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34章 衣知世的判断
  • 第1734章 衣知世的判断

    作品:《儒道至圣

        衣知世没有回答,伸出白皙的手指拿起茶壶,为自己缓缓倒了一杯茶,然后两指捏着茶杯,送到唇边。

        远处的的女子被衣知世这个优雅的动作迷得神魂颠倒,方运却在心里说,那个茶壶我用过。

        一旁的庆君微笑道:“知世先生,您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必然独具慧眼,我们都很想在文比前得到您的指点。毕竟……我与谷君私下有个赌约,我认为张鸣州能赢,谷君认为方虚圣能赢。我得听听您的意见,好让我看看在文比前中止赌约,毕竟我不能向景国某个世家那般,输了不认账!”

        陈圣世家众人又羞又怒,但家主陈铭鼎眼帘低垂,好像没有听到庆君的话。

        文会现场静悄悄的,数百万人的地方,竟然只有江水拍岸的声音。

        数息后,衣知世放下茶杯,抬起头,望向城墙之上、明月之下的方运。

        “方虚圣当为四大才子之首。”

        衣知世的声音温润如玉,极为动听,明明是舌绽春雷,却如春风拂过所有人的耳旁。

        庆国所有人面色大变,连宗甘雨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光芒。

        但是,衣知世又说了第二句话。

        “此次文比,张鸣州胜算更大。”衣知世说完,继续自顾自品茶。

        众人全愣住了,一些人心道,若说话的人不是衣知世,真想说这是放屁,什么玩意儿,不知所云。

        但是,许多读书人则在细细品味。

        不多时,各处低声议论。

        颜域空轻轻一点头,道:“不愧是一代文豪,这两句话,说是不得罪人,但也把两人都得罪了。说是为难,实则依本心而言,也不为难。”

        “关键是,这番话,从不同角度有不同的理解。比如第一句话,我认为他在说,四大才子评选本身有错误,方运就应该是四大才子之首。但是,庆国人可能认为衣知世的意思是,方运是虚圣,地位高,所以可以当四大才子。至于第二句,我们认为衣知世的意思是,雷家宗家庆国等等用了这么多手段攻击方运,即便是铁打的人也会受到影响,再加上张龙象定文比题目,所以张龙象必然赢。但在庆国人看来,衣知世是说张鸣州在诗词方面已经超越方运。”李繁铭道。

        颜域空轻轻摇头,道:“不,我不认为知世先生有两个意思,我认为,知世先生本就没有藏着掖着,甚至没有过多褒贬,只是叙述你我认为的两个事实而已。”

        “各有各的看法。不过无论如何,这句话都会对方运造成不好的影响。”

        颜域空一愣,默默点头。

        这次文会的中心就是文比,无论第一句是何意,衣知世的第二句已经能说明一切。

        众多庆国人大声欢呼。

        “张龙象万胜!”

        “张鸣州文压象州!”

        “张太傅技高一筹!”

        庆国众人无比激动,文豪衣知世出手,简直犹如一锤定音,比之前雷家哭丧更能打击方运。

        景国人知道衣知世说得很有道理,可现在张龙象已经是庆国太傅,无论如何,他们都不想张龙象赢。

        宗甘雨开怀大笑道:“文豪一言胜万金!不愧是半圣之下第一人,这次文会,可盖棺定论。”

        许多人看着宗甘雨流露出厌恶之色,宗甘雨一直在称赞衣知世是第一人,是地位最高之人,明显是在不断恶心方运,毕竟,方运与衣知世理当不分伯仲。

        庆君更加高兴,道:“此次文会,张太傅必胜无疑!无论某人用何等恶毒的语言污蔑我庆国人,败者就是败者,我庆国,才是最后的赢家!”

        宗午源只觉扬眉吐气,朗声道:“文比结束,我便拜张鸣州为师,向他学习诗词之道!诸位庆国读书人,这是大好的机会,可不要错过。”

        那些庆国读书人顿时来了兴趣,能成为四大才子之首的弟子,可是提高文名的好事。

        庆国吏部尚书古南怀笑道:“现在,不知谁人要吠雪,不知何人技穷啊!”

        “古尚书说的好!”

        “文比结束后,咱们也好好嘲笑一下方虚圣!”

        “不如这样,方虚圣若不说话,咱们就大喊‘景驴技穷’,若是方虚圣说话,咱们就大喊‘景犬吠雪’!如何?”

        “好主意!到时候大家注意,一定要齐声喊,能舌绽春雷的就舌绽春雷,让天下读书人看看我庆国的威风!”

        “庆国,万胜!”

        “庆国,万胜!”

        庆国读书人所在的地方沸腾起来。

        衣知世则一直在喝茶。

        方运笑了笑,没有看下方,而是望向远方。

        此刻虽是深夜,但圆月与文曲星光格外明亮,银光洒在水波之上,让滔滔不绝的长江犹如一条银龙在不断前行,分割大地,纵横天下。

        方运深吸一口气,仿若这天地都在自己鼻息之下。

        随后,方运看向雷重漠的画像,微微一笑。

        是时候了结了。

        这时候,宗甘雨舌绽春雷,微笑道:“张鸣州,请现身。连文豪衣知世都看好你,此次文比,尘埃落定!”

        雷廷真舌绽春雷道:“张鸣州,老夫素来仰慕你的文名,今日文比,你若能胜利,文压方运,便能帮我洗刷雷家的耻辱,让这个屠杀人族大学士的罪人文名尽丧!今日之后,老夫愿去龙宫提亲,让你迎娶龙族的公主!”

        众人哗然,龙族公主应该是有龙族血脉的人族,即便不是真的龙族,但既然被龙宫封为公主,那定然会获得数不清的赏赐。

        而且龙族有个惯例,一旦公主外嫁,必然会赐予她一方海域,海中一切所得,皆属于公主,直到逝世收回。

        娶到公主,就等于得到几十年的海域独有权。

        庆君道:“太傅乃是虚职,若张鸣州不嫌弃,庆国四相任君挑选!若是你喜欢军伍,那我庆国大元帅之位也为你留着!”

        众人啧啧称奇,无比羡慕,庆国是大国,和景国不一样,庆国的左相、右相、辅相和文相都是大儒,大元帅也应该由大儒担任,现在竟然愿意为张龙象让出位置,可见庆国对文压方运何等渴望。

        “龙象老弟,请现身!”宗甘雨微笑道。

        数百万人开始东张西望,像找衣知世那般找张龙象。

        “不必找了。”

        一个宽厚平和的声音从岳阳楼上传来。

        所有人望向说话之人,方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