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09章 文会席位
  • 第1709章 文会席位

    作品:《儒道至圣

        张宗石默默地喝着茶水,身边只有几个多年前就认识的好友,不时有人望向他,毫不掩饰目光中的羡慕。

        这时候,邻桌一人大声问道:“张兄,您为何不去洞庭湖畔寻找张龙象?”

        张宗石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瓷杯,问:“你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酒楼的一层顿时静了下来,在这问友居中,张宗石的文位不是最高的,权势不是最大的,但绝对是最有前途的,也绝对是最引人注目的。

        那人道:“假话当如何?”

        “张鸣州乃是行踪隐秘的高人,他若想现身,我等站在岳阳楼下便能看到,若他不想现身,我等找遍洞庭湖也寻不着。与其做徒劳之事,不如留在这里喝茶谈天,等待岳阳楼文会召开。”张宗石笑道。

        “真话当如何?”那人继续问。

        “张鸣州来象州,本就必输无疑,我们还是不要扰乱他心神为好,不然各地读书人一定会说方虚圣胜之不武。”张宗石笑道。

        许多人跟着笑起来,身为景国人,身为象州人,身为与方运站在一起的人,的确要有这种自信。

        “不错,此次文比,方虚圣必然大获全胜!来,大家一起敬方虚圣一杯!”一个身穿书生袍的大汉道。

        众人轰然举杯,或茶或酒,举起满满的祝福,喝尽暖暖的希冀。

        一个秀才道:“张兄,我们之所以不急着去岳阳楼,是因为抢不到好地方,到时候在外面席地而坐看个热闹即可。你为何还在这里?以你的门路,理当可以占据一个不错的位置吧?甲乙丙丁四大席位不用说,末席的位子,总得给你留一个吧。”

        整间酒楼的所有人静下来,全都好奇地看向张宗石。

        此次文会的席位是非常热闹的话题。

        此次文会由孔城与象州官府联合举办,因为人数众多,席位极难安排,于是按照孔城的习惯,分出五席,分别是甲席、乙席、丙席、丁席和末席。

        甲席就在岳阳楼下,后面的席位越来越远。到丁席为止,每个人不仅有单独的椅子,而且十人一桌,桌上有食物。

        末席则只有单独的座位,没有桌子,但都有文会赠送的月饼。

        末席之外,则摆放着大量的长板凳,按照各国区域就坐。不过,即便是这些位子也已经被占满,毕竟此次文会的人会不断增加,必然超过百万人,即便许多巴陵城人自带凳子椅子,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坐下。

        一旁的大汉羡慕道:“那还用问,以张兄之才,绝对可以位列末席。”

        旁边一个蓝衣秀才收起扇子,滔滔不绝说起来。

        “那倒未必。甲席就不用说了,那是各国君主、世家家主、大儒或各国权臣的坐席,不仅在圣院有话语权,而且足以决定一国事务,葛百万钱再多,也捞不到那里的席位。至于乙席,在座的都是大学士或豪门家主,在各国都有较高的地位,虽不能决定一国事务,但对一国有不弱的影响力,这同样不是有钱能坐在那里。”

        “丙席则是翰林席位,若当官,则能影响一州的某些事务。据说葛百万就在丙席,他文位虽不高,但掌控庆江商行,足以影响数州的民生,可以说,丙席是低文位之人所能达到的极限,不可能升到乙席。丙席除了翰林和各大商行的大掌柜,还有一些世家子弟,或是青年俊彦,或是辈分较高,即便不是翰林也能入座。世家子弟的地位之高,有目共睹,不必多说。”

        “丁席是进士席,除了进士可以坐,那些普通的世家子弟与豪门的精英都可以进入其中,少数名门家主以及一城首富也有资格入座。这些人,对一府的事务有一定的影响。”

        “末席则是举人席,望族族长和各地富豪,都有办法进入,这些人,能对一县之地有影响。在以前,我们可能一生也无法达到达到末席之人的地位,不过随着文曲星力暴涨,天地元气大增,我们也有机会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张兄虽然文位只是童生,但说话极有见地,有进士之才。不过,此次文会乃是象州官府与孔城联手举办,席位请帖大都以传书形式发送,张兄一无官印,二无文名,负责文会之人邀请他入席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那大汉反驳道:“那可未必。我听一个在巴陵府当吏员的朋友说,此次文会的末席,不止邀请举人,还邀请了一些颇有名望的老秀才老童生,还有几十个颇有才名的童生与秀才。邀请张兄的话,不足为奇。”

        蓝衣秀才微笑道:“论榜上已经有人断定,此次中秋文会,已然超越历年孔城的中秋文会,是近十几年来最盛大的文会,只有封圣文会可以稳胜一筹。按照规模和对人族的影响来说,相当于一次十国大比。如此重要的文会,容不得半点马虎,张兄在官府里无人,只是与方虚圣有一层极远的关系,所以我认定他难以位列坐席。”

        那大汉道:“算了,不与你争了,我也不乱猜,直接问便是了。张兄,你是否收到文会的邀请?”

        在场的人注视着张宗石,一些人甚至打着小算盘,如果张宗石真没收到邀请,那就说明他与方运几乎毫无关系,就算用手段得到虚圣血诗墙,方运也未必会出面。

        张宗石面带微笑,道:“此事我本不想张扬,不过既然这位兄台问起,我便直说。昨日午间,在下收到总督府的请帖。”

        “你看,我就说张兄有末席请帖吧!”那大汉畅快地笑道。

        酒楼的人羡慕地看着张宗石,那蓝衣秀才正要说话,张宗石微笑道:“不是末席请帖,是丁席请帖。”

        酒楼之中鸦雀无声,一个童生能得到末席请帖已经是极高的待遇,可张宗石竟然能得到丁席请帖,除了跟方运有关系,绝无第二个可能。

        酒店掌柜按着算盘,哈哈一笑,道:“张老弟的嘴太严,我就实说了,中秋文会之后,张老弟会进入州衙当吏员,若是做得好,会进入总督府。”

        众人皆惊,没想到,这里竟然真出了一尊大人物。

        “恭喜张兄!”在场的所有人用热切的目光看着张宗石,心里大都想着如何交好张宗石。

        张宗石起身拱手道:“多谢诸位。”并不倨傲,与之前毫无区别。

        酒楼又热闹起来,纷纷讨论张宗石之事,突然,外面突然有人大喊:“张龙象作诗了!张龙象在论榜作诗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