天之事攻击他。”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方虚圣如此做,才是真正的刚强手段!这里是景国,是象州,你张龙象犯了错,还不准人动你?张龙象自以为是天王老子还是半圣?至于文名,呵呵,那些人明里暗里污蔑方虚圣的事还少吗?”

        “话虽如此,但我不相信方虚圣会做出这种事,或许另有内情。”

        “方虚圣都已经说不必找了,已经拿出张龙象的信物,难道是张龙象自己不来,然后主动给方虚圣官印?不用多想,必然是方虚圣用了手段。”

        景国人对方运的态度非常复杂,其余各国人都犹犹豫豫,在真相大白之前,不敢乱说。但是,庆国人已经不去考虑其他,全都在高声喊叫。

        “方运,请给天下人一个解释!”

        “张龙象何其无辜,即便是堂堂虚圣,也不能如此欺压良善!”

        “张龙象之事已经传遍圣元大陆,楚王无耻,污他为逆种,你在文会前竟然将其囚禁,简直比楚王都不如!”

        “在这场文比中,既当考生又当考官,方虚圣可真是人族最厉害的虚圣啊,半圣都做不到。”

        庆国人完全被宗午源等人的话引导,全然不去想别的可能性,认定是方运对张龙象用了手段。

        除了雷廷真因为过于急切而出口攻击,在场的所有大儒都闭嘴不言,因为每一位大儒都很清楚,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任何可能都存在。

        数息后,姜河川舌绽春雷道:“老夫以性命担保,此事绝不会如大家想的那般!诸位切莫乱猜,方虚圣一定会给出合理的解释!”

        宗午源恨极之前方运的反击,忍不住回应道:“敢问河川先生,若方虚圣真的对张龙象做出卑劣的行径,你便自裁以谢天下吗?”

        姜河川面色微沉,自己心急想帮方运,却被人抓住了小把柄。虽然他自身不在乎,但自己身为景国文相,必须要妥善处理,否则会让景国受到攻击,就如同庆君和古南怀攻击方运,最后倒霉的不仅仅是两人,全庆国人都会受到波及。

        “若本圣没有对张龙象用卑劣手段,宗午源你去死吗?”

        星月光照,秋风拂过,方运站在城墙之上,身着青衣绣云服,俯视宗午源,面色如霜。

        所有谈话的人都闭上嘴,静静地看着方运。

        衣知世从骚乱开始就没有说话,一直在观察四周,此刻微笑着望向方运。

        宗午源回应道:“抱歉,在下可没说过要死之类的话。”

        “哦?那你说过要拜张龙象为师?”方运平淡地道。

        “的确,但此事与你无关!”宗午源*顶回去。

        庆国人莞尔一笑,这才是世家子弟真面目,只要有理,管你是虚圣文豪,都敢毫不犹豫反击。

        世家之人,有着寒门难以具备的底气,即便是寒门天才,那些世家子弟也不会真正在乎。

        “这件事,还真就与本圣有关。因为,你不配当张龙象的弟子,张龙象也绝不可能收你这种卑劣之徒为学生。”方运傲然道。

        宗午源眼中闪过一抹怒色以及淡淡的轻蔑,冷冷地道:“不管你用何种手段逼迫我老师张鸣州,我以我所有的一切发誓,你会后悔!我会让你见识到,世家与寒门的真正差距!”

        众多人只觉一股寒意透过衣衫,尤其是那些寒门子弟和普通百姓,无论男女老少,此刻都感觉八月未过,冬日先至。

        宗午源这句话,戳中了每个寒门子弟的痛处。

        世家永远是世家,即便方运是虚圣,现在是豪门,可在世家面前,依旧只是一个刚刚成长的寒门子弟。

        当世家这个庞然大物开始动起来的时候,任何寒门子弟都会被轻易碾压。

        所有景国人此刻都无奈地望着方运,若方运真的用了卑劣的手段对付张龙象,那么,今天恐怕是他最后的一场文会。

        现场的气氛仿佛冻结。

        宗午源微微一笑,很满意这个结果,再次道:“那么方运,现在告诉我,你凭什么敢说张龙象会拒绝收我为弟子?”

        “因为……”方运的语气仿佛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停顿了片刻,扫视岳阳楼下数百万人,最后与宗午源对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