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11章 加封太傅
  • 第1711章 加封太傅

    作品:《儒道至圣

        张宗石说完,那些没有向这方面想的人大为惊讶,而之前隐约觉察的人则轻轻点头。

        “既然张兄把话说开了,那咱们就没有必要继续遮遮掩掩。这首诗的献媚之情跃然纸上,这个张鸣州,过了!”

        “为了一己之私,甘当庆国之狗,令人齿冷。”

        “没想到,他当年惨遭污蔑,饱受牢狱之灾,如今却如此不堪。”

        “说起来,这首诗有些怪。张龙象背后有孔家这个大靠山,为何还要投向庆君?”

        “庆君?他哪里会看得上庆君,无非是把庆君当跳板!他表面上是说庆君圣明,实则是在说背后的那位。”

        “可是,孔家并不比宗家……咳咳,并不比那位的家族差啊。”

        “这些年,孔家过于无欲无求,很少亲自下场干涉。目前,真正能帮他脱离文界人身份的,只有诸位半圣,诸位也知道,孔家家主虽有半圣的力量和地位,但没有真正的圣道,恐怕无法帮他改变躯体。所以,或许他主动找上宗家……不,或许是庆君主动找上他,答应帮他重塑身躯,可以自由来去于圣元大陆,不受限制。”

        “啊?这么说的话,庆国一直支持张龙象担任四大才子之首,是因为双方早就狼狈为奸?”

        “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解释。”

        这时候,一个举人道:“在论榜之上,有人给出另一个可能。”

        问友居的众人望向那个举人。

        “那人说,‘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这四句话并非是张龙象在攻击方运与景国,也并非在吹捧庆君和庆君身后那人。原因很简单,张龙象当年饱受楚王打压,内心对楚国甚至文界都产生反感。现在的张龙象,无论是实力还是文才,文界都已经难以容纳,所以他决定走出文界,在圣元大陆定居。”

        那举人又看了一眼论榜上的内容,继续复述道:“那人说,且不说张龙象如何能在圣元大陆长期居住,只说张龙象此人,必然是个有抱负的天才。身为文界天才,走出文界进入圣元大陆,最想做的是什么?自然是与圣元大陆的天才们一较高下,扪心自问,大家如果是张龙象,在文界成名、两界山立功后,想不想与方虚圣文比?更何况,目前为止,张龙象攻击过方虚圣吗?”

        酒楼中的宾客哑口无言,虽然张龙象与方运的文名之争持续数年,但张龙象并没有出面攻击过方运,方运也没有攻击过张龙象,双方并未交恶,只因竞争四大才子之首被众人误以为水火不容。

        “那人最后道,末尾四句,与庆君无关,应该解释成,人族在众圣的治理下,清明昌盛,他留在文界无所事事感到羞耻,想要彻底打破两界的限制却没有办法,看到方运等圣元大陆天才尽情发挥才学,他却无法摆脱文界之身,只能空有羡慕之情。那人说,这首诗表面是说赠庆君,主要是在诉说自己无法摆脱文界,不能像正常的人族天才一样纵横圣元大陆。张龙象不赠庆君,难道赠方运?难道要赠宗圣?”

        这种解释一出,酒楼内轻咳连连,许多人面色微红。

        “或许是我等误会张鸣州了。”

        “的确,看他的诗,刚正质朴,大义凛然,不像是献媚庆君之人。”

        “不错,能被方虚圣下战书的对手,总归还是有点骨气的。”

        “张总,你意下如何?”

        张宗石眉头微皱,没有立即开口。

        在场人都感觉到张宗石的为难,张宗石毕竟是跟方运有了关系,反对张龙象很正常,但若是过于极端,反而会对方运不利。

        张宗石轻轻摇头,道:“在下还是坚持之前的看法,这首诗,既然明说赠庆君,那么必然会跟庆君有莫大的关系。可惜,午间的会晤在下无权参与,只能等晚间中秋文会正式开场,才能知道结果。”

        酒店掌柜笑呵呵走出大门,望着天空道:“看这时辰,不久之后,方虚圣就会抵达岳阳楼,到时候,方虚圣应该会以象州总督的身份,宴请提前到的来宾,等到傍晚时分,看到圆月升起,才会正式开始中秋文会。”

        “方虚圣在岳阳楼上提前宴请各国重要宾客,会不会有好戏看?”

        “就算有好戏,我等离那么远也无法看到。不如就在酒楼等消息,相信会晤的过程后有人发到论榜上,酒楼只要有个举人,我们便能知道过程。”

        “张兄,你去不去?”

        张宗石微笑道:“我等文会即将开始再去,现在就算去了,也只是看人,我估计江边的海眼还在源源不断冒出人。”

        “说的也是……”

        时间慢慢过去,方运的马车依旧在路上向岳阳楼行驶,各地的读书人也开始向岳阳楼聚集,论榜上不断有人公布抵达中秋文会的重要人物,世家家主、各国大儒、豪门家主等等只要到达岳阳楼,都会引发众人的讨论。

        临近中午,一个举人突然在问友居大声道:“庆君宣布册封张龙象为太傅!”

        全场哗然。

        “两人关系,昭然若揭!”

        “太傅在古时与太师和太保位列三公,是天子之下权柄最大的三人。虽然在汉朝之后已经是虚衔,但也是最高的虚衔,新历以来,一般只有大儒才会被封为太傅。很多告老还乡的大员,往往会尽全力争取少傅、少师或少保三者之一的加衔,即便这三者远不如三公。”

        “这就怪了,太傅的作用便是教导皇帝,是皇帝国君的老师,地位尊崇,国君见到要主动行礼问候!一般对大学士加封虚衔,最多是太子太傅,给太子当老师而已。”

        “现在谁要是说庆君与张龙象没有关系,打死我都不信!”

        “宗石兄果然不凡,怪不得能入方虚圣法眼。”

        “再等等,张龙象未必愿意接受。”

        一刻钟后,那个举人又宣布一条论榜的消息,全酒楼沉默。

        张龙象在论榜之上接受庆国太傅之位,并说要在岳阳楼上领庆君圣旨。

        “现在无人怀疑张龙象与庆国的关系吧?现在无人怀疑《观洞庭湖赠庆君》的真正意图吧?”

        上一章有个小彩蛋,不知道有人发现没有,这两天会公布,至于在哪公布不能说,以前说过,再说的话会被网站罚。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