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15章 岳阳楼上
  • 第1715章 岳阳楼上

    作品:《儒道至圣

        听着庆君的话,景国的官员并没有不高兴,毕竟方运把庆君折腾得够呛,庆君贬低景国也很正常。

        “既然庆君称赞,那老夫就放心了,诸位请。”姜河川笑呵呵道。

        众多庆国官员与象州庆官一愣,姜河川这话不对啊,按理说,姜河川先承认不足,庆君绵里藏针回敬一句,姜河川再道个歉,之后庆君再表示谅解,这才是正常的对话,可姜河川倒好,好像只听到“已经做得很不错”这一句话,前面的统统装听不着。

        换言之,姜河川根本不像是在道歉,更像是说:看到庆君你不高兴,那我就放心了。

        不过姜河川终究是那个宽厚的大儒,对妖蛮毫不留情,对人族无论怎样,都点到即止,庆国众人也不好说什么。

        庆君听出姜河川话里的意思,冷冷一哼,就要带领身后众官登城墙。

        但是,一个进士将军伸出手,拦住庆君与谷君道:“两位陛下请留步,这岳阳楼上地方狭小,只允许少数人入座,两位只能各带侍女、宦官、侍卫与随从各一人。其余大儒每人只能带一人登楼。”

        庆君抬头看了一眼岳阳楼,轻轻摇头,道:“在我们庆国,可没有如此小的城楼。罢了。”

        于是,庆君的队伍中只有少数人继续前行,其余人留在岳阳楼下。

        这时候,一直在人群里的宗甘雨等庆国众多大儒便十分显眼。

        方运在楼梯上行走,不便见礼,姜河川代替方运向那些世家家主或普通大儒拱手,表示欢迎,大多数人都拱手回礼,只有宗家家主宗甘雨只是傲然一点头,并不回礼。

        宗甘雨的傲慢让楼上的许多人皱眉头,但却也无法说他什么,论真正的地位,他还在庆君之上,他不仅是一位天命文宗,不仅是宗家家主,不仅是东圣阁阁老,更重要的他是宗圣最出色的儿子。

        姜河川看了一眼宗甘雨,暗中给方运传音。

        “宗甘雨这老家伙无事不登三宝殿,表面上看他只是想来参加盛大的文会,所以始终没有出手。老夫比宗甘雨有所不如,但毕竟有望文宗,感觉他对你的威胁,还在庆君之上。莫非你所查到的那个大人物,与宗甘雨有关?”

        方运一边上楼一边暗中传音:“咬人的狗不叫,相同的道理。上次宗甘雨在众议殿一败涂地,未能夺我血芒界,再次出手必然成雷霆之势,绝不给我反击的机会。”

        “你多加小心。那庆君,老夫怀疑是诱饵,用来吸引你的注意,不然不至于戴三旒平天冠。”

        “这个可能性很大,我会注意。”

        方运回想起有关“张龙象”的传书,至今为止,宗甘雨都不与张龙象传书来往,显然是有些提防,至今只有雷廷真与祝奉穹等几人联系自己。方运曾经以张龙象的身份与雷廷真交谈,探查大人物的消息,但雷廷真明显知道,最后搪塞过去,并不愿意如实相告。

        方运登上岳阳楼的城墙,扫视此地,这里和普通的文会会场差别不大,都有桌子与食物,因为是中秋节,会场处处摆着菊花,秋风一吹,菊花摇摆,香气阵阵。

        这里和普通文会唯一的区别,就是参与者的身份高得吓人,不是大儒就是大学士,不是国君就是一国重臣,不是世家家老就是豪门家主,寻常人根本上不来。

        方运笑着与众人寒暄,与不熟的人只是打个照面,与熟悉或者交好的人则要聊两句。

        等方运与众人寒暄完,庆君等人也踏上城墙。

        庆君身体较差,呼吸急促,过了好一会儿才平复,在他身边是谷国国君,身后则是众多庆国的大儒,宗甘雨与那些大儒站在一起,一直面带微笑,乍一看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宗甘雨越是这等做派,方运心中越是警惕。

        庆君与其他人寒暄,方运向外望去,西南面是宽阔的洞庭湖,正如张龙象的诗句那般,湖水涨满,与岸边齐平,湖面倒映着天空,广阔无边,如同一处大海。

        正对面则是洞庭湖通往长江的河道,也算长江的一部分,而这处江段布满大量的海眼,已经过了一上午,里面依旧源源不断冒出各地的人族,只不过越来越少,在文会开始后,这些临时海眼都会关闭。

        方运扫视位于西北方的营帐,那里昨日还没有营帐,是今天他命令添加的,数十万的异国百姓暂时入住那里。

        方运轻轻一叹,那些百姓大都是逃难来的,圣元大陆气候宜人,物产丰富,各地官员能调控天气,农家力量非凡,只要身体无病无灾,都不会饿死。人族素来安土重迁,这些人不远万里来这里,九成多的人是被逼无奈。

        至于最后那一成,方运并不想接纳,但目前无法驱赶,那些人不少是作奸犯科或在当地过不下去,还有一些人是被《文报》和民间的宣扬当真,以为景国已经被改造成人间净土,更加富饶安乐。

        方运扫视其他地方,那些都是各国各地的读书人,文会结束后,自然会回返。

        一些人发现方运,用力喊叫欢呼。

        方运向众人一拱手见礼,那些人更加兴奋。

        城墙上的其余人都有些羡慕,在场所有人加一起露面,也营造不出如此的气势。

        而方运,一个寻常的动作,便能收纳天下人心。

        姜河川望着方运,欣然一笑,此刻的方运,已经是人族领袖之一。

        这便是大势。

        这便是姜河川毫不在乎方运此次文会输赢的原因。

        胜败可分高下,但已经不能衡量这个层次的英雄。

        在场大儒与国君望向方运,每个人双目都仿佛有白云掠过天空,看到方运所在,微光洁白,如神如圣。

        庆君咬着牙,脸上闪过掩饰不住的恨意与妒意,此刻的方运,已经获得人族众圣才能有的可怕力量,只要方运在圣元大陆,这种力量就会庇护方运,连国君都无法掌握。虽然这种力量跟众圣的比极其稀薄,但已经抵得上半件半圣文宝。

        这种力量很普通,很常见,那就是民心。

        但是,那些国君,那些权臣,那些名士,那些巨贾,永远得不到.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