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16章 文会前的小聚
  • 第1716章 文会前的小聚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又望向江中,接近巴陵城的长江都是自己的封地,里面到处都是水妖,其中许多水妖身上都散发着金光,与龙门虚影的金光很相似,但并非所有水妖都越过前些天的龙门虚影。

        有了这些金光,这些水妖的灵智明显大开,修炼速度高于普通水妖。

        对于这种现象,方运百思不得其解,龙族碑文上也没有相关的记载,只能归功于文星龙门与九重龙门。

        这些水妖极为忠诚,甚至胜于景国的士兵,方运已经把它们当作文星龙爵的私兵,用来守护巴陵城江段,数量已经有十二万之多。至于这些水妖身上的铠甲兵器,全都是从洞庭蛟王那里“借”来的,方运还写了借条。

        方运准备以后挑选最精锐的水族送往血芒界,血芒界的环境得天独厚,足以让这些水妖突破妖位极限。

        目前这些水妖的极限不过是妖王,毕竟血脉很差,但若是进入血芒界,则有机会晋升为大妖王,成为极大的助力。

        即便是坐拥四海的龙族,也会善待水族大妖王。

        无论是哪一族的大妖王,都是万界极为重要的力量。

        最后,方运望向整座长江。

        不断奔涌的长江犹如一条玉带分开大地,一直绵延到东方的尽头,仿佛与天相接,只看一眼,便能让人心胸开阔,心神舒畅。

        方运转身,庆君已经与其他人寒暄完。

        方运走向会场最前面的一桌,那里都是景国大儒。

        州牧董文丛走过来,暗中传音道:“还有几位大儒即将抵达,等还是不等?”

        方运神念扫过官印,看了一下时间,传音道:“等过了午时便开始。”

        董文丛又道:“张龙象行踪诡秘,我用官印都无法探查,我看,您不如用官印找到他,然后悄悄盯着,避免他引来祸事。此次禁止他人登岳阳楼,就是避免庆江商行那些人闹事。”

        方运微笑道:“张龙象的行迹已经暴露无遗,你不用担心。”

        董文丛松了口气,道:“如此便好。对了……您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不过幸好早有准备,我与方守业都督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要您一声令下,便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如此甚好。”方运轻轻头。

        “但是……那些外部的贼人,在下一个都没发现,毫无头绪。”

        “那些人你无须在意,我会解决。”

        “属下告退。”

        董文丛完匆匆离开,走到楼梯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在场的众多大儒大学士,脸上闪过遗憾之色,自己是象州牧,可以强行留在这里跟人族最杰出的人攀上交情,哪怕只是一面之缘,在将来也有大用处。但是,这些人只能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

        董文丛最后看了方运一眼,迈步下楼。

        对董文丛来,只有方运才是能雪中送炭的那个人,自己只要努力办好今天的文会,即便与这些大人物一句话都没过,也会获得应有的奖赏。

        方运看着董文丛离去,便举起酒杯,先敬同一张桌子的人,有文相姜河川,有右相曹德安,有陈家家主陈铭鼎……等等这些景国的大儒。

        随后,陆续有大儒赶到,有蜀国大儒赛霄宇,有云国大儒云庆玉,有悦国大儒许豪……

        午时刚过,岳阳楼上紫衣飘飘。

        岳阳楼上竟然坐了七十六位大儒。

        即便是当年第一次两界山大战的时候,也只有三次参战的大儒超过这个人数。

        以至于有人在论榜上发文讨论此事后,各地读书人抓耳挠腮,全都想闯到岳阳楼上一观众位大儒的风采。

        人族历史上,从未有如此多的大儒因为一场一州级别的文会聚集在一起。

        这让一些宗家人雷家人在论榜上抱怨,其中大多数大儒明显是冲着方运去的,是两不相帮,但张龙象明显处于劣势,这很不公平。

        未时一到,正是军中时间下午一,方运轻咳一声,起身面向所有宾客。

        原本热闹的岳阳楼瞬间静下来。

        在场侍候宾客的侍女侍者个个心惊,暗道这些大人物真可怕,明明已经身居高位,可在这时候的反应比最精锐的士兵都更整齐划一,他们这些侍女侍者已经够训练有素,但竟然是看到这些大儒有所动作后才意识到方运要讲话。

        方运微微一笑,扫视众人,道:“此次文会前的聚,我还有些忐忑,生怕慢待了诸位。河川先生,方运,你不要紧张,现在巴陵城是大儒满地走,大学士多如狗,往人群里扔一块砖头,至少能砸到三个翰林,没什么可怕的。”

        许多人笑起来,在场的大儒们心念赤诚,一听便知道这不是姜河川的话,而是方运活跃气氛故意如此,同时表达自己对诸位大儒的敬重,没有因为自己是虚圣就端着架子,与穿戴三旒平天冠的庆君完全不同。

        “不过……现在最紧张的不是我,而是武国、庆国与谷国的众多将军,万一三位国君甚喜巴陵,流连忘返,不想归国,他们是带兵冲到象州呢,还是带兵冲到象州呢?”

        众人微笑,文会拿宾客开玩笑乃是常有的事,甚至有一些文会专门以相互讽刺为主题,用词之毒辣让人难以招架,甚至被一些老顽固批判。

        “到时候,庆国的大军定然会最先冲到巴陵城下,毕竟他们熟悉道路。”方运微笑道。

        众人一愣,随后武君与一些人大笑起来。

        这话表面上是庆国曾掌握象州,但实则在影射前不久宣武军过境象州劫掠百姓,指责庆君治军不严。

        大多数庆国大儒都没有生气,反而微笑,方运明显没有恶意,这种程度的讽刺其实在文会中很常见。

        庆君似乎也没有生气,只是干笑。

        “第二个到的定然是谷国大军,毕竟他们可以跟在庆国大军后面。”

        这次笑的人少,谷国官员显得有些尴尬,谷君也只能干笑,因为方运讽刺得很准,谷国已经被宗圣的杂家弟子掌控,谷君只能当庆君的跟班。

        “不过,武君与谷君应该能按时回国,只有庆君会晚回去几天,毕竟他刚到巴陵就被老相好们包围。”

        这次笑声更大,方运不仅嘲讽庆君好色,还指出庆君疑似与花青娘等庆江商行的花女有一腿。

        庆君这一次丝毫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得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