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26章 各方出手!
  • 第1726章 各方出手!

    作品:《儒道至圣

        一直到晚上十点,五十五个年轻人才全部作诗完毕,其中的好诗被大学士鉴赏点评,不知是不是受到“庆犬吠雪”和“庆驴技穷”的影响,庆国五个年轻读书人的诗文都没有出县,最好的一人排在第十五,全面溃败。

        一些读书人便说这是“庆驴技穷”,直赞方运有看透未来之能。

        庆国人什么也不敢说,因为庆君明明是想打击方运,扰乱方运心绪,可最后庆国的少年人受到影响,自食恶果,无可奈何。

        待赛诗的年轻人走下高台,董文丛无奈地舌绽春雷,道:“请问在场诸位,谁见到张龙象张大学士了,他似乎迷路,至今未到。”

        许多人望向方运附近的甲席,有一张椅子自文会开始就空空如也。

        方运感到自己的吞海贝中珠江公印开始不断接收传书,显然,有些人也急了。

        于是,方运暗中利用珠江公印回复雷廷真等一些人。

        “子时一到,文比开始。”

        很快,陆续有人知道张龙象前来的具体时间。

        董文丛也接到消息,于是宣布文会继续,请孔城最富盛名的杂技班子上台表演,等待子时到来。

        在圣元大陆,子时也就是夜里十一点才是一天的终结与开始。

        大多数人兴致勃勃看着杂技表演,每每遇到惊险的时刻,许多人发出轻呼。

        但是,部分读书人的心思却没有放在杂技上,期间大都在看论榜,偶尔与周围的人交谈,时不时看向方运。

        随着子时越来越近,文会现场与论榜的气氛有些变化。

        文化现场的读书人越发沉默,但论榜上的文章越发激烈,尤其是那些没来巴陵城的读书人,根本顾不得睡觉,一直在论榜上看众人的文章或答复。

        一些景国官员暗中注意人群中身穿普通蓝袍的左相柳山,但他自始至终都像普通人一样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特别的举动,若非方运提醒,这些官员根本无法发现柳山。

        在离子时还有一刻钟的时候,方运突然看向董文丛,重重点了一下头。

        董文丛立刻点了一下头回应,然后手持官印,不知道在做什么。

        仅仅过了三息,突然有一个女人的哭诉声通过扩音海螺传遍全场。

        “象州民女花青娘,请庆君和谷君为民女主持公道!”

        原本正在看杂技的人吓了一跳,一起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那里是象州百姓所在的地方,就见之前那幅“端木遗风”的庆君亲笔书写的字帖再度被高举起来,以葛忆明为首的庆江商行之人站在花青娘身边。

        随后,葛忆明舌绽春雷道:“在下象州进士葛忆明,状告两州总督方运,滥用职权,肆意打击庆江商行!请庆君与谷君两位陛下主持公道!”

        等葛忆明说完,许多人露出早就知道会如此的样子,但还有一些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看着花青娘和葛忆明,这可是人族历史上最盛大的中秋文会,在这种时候针对方运,太过分了,一点不给方运一点面子,何止是恩断义绝,简直就是不共戴天。

        随后,庆君凭借玉玺说话,声传数百里。

        “朕乃是庆国之君,不便处理景国内务,但庆江商行乃是我庆国的商行,我若不说两句,怕是寒了庆国百姓的心。方虚圣,庆江商行之事,葛忆明说得是否属实?您是否针对庆江商行发布过一些政令?”

        方运舌绽春雷回答:“庆江商行?对,我是曾打击他们的花楼。”

        庆君没想到方运竟然如此痛快回答,反倒愣住了,许多人也愣住了。

        数息后,象州百姓纷纷称赞方运。

        “有种!”

        “老子早就看庆江商行不顺眼了,之前传言说是方虚圣打击,有人说不是,现在真相大白!”

        “就是要搞庆江商行,活该!”

        “既然如此,那朕就不得不插一手了!哼!”庆君重重冷哼一声。

        突然,一个翰林从丙席上站起,向方运一拱手,然后向所有人拱手,舌绽春雷道:“在下乃孙膑世家的旁系,翰林孙士琮。敢问方虚圣,还记得当年世家赌局之事吗?犹记当年,我孙膑世家相信您能在三年内书写十六首传世战诗词,所以与杂家对赌一件半圣衣冠和一些土地商铺。结果,直到今年立春您都没能作完十六首传世战诗,未能成为天下师!我孙膑世家愿赌服输,这些天一直在清点地契房契。在下在孙膑世家地位卑微,但正如张鸣州诗词中所言‘位卑未敢忘忧国’!孙膑世家诸位家老宽宏大量,但我今日想要对方虚圣说,请您向孙膑世家道歉,因为您辜负了我们的信任!”

        全场哗然,孙膑世家乃是兵家中最强的半圣世家之一,现在孙家人公然指责方运,难道孙膑世家以及兵家要开始与杂家联手反对方运?

        但众人一想又不像,纵横家曾害死兵家极有可能封圣的文豪白起,而纵横家在吕不韦封圣后一直依附杂家,导致杂家与兵家对立多年,杂家绝对付不出与兵家和解的代价。

        但仅仅数息后,一位紫衣大儒起身,面色严峻,道:“老夫乃孙膑世家大儒孙天雄,在此宣布,孙士琮背叛孙膑世家,列为世家公敌,老夫亲自将其捉拿,押解回孙家,家法处置!”

        说完,就见那孙天雄对准几十丈外的孙士琮一抓,孙士琮竟然不由自主飞向孙天雄,如同被无形大手抓着领子揪过去,毫无抵抗之力。

        数息后,孙天雄右手如同拎小鸡一样掐着孙士琮脖子,脚踏平步青云,缓缓上升,然后向方运微微低头,道:“今日之事,我孙膑世家定然会给方虚圣一个交代。当然,某些人也必须给我孙膑世家一个交代!”孙天雄说完,凶狠地看了一眼宗圣世家家主宗甘雨和庆君,脚踏平步青云远去。

        直到这时候众人才明白,应该是宗家或庆君用什么手段策反了孙士琮,让他在这个时候出面,找方运的麻烦。

        孙天雄还未飞远,陆续有多个世家的年轻读书人舌绽春雷,控诉方运导致他们世家输掉赌局。

        那些世家无一例外,全部宣布将那些人逐出世家。

        但是,这已经对方运形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不仅是他国人抱有疑虑,连象州百姓都开始怀疑方运的能力。

        庆国大学士、吏部尚书古南怀冷声舌绽春雷:“听说景国陈圣世家在那次大赌局中输给宗家,为何迟迟不交付赌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