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08章 “张龙象”现身
  • 第1708章 “张龙象”现身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的车队与私兵调转方向,驶向岳阳楼。

        庆君和谷君的车队则停在三里亭原地,两国官员聚集在一起商讨对策,其间有一些官员因为意见不统一差点吵起来,若非此地特殊,他们一定会把这里当成朝堂一样展开激辩。

        庆国与谷国也并非一团和气,各有派系。

        聂长举昏迷了,庆君丢脸了,方运走了,好戏落幕,许多人陆续散开,或去岳阳楼下等待文会召开,或去巴陵城中吃喝游乐,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

        不过,还有几万人依旧站在东城外。

        庆国与谷国的官员足足讨论了半个小时才统一意见,两位庆君上车,车队也不去景国给两位国君安排的原庆君行宫,而是直接向岳阳楼进发。

        庆君坐在车上,感受到马车的震动,轻轻一叹,眉头紧锁。

        此次前来,庆君有极大的把握可以取得胜利,让方运文名受损,然后柳山里应外合,弹劾方运,让方运不再担任两州总督之位,被迫北上,与草蛮交战。

        甚至于,连逼迫方运北上的具体过程,庆国重臣都已经反复推演,只要方运辞去两州总督之位,他们就有十成十的把握逼方运北上与妖蛮作战。

        庆君没想到,自己竟然出师不利,成了天下的笑柄不说,还被冠以三流国君的臭名,这让任何一位国君都难以忍受,因为三流国君基本等同于昏君。

        庆君缓缓深呼吸,很快把私心杂念都抛出脑海,随后,脸上浮现冷冷的笑意,现在只是开始,输给方运一次不会影响大局,后面还有张龙象,张龙象之后,还有一尊真正的大人物,足以让方运吃不了兜着走。

        突然,街道两旁传来大喊声:“积善天子,景国锄奸,仁义君王,智勇无双!”

        随后,数千人跟着齐声大喊:“积善天子,景国锄奸,仁义君王,智勇无双!”

        庆君本来觉得已经消除之前的影响,可听到喊声,眼前一黑,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昏过去。

        跟在庆君后面的庆国官员与象州庆官气得吹胡子瞪眼,这帮景国人简直太狠了,哪国国君也不应该受这种待遇,但偏偏他们不带任何脏字,而且表面上是称赞,就算想找他们的麻烦,也没有借口。

        东城附近有不少凉棚酒楼,许多人在喝茶饮酒,几千人的叫声一出,喝茶的喷茶,喝酒的喷酒,不知道多少人被弄得哭笑不得,这种事要是被哪个坏心眼儿的史官列入正史,庆君会成为千年笑柄。

        许多人甚至已经开始讨论,在其他国君的帝王本纪中,记载着何时何地做了什么壮举,可庆君以后在史书上,记载最多的就是某年某月被方虚圣一次羞辱、两次羞辱,然后又被景国百姓喊着口号羞辱。

        “方运!”庆君猛地把桌边的酒水推到地上,咬牙切齿地低声喊着方运的名字,凶光毕露。

        方运的马车不疾不徐向岳阳楼驶去,由于巴陵城中人实在太多,车队又在城中行驶,速度和行人走路差不多,从东门到岳阳楼所在的东门,需要很久的时间。

        在马车里,方运不断思量,不知想到什么,脸上出现一抹多年未出现的坏笑。

        “庆君啊庆君,是你自己一头撞过来,不要怪我……”

        一刻钟后,论榜和巴陵城中突然热闹起来,因为张龙象出现在论榜之上,说已经抵达洞庭湖畔。

        巴陵城所有酒楼中,最热闹的要数“问友居”。

        这家酒楼本来非常普通,在上个月还默默无闻,名叫“迎客酒楼”,只因为离迎芳阁近,突然火爆起来,许多读书人聚集在这里讨论花青娘拜庆君之事。

        本来到此为止,这家酒楼会一直平凡下去,直到方运微服私访,出现在酒楼之中,说出“谁是我们的友人,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首要问题”,引发了圣道之音。

        当天,方运引发圣道之音对酒楼掌柜来说是坏事,因为圣道之音的出现,让酒楼内的客人全部跑光,直奔岳阳楼而去,许多人甚至没有付钱,让掌柜欲哭无泪。

        可是第二天,一个叫张宗石的童生前往酒楼,指点了酒楼掌柜。

        酒楼掌柜认得这个张宗石曾经和方运同桌讨论,诚恳接受建议,马上把酒楼名换为‘问友居’,并花高价请巴陵城的二境书法家写了一联“谁是我们的友人,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首要问题”挂在酒楼正中,焚香供奉,然后宣扬这句圣道之音诞生于此,甚至暗示以后方运可能会再次微服私访来这里。

        方运的文名太盛,再加上民间不断圣化他,问友居立刻成为巴陵城最火爆的酒楼,掌柜经过张宗石指点,抵押借贷买下相邻的两处店铺,让酒楼规模扩大三倍,即便这样在晚上也经常满座,尤其是临近中秋,许多读书人宁可站在问友居外面高谈阔论等位置,也不去其他酒楼喝酒。

        不过,最吸引巴陵城读书人的是,酒楼掌柜承诺,每隔几个月就公开展览张宗石收藏的“虚圣血诗墙”。

        酒楼掌柜经常在客人面前称赞张宗石运气好,竟然能碰到方虚圣惩罚恶徒,并亲眼看到方运蘸着恶徒的血在墙壁上书写一首《春晓》,事后张宗石也果断,竟然把写着《春晓》的整面墙抠下来收藏。

        现在,张宗石已经被人族各地收藏家踏破了门槛,目前最高价出到百万两白银或一件翰林文宝,可张宗石依旧不卖。

        在“圣道之音源头”与“虚圣血诗墙”的吸引下,问友居成为目前巴陵城当之无愧的第一酒楼。

        今日文会,酒楼掌柜抓住机会,把张宗石与虚圣血诗墙一同请到,大量十国之人涌入酒楼之中,谈天论地,没有桌子,许多人干脆站着。

        酒楼掌柜也是个聪明人,不仅没有赶人,反而干脆将茶水免费,获得读书人一致好评,一些读书人甚至决定回家后就为问友居写篇文章。

        当张龙象在论榜上说自己抵达后,部分客人快步离开,但还有大量客人没有走,因为洞庭湖太大,谁也不知道张龙象在何处。

        张宗石就坐在虚圣血诗墙边,喝茶饮水,很少参与讨论,虽然他没有因为与方运有了一层关系而骄傲,但在其他读书人的眼里,他的地位终究已经不同,只能尽量保持沉默。

        .

        ...