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29章 雷家现身!
  • 第1729章 雷家现身!

    作品:《儒道至圣

        景国众人原本担心汤正威大儒的出面会扰乱方运心神,没想到方运只用简单的几句话便化解。

        庆国的官员们有些郁结,方运今日简直是舌战一界、口诛八方,一出面就把庆君骂成三流国君,然后让聂长举文胆碎裂,接着使宗午源文名丧尽,后来甚至连所有庆国人都被卷了进去,现在大儒出面,几句话就被劝退,这天下仿佛已经没有人能对付得了方运。

        一些庆国官员暗中传音给庆君,让他放弃那些小手段,在方运面前,所有歪门邪道反而会成为方运培养文名的养料,除了让其他读书人越发佩服方运,毫无用处。

        就在此时,十余艘客轮停在岳阳楼外的长江码头边,一个又一个穿着白色孝服、身披麻衣、腰间系着黑腰带的人从客轮上走下来。

        一开始只有少数人看到那些人下来,但很快,许多人往那里看去。

        两千余披麻戴孝之人下了船,一副巨大的画像被抬了下来。

        八个翰林如同抬轿一般扛着一方木台,木台之上竖立着一个大学士的巨大画像。

        许多人认出画中之人,正是上一任雷家家主、大学士雷重漠,此人死于龙族战界,目前大都认为是方运杀死此人,至于两人为何而战,方运又如何杀死雷重漠,至今是个迷,甚至连西海龙宫都拿不出证据,据说凡是查找证据的龙族全部困于战界,无法离开。

        在巨画出现时,连方运等甲席之人都开始望向那里,其余人更是抬头远望。

        文会的读书人议论纷纷。

        “雷家人终于来了!”

        “我早就知道雷家人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啧啧,画的很真不错,这应该是画道三境‘跃然纸上’的境界,你们看,里面的雷重漠竟然有血有肉,除了目光有些空洞,完全就是一个活人。”

        “可惜啊,无论雷重漠是如何死的,都是人族的损失。”

        “此言差矣,雷重漠这等人族败类,死不足惜。”

        “咦?”

        早就抵达文会的人群中和席位中,出现了异变,就见一个又一个读书人站起来,或脱下外套露出孝服,或从随身携带的包裹中拿出孝服,当众穿上。

        其中嘉国的观众席上如此做的最多。

        不多时,数百万的人群中,竟然有超过一万人身穿孝服,竟然有不断扩大蔓延的趋势。

        随后,更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一些象州官员穿上孝服!

        这些全都是象州支持庆国的官员,俗称庆官。

        这一幕不止让景国人看呆,连其他中立的国家也难以理解。

        与嘉国有旧怨的云国人忍不住冷嘲热讽。

        “虽说人死为大,但象州突然多了如此多的孝子贤孙,雷大学士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欣慰。”

        “好好的中秋节,如此多的人披麻戴孝,真是晦气!谁带了菖蒲大蒜?帮我辟辟邪!”

        “呵呵,嘉国这帮狗东西,现在的模样比死了爹妈还难过。”

        不仅其他国家人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那些庆官,就算是庆国读书人看象州庆官的眼光也充满鄙夷,这些人若与庆国合作,只能说是历史遗留关系,可竟然与嘉国人合作去攻击方运,到了为雷重漠披麻戴孝的程度,简直令人作呕。

        那些庆官披麻戴孝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羞愧,反而显得无比平静。

        方运轻声一叹,脸上浮现怜悯之色,但那怜悯慢慢消散,这些人之所以平静,是因为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在此孤注一掷,一旦事成,便能在象州一手遮天,让景国难以插手,若是事败,大不了退回庆国,重新开始。

        从一开始,这些人就做好出卖尊严与一切的准备。

        只因如此,方可平静。

        人群中所有披麻戴孝之人向雷重漠画像的所在走去,而扛着雷重漠画像的人也缓缓向岳阳楼和方运的方向走来。

        子时已到,却没人关心张龙象的踪迹,所有人都望着犹如出殡的万人队伍,看着他们走到岳阳楼前,缓缓从最外围的末席,走向甲席。

        无论是景国官兵还是孔城官员,都不敢阻止这支队伍,因为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雷家大儒雷廷真。

        雷廷真走到甲席与乙席的交界处,停下脚步,整支队伍也停了下来,那一丈高的画像轻颤,里面所画的雷重漠好像要从里面走出来一样。

        方运静静地看着雷廷真,脸上的表情十分特别,似是有些笑意,还有些嘲弄,同时还有些怜悯。

        雷廷真恭恭敬敬向方运作揖,弯腰九十度,起身后,舌绽春雷道:“当年之事,起于雷家人被杀,我等是有些过分之处,对您的行为略有不妥,但和死去的雷家人相比,您所承受的那一切又算什么?从那开始,越来越多的雷家人因您而死。重漠担任家主后,负荆请罪,主动登门道歉,难道我们这个曾经力挽狂澜拯救人族的雷家,不顾尊严的道歉与忏悔,也无法让您原谅吗?您到底对我雷家恨到何等地步,才与东海龙宫联手,潜入龙族战界,杀我雷家家主雷重漠?若重漠不死,他现在已经是人族大儒!方虚圣,您杀了一位雷家大儒啊!”

        “当年雷家人之死,关本圣何事?他自己调戏良家女子被鲸王拍死,你们雷家不去找鲸王报复,反而来攻击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内残外忍,莫过于此。一群废物整天打着雷家祖先的名义招摇撞骗,你们也配指责本圣?”

        方运轻蔑一笑,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

        “方运,你是人族虚圣,为何如此出口不逊?为何如此污蔑我雷家?诸位人族同胞,看到方运的态度了吗?就是因为方运对我雷家如此,我雷家忍无可忍才……”

        方运打断雷廷真的话道:“够了,少在那里装模作样!你们什么时候能回答我为什么鲸王杀了雷家人你们却想杀我,我便会好好与你们雷家人说话。那是一切的起源!当然,若是你们认为雷家势大,当年那个小小的举人被雷家污蔑打击是活该,就应该老老实实承受,那我们还说什么?”

        雷廷真怒道:“方虚圣,我雷家与您之前的恩怨,已经在重漠负荆请罪后一笔勾销,为何您总是纠缠不放?”

        “是谁先提前旧事?又是谁颠倒是非,造谣说是‘起于雷家人被杀’?明明是‘起于我景国女子被雷家人侮辱甚至即将被抓走玷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